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456章 大师兄
    从地牢里走出来,张楚心头还一片茫然。

    为了保险起见,他没急着杀萧近山,要留待风云楼的刑讯高手确认他所说的信息,都是真实可靠的之后,再杀。

    虽然直觉告诉他,萧近山说的都是真话。

    小老头修的就是寒冰真气?

    这个事情咋一听,似乎像是天方夜谭。

    但张楚仔细回想过之后,才发现这其实是有可能的。

    因为对小老头的很多信息,其实都是福伯告诉他的只鳞片羽,他再加以整理推导,得出来的。

    而福伯,也都是在小老头那看到什么,或者听来一言半语,连蒙带猜的还原事情经过。

    一句意义明确的话,转过几次口后,含义和语气都可能会发生重大变化。

    像他们这样连蒙带猜+连蒙带猜的组合,推导出来的经过如果还能接近事实的真相,那才真是见鬼了……

    难道怪梁重霄宁可把一切都带进棺材里,也肯定告诉他,也不可能教他吗?

    张楚觉得自己还是理解那个干巴小老头的。

    他不也固执的给张若拙起了一个张太平的小名吗?

    现在的问题是,小老头修得是寒冰真气,那他晚年寒气入髓、常常半夜浑身结冰,就不太可能是被敌所伤,很大几率是真气反噬所致……

    这样一来,再想查那九坛药酒的来历,就很困难了。

    因为他无法确定,小老头制那九坛药酒,到底是为了缓解真气反噬的症状,还是为了化去自身的寒冰真气。

    当年他见着小老头时,小老头就已经是个连血气都无法外放,比普通老者还要畏寒的小老头了……

    他站在阳光下,仰头直视柔和的太阳。

    他早就预料到,此次封狼郡之行,可能不会有太大收获。

    但事实上总比预料更加残酷。

    这哪里是不会有太大收获。

    而是压根就一无所获。

    再想到自身越来越恶劣的情况,张楚又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他发现自己总是在叹气。

    是自己已经花光了所有好运气?

    还是人生本就是如此艰难?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会有时,是何时?

    ……

    是夜。

    张楚照例盘膝打坐,平心静气去控制盘踞在他体内的火气。

    照例在血气被火气吞噬得七七八八后,从入定的状态中退出来。

    不经意间,又经历了一次失败。

    但对张楚而言,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他还没有麻木。

    他只是已经强大到足以忽略这种微小的失败。

    他睁开,正准备开口让大刘给他取人参来,却看到烛火旁坐了一个人。

    一个从未见过的气海大豪。

    一个身形精悍,手长脚长的黑衣中年人。

    张楚心头猛然一跳。

    黑衣中年人也发现他已经从入定中醒来,饶有兴致的盯着他。

    张楚的紧张,只维持了片刻,就渐渐淡然处之了。

    他能战六品。

    但他不是气海。

    他看不透这个黑衣中年人是几品。

    但能无声无息的摸进他的卧房,至少也是五品。

    也就是说,他很大几率打不过这个人。

    嗯,这或许是句话废话。

    这个人如果自忖打不过他,方才他处于深层次入定之时,就已经下手了,哪还会等他醒来?

    既然敢大刺刺的坐在房内等他醒来,那自是心有所持!

    是福不是祸。

    是祸躲不过。

    萧近山能体面的直视死亡。

    他张楚当然也能。

    “我外边的弟兄呢?”

    他没有试图做什么小动作来改变他现在的处境,淡淡的问道。

    “还守在外边,放心,还活着。”

    黑衣中年人淡淡的说道,语气倒有几分心平气和之意,只可惜,嘶哑、破碎的声音,怎么听都不像好人。

    张楚心下略略一松,颔首道“多谢。”

    “何必谢我,我不是来杀人的。”

    黑衣中年人摇头,不待张楚说,又道“你的修行,出岔子了?”

    张楚眉头一跳,不动声色的说“是吗?我的修行出了岔子,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黑衣中年人看着他,忽然一笑,伸出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自己“初次见面,我叫梁源长。”

    这名儿张楚有印象,好像在哪儿听过。

    心下略一回忆,记起来好像是在孟小君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

    再一仔细回忆,猛然失声道“无生宫,‘追魂手’梁源长?”

    “对!”

    黑衣中年人笑吟吟的点头“就是那个梁源长,不过你不能直呼我的外号,你得称呼我一声大师兄。“

    张楚一脸懵逼。

    大师兄?

    梁?

    梁重霄?

    对了,这家伙在上原郡设局坑杀了三百各路高手,抢夺他们的真气,那可不就是小老头成名的海纳百川功?

    张楚猛地从蒲团上跳起来,震惊的指着梁源长道“你就是师父口中那个不孝子?”

