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455章 魔鬼细节
    二龙寨。

    张楚走进地牢,看了看丹田处与琵琶骨被洞穿,全身缠着儿臂粗铁索的萧近山,笑着朝骡子扬了扬下巴道“说说,怎么做的。”

    骡子面上,至今仍然残留着无法抑制的兴奋!

    这可是个五品大豪!

    郡守一般的大人物!

    被他擒下了!

    “迷药!”

    骡子没有任何保留的和盘托出“祠堂里的酒菜与外边的酒菜完全不一样,所有送进祠堂里的饭菜都被我们的人掉包成下了迷药的酒菜。”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特地给他准备了一瓮虎骨酒,那酒药奇大、酒劲儿奇烈,萧家那些族老垂垂老矣,根本不敢碰,只有他们几位气海大豪才会喝……那翁酒里,我们下了足以药翻十头牛的迷药!”

    高啊!

    张楚心头忍不住击节叹赏道,骡子这一手,打的是思维误区。

    上千人同时用餐的流水席,谁会想到,里边的菜和外边的菜会完全不一样呢?

    就算真被人撞破,也完全可以用一句特殊待遇搪塞过去,毕竟祠堂里坐的那些人,的确都是萧氏一族中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完全说得过去!

    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是为了下药!

    别被无知家臆测出来的话本给骗了,无论是迷药还是毒药,动轴便是无色无味、见血封喉。

    是药怎么可能会没有药味儿?

    特别是对付萧近山这种江湖经验丰富的世家家主,真以为顺便端盆菜,胡乱往里掺点不知名的药粉粉就能药倒他?

    他要真那么容易就被药翻,还能活到现在?

    谁要真那么干,结果只会有两种。

    第一种结果饭菜一端上来,萧近山就从饭菜中嗅到了熟悉的气味,暴起斩杀送饭菜的人,在顺藤摸瓜大开杀戒。

    第二种结果萧近山一时麻痹大意,吃了下了小剂量迷药、毒药的饭菜,毒发后腹痛如绞,愤怒的暴起杀人,再顺藤摸瓜大开杀戒!

    张楚不知道大离存不存在既能制住气海大豪,还无色无味的迷药或毒药。

    反正就风云楼从各个渠道收集的那些迷药和毒药方子,都是越厉害的玩意儿,药味就越重。

    要想化解药味,就只能用特殊的手法去中和或掩盖。

    有的就像是调料一样,实用时候和其他药材一起特殊处理,能短暂的中和其味道。

    有的味道中和不了,就只能用其他药味更强的东西来掩盖……比如药酒!

    这些苛刻条件决定了,要实用那些药物,必须要提前准备。

    顺便弄点要药粉粉,倒进菜里饭里汤里就想坑人,那纯粹是做梦!

    ……

    张楚重头到尾捋了捋,又注意到一个问题,问道“那些族老呢?你在他们的碗里还是酒里,下了解药?”

    饭菜里都有迷药,他思来想去,好像只有这一个办法能保证那些族老不会先萧近山一步而发作,令事情败露。

    “您说的办法,可行是可行,但不保险!”

    骡子听到他问到这里,忍不住得意的笑道“他们的位子是固定的,所以碗筷只能叠放在一起让他们自取的,这样才能打消萧近山验菜的念头。”

    “至于酒,谁能保证萧近山就一定会喝虎骨酒?不会和那些族老一起喝米酒?在酒里下解药,要是他一直喝米酒,今日之谋,岂不是前功尽弃?”

    张楚一时半会是真猜不到他是怎么操作的了“那你是如何办到的?”

    骡子笑得见牙不见眼,显然这一节,才是他最得意的操作”我们进不去萧近山的山庄,接触不到萧近山,还能接粗不到这些族老?我早就打听清楚历次祭祖大典都是那些族老在陪同萧近山用饭,提前好几日就开始给他们灌解药!

    “也只有这样,他们才扛得住今日的迷药剂量!”

    张楚恍然大悟。

    果然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

    魔鬼藏在细节里啊!

    当然。

    骡子这一系列操作,还是有些太过于冒险激进。

    只能今天一切顺利,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炸药包都收回来了吗?”

    张楚问道。

    这就骡子敢这样冒险激进的原因,就再萧近山用饭的祠堂天井周围,埋伏着三十个炸药包。

    一旦事情暴露,那三十个炸药包就是第一道保险。

    三十个炸药包,足以将萧近山连带另外两个萧家六品,全部砸成残废!

    埋伏在萧家镇十余里外的五千将北盟人马,就以这声爆炸为信号。

    届时,作为最后一道保险的张楚,再下场收拾残局,萧家镇内当无人是他十合之敌。

    骡子道“安排了人手扫尾,他们会将那些炸药包都带回来的。”

    张楚颔首,再没疑问了“好了,弄醒他吧!”

    骡子点头,当着张楚的面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和一方汗巾,打开瓷瓶倒出一些绿色的浓稠液体在汗巾上,然后拿起汗巾捂住萧近山的口鼻。

    昏迷的萧近山一阵剧烈颤动后,幽幽醒来,

    他睁开眼,瞳孔迅速对焦。

    他左右看了看所处的环境,目光扫过地牢内的张楚、骡子、大刘等人时,眼神没有任何波澜,仿佛他们只是一个个泥木雕塑。

    扫视了一圈后,他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捆绑的铁索,感受了一下自己空空如也的残破丹田,再抬起头来时,眼神中终于有了变化……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失态的歇斯底里大喊大叫,或是惶惶不可终日的哭嚎求饶。

    他虽然衣衫破烂,浑身血迹的被捆在一根行刑柱上,但他的气度却依然像穿着锦衣华服,屹立于高堂之上俯瞰着他们三人。

    “你们是什么人?”

    他问道,声音沉稳有力。

    张楚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他其实很害怕萧近山见他的第一面,就一口叫破他的名字,再告诉他,当初没找他的麻烦,是因为他答应了小老头什么什么……那会令他不好意思割下萧近山的头颅的。

    “我叫张楚。”

    张楚自我介绍道。

    “张楚?太平会张楚?”

    萧近山的双眸纵然已经失去了所有光彩,听到这个名字后,瞳孔依然微微一缩。

    “就是那个张楚。”

    张楚肯定的点了点头。

    萧近山再一次打量地牢内的三人,目光最后定格在了大刘手里的飘雪长刀上。

    “那是天刀门的飘雪刀吗?”

    他问道。

    张楚一伸手。

    大刘捧着刀送过来。

    张楚握住飘雪的刀柄,拔刀一挥。

    一抹雪光在刹那间照亮了昏黄的地牢,也照亮了所有人的眸子。

    飘雪归鞘。

    “铿。”

    萧近山胸前的一根铁索干脆利落的断裂。

    “你觉得呢?”

    张楚问道。

    萧近山看也没看胸前断裂的铁索一眼,轻叹道“果然,大家都看走了眼,万江流还真是死在你手下……你这是要对封狼郡动手了吗?”

    张楚听言,从鼻孔中喷出一个笑音,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楚,太平会张楚、锦天府张楚,家师‘铁锁横江’梁无锋。“

    萧近山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看着张楚,脖子上隆起根根青筋,面颊因为充血涨得通红。

    张楚看着他的眼神猛地缩成了黄豆大小,心里终于有了那么一丁点报仇的快感。

    “当年,我师父的人头,是你割走的吧?”

    张楚面带笑容的看着他。

    眼神却冷得像冰刀一样。

    “是!”

    萧近山一口承认,愤怒的反问道“你师父当年杀了我爹与十二位长辈,难道我不应该找他报仇吗?”

    “如果你真的是在征求的我意见的话,那我肯定会是说不应该,教我本事、教我做人的,是梁重霄,不是你爹!”

    张楚不为所动的淡声道“但我找你,问题不是你应不应该找他报仇的事,当年是老家伙主动泄露自身行踪,引你们前去讨债,想求一个江湖事江湖了,我这个做弟子的,哪怕不认同他的做法,也该遵从师命,不再继续延续仇恨。”

    “但你……”

    他忽然咬紧牙关,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为什么要割走他的头颅呢?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欠你们的,他主动拿命还了,你怎么就不能留他一句全尸呢?是欺他风烛残年、后继无人吗?”

    他不在压抑心头积郁的怒意,一字一句都有风雷之声。

    萧近山不敢搭话。

    他不怕死。

    落到这步田地,继续活着也是遭罪,还不如死了干净。

    但他不敢触怒张楚。

    因为萧家承担不起触怒太平会的后果。

    张楚察觉到自己失态,闭上双眼平复了一会儿情绪,再睁开眼时,双眸中已经看不到喜怒“我问、你答,我满意,你死,你萧家活。”

    “我不满意,杀了你,再屠你萧家屠到满意为止。”

    萧近山赶紧说道“你尽管问,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积极配合的态度,令张楚感到十分难受。

    “我师父的人头,现在何处?”

    “应,应该还在我父亲的坟茔前。”

    张楚又咬了咬牙,用了好大力气才克制住了一把掐死他的冲动。

    他偏过头“骡子。”

    骡子迈步往地牢外走“是,我这就安排人手过去。”

    张楚回过头,额角青筋直蹦的一句一顿问道“当年我师父退隐江湖前,曾与一位修寒冰真气的气海大豪交手,你可知,那人是谁?”

    萧近山一脸茫然“寒冰真气?当年北二州修寒冰真气的气海高手,最有名就是你师父与天刀门的万宗师,但我记得,你师父成名时,万宗师年事已高,轻易不会与人动手……“

    “什么?“

    张楚脸色大变”你说我师父修的是寒气真气?”

    萧近山的脸色越发怪异了“你师父修什么真气,你不知道?”

    ngdaodaowulngzh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