    梁源长嘴角的笑意一僵,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去“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过分了啊!”

    “呵呵。”

    张楚讪笑着收回手,道歉“抱歉抱歉,一时嘴快……大师兄,你怎么知道我?“

    “这就不得不提一提你那个好师父了!”

    梁源长又笑了,翻脸比翻书还快“他消声觅迹、隐姓埋名十几年,死到临头儿啦,才想起写一封信告诉我他快要死啦,告诉我他收了一个孝顺弟子叫张楚,还让我想办法把你弄到西凉州去安家立户……嘿,你说我怎么知道你?”

    他的笑容里,分明有怨气。

    张楚鼻子有点发酸,他用力的抿了抿嘴,强笑道“这像是他老人家能干出来的事儿,我也直到最后才知道他老人家的真名。”

    人为什么要努力前行?

    因为总有人在用你不知道的方式,默默的关心着你、支持着你。

    梁源长瞧着他发红的双眼,笑容里的怨气消散了不少。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都快死了,看人的眼光还这么准……

    “你小子不错,记得住好儿!”

    他笑眯眯的看着张楚道“原本我想着,天刀门那件事儿我帮你平了,也就还了你当年代我送老家伙入土为安的那点情分,没想到都过了这么些年,你小子竟然还记着给他报仇。”

    “行啦,叫我一声大师兄,以后我罩你,遇上事尽管报我名,打不过我肯定得放你一马,敢不放我就屠他九族,要真那么倒霉撞到打得过我的人手里,那我也没办法,只能你安心上路,等我打得过了再去给你报仇。”

    张楚哭笑不得,这位大师兄,还真是个不会说话的主儿。

    他张开,正要说话,肩甲处突然喷出一道碗口粗的火柱。

    张楚反应极快,连忙偏过身子试图改变火柱的射击角度,口中疾呼道“小心。”

    他体内的火气不受他控制。

    何时爆发。

    从何处爆发。

    他都没有任何感应。

    他的应变取得成效,原本射向梁源长头颅的火柱,偏向梁源长身侧。

    哪知梁源长却主动的探出一只手,包裹着好似朝阳一般的金光,轻轻一掌排在了那一道仿若实质的红艳艳火柱上。

    “嘭。”

    红艳艳的火柱轰然碎裂,四散荡开,当场便将他身侧的桌椅撕碎,连带着桌上的烛火也随之熄灭,屋内陷入漆黑一片。

    房间的门被踢开了,大刘的声音和拔刀的声音一起传进来“楚爷!”

    “不必惊慌,取烛火来。”

    张楚头也不回的道了一句,目光紧紧的望着梁源长。

    如果他的感应没错的话,梁源长方才实用真气也是火焰真气!

    一种比他体内的火气,强很多很多的火焰真气!

    ……

    屋内的桌椅残骸已经全部收走,重新摆上了桌椅,灯火,还有一桌酒菜。

    大刘抱着飘雪寸步不离的跟在张楚身后,警惕的上上下下打量梁源长……他一直守在门口,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摸进屋里的。

    梁源长毫不在意大刘警惕的目光,兴致勃勃的对张楚说道“师弟,你这毛病,很重啊!”

    张楚无语。

    我知道我的问题很严重。

    但你这一脸兴致勃勃的是几个意思?

    他发现自己这位师兄的性子,有点喜怒无常那意思,还有点不羁跳脱,反正总归不是俗人。

    “我的问题是很麻烦,但是大师兄,刚刚我要没看错的话,你修的应该是火行真气吧?”

    张楚也径直问道。

    “对啊!”

    梁源长很是骄傲的点头“西凉江湖,有几人不知我‘追魂手’梁源长,焚焰真气的威名?”

    张楚糊涂了“大师兄你练的不是师父的《海纳百川功》吗?”

    “是啊!”

    梁源长纳闷的看着他“我前不久不才在上原郡吸干了三百来个瓜怂,替你平了事儿吗?你不知道?”

    张楚一拍饭桌,怒声道“萧近山好胆,竟然敢骗我说师父以前练的是寒冰真气。”

    梁源长愣了”你师父练的的确是寒冰真气啊!”

    张楚比他还愣“那你怎么把《海纳百川功》练成焚焰真气的?”

    梁源长终于弄明白他问的什么意思了,“哈哈”大笑“怎么,你看《海纳百川功》里有个‘海’字儿就以为这是门水行功法?不学无术,海乃百川指的是其可纳百家真气,有容乃大的特性,与真气特性无关,你修水行真气可以练这门功法,你修火行真气照样可以练这门功法。”

    “你师父……”

    他忽然顿了顿,似乎是在考虑议论长辈,合不合适。

    张楚也突然发现,梁源长从未称呼过梁重霄一声“爹”,要么是称其为“老家伙“、要么是称“你师父”。

    梁源长很快就想清楚,自己要说的话里没有什么特别冒犯之处,就道“你师父已经证明了寒冰真气与《海纳百川功》八字不合,寒冰真气无法彻底炼化从别家吸来的真气供冶一炉,最终才导致走火入……算了,还不说了。”

    “事实证明,我的焚焰真气与《海纳百川功》才是天作之合,无论何家真气,入我手中都会掇菁撷华,真正为我所用,且不会有真气冲突,走火入魔之忧!”

    他的语气,又像是在炫耀,又像是在证明什么。

    张楚心下微微摇头,这怨念,还真是大啊……

    “老家伙视你为衣钵传人,你若想学,我可传你《海纳百川功》!”

    梁源长忽然话锋一转,如此说道。

    张楚知道这门《海纳百川功》很了不起。

    小老头出身平凡,便是凭借这门奇功逆天改命,名动一方。

    梁源长能有现在的实力和地位,肯定也有这门奇功的功劳在内。

    他很感动梁源长愿传他这门奇功。

    虽然他暂时还无法肯定,梁源长愿意这般对他,个中除了小老头留下的那一丝香火情外还有没有其他原因。

    但上原郡主动帮他背锅在前,如今又能说出这句话,张楚愿意试着去相信他,试着拿他当自己人。

    他沉吟了一会后,摇头道“师父当年不肯传我这门奇功,肯定有他的道理,我就不学了。”

    “迂腐!”

    梁源长一拍酒桌,不满的呵斥道“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学那老家伙的固执、迂腐,他若知变通,到底能落到那步田地吗?”

    说到“那步田地”这四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不受控制的哽咽、颤抖了一下。

    他对此十分不满,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端起来猛地一口灌进腹中。

    张楚看得分明。

    老话都说,父子之间没有隔夜仇。

    过了这么些年,再解不开的矛盾,过不去的坎,也该过去了……

    他不说话,默默的提起酒杯陪梁源长饮酒。

    你还要。

    你爹临死前,还能给你写封信。

    我爸百年之后想给我托个梦,都没地托啊!

    二人沉默着,干掉了两壶酒。

    梁源长不笑了,轻声道“《海纳百川功》你不要,我赠你一枚火种吧,我现在应该挺需要这玩意的……就当,我代你师父,赠你的吧。”

    在高门大派之中,七品晋六品所需的奇物,的确大多都是由师门赠予。

    例如姬拔,他晋六品的火种,就是由镇北军提供的。

    “好啊!”

    张楚一口应下“我现在的确就缺一枚火种,但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只怕唯有离火榜前五的火种,才能助我晋升六品。”

    “离火榜前五?”

    梁源长拧起眉头。

    无论在任何地方,奇物都是异常珍贵的资源。

    而各个排行榜前五的奇物,每一件都足以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因为每一件能进入不排行榜前五的奇物,都代表这一位强大的气海大豪!

    气海之强,已毋须赘述。

    张楚不是不知天高地厚之辈,他见梁源长皱起眉头,叹着气道“大师兄不必为难,小弟知道离火榜前五的火种有多难搞,大师兄能帮忙收集一下消息,看何处能搞到前五的火种,小弟就感激不尽了。”

    “别瞎想!”

    梁源长瞥了他一眼,眼神中的睥睨之意,就像是一个亿万富翁在俯视一个无车无房的穷光蛋“我杀了那么多人,手里有多少好玩意借你一个脑子你都想不到……离火榜前五的火种,我手里就有,但那枚火种之中的奇火已被我消耗大半,我只是在想,剩下的那点奇火还够不够你使。”

    “什么?你手里就有?”

    张楚狂喜着连连点头道“够的、够的,我只需要一缕高品质的奇火刺激我体内的火气,只要有就行,不在乎有多少。”

    梁源长轻轻的“呵”了一声,对他的小家子气表示鄙视。

    尔后从容淡定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声道“那就这样说定了,你在此地等我两日,我去给你取来!”

    “大师兄,请问是什么火种?”

    “离火榜第二,焚火灯焰。”

    “谢谢大师兄、谢谢大师兄,来来来,喝酒喝酒,大刘,还杵着作甚?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还不快去取酒来,我今晚要与我大师兄不醉不归!”

    “前倨后恭,小人也!”

    “是是是,我是小人、我是小人,您是真大人,吃菜吃菜……”

    这才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ps提前祝老爷们元旦快乐,00行大运,身体健康,一帆风顺!

    如不出意外的话,晚点还会有一章。

    高不高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顶点

    ngdaodaowulngzh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