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六百七十一 被欺负的韩遂
    马腾和马超当然是得意洋洋。

    他们认为他们父子是凉州人可以获得如今地位的重要功臣,是在他们父子的努力下,才逼迫郭鹏不得不用怀柔政策来对待凉州。

    都是马氏的功劳。

    这些大小军阀的恭贺与顺从无疑助长了马腾和马超的气焰,他们也很快就忘记了这些事情里也有韩遂的努力在其中,也有韩遂不惜一切的努力为他们添砖加瓦。

    他们甚至选择性的忘记了凉州的政治军事生态是双核制而不是单核制。

    对于此,韩遂自然非常不满,非常嫉妒,非常恼火。

    但是他还是万万没想到,马腾父子居然会那么快的就得到了凉州几乎全部的军阀的支持,坐稳了凉州一把手的地位。

    他以为凉州大小军阀多少还是会维持之前的局面,大家各自为政井水不犯河水的,但是韩遂还是低估了正统和大义名分的重要性。

    马腾父子掌握了大义名分,做什么事情都是有大义名分的,小军阀们都不傻,知道马腾父子才是凉州真正的话事人,能代表凉州在郭鹏面前说话,那自然赶着巴结马腾父子,把韩遂扔到了一边。

    哪怕韩遂还是传统意义上的凉州二把手。

    别驾的地位也是很重要的,安西将军也不是可有可无,甚至可以说很重要,是二把手。

    但是在凉州刺史和征西将军的名位之下,谁会去在意韩遂翁婿两个?

    郭鹏选择了马腾,那很明显应该去巴结马腾,马腾想要打击韩遂,那他们肯定也要跟着打击韩遂啊。

    在大义名分的帮助之下,很快,马腾就架空了韩遂。

    在凉州刺史府里安排的官员也都变成了马腾的亲信,所有人直接向马腾汇报工作,而不是向韩遂汇报工作,连韩遂的本职工作都有人代劳了。

    韩遂直接就被架空了,政权是一点儿没捞着,天天坐冷板凳。

    而在军队方面,凉州大小军阀都表态要听从马腾和马超的指挥,一个字儿也没提及韩遂和阎行。

    于是很快,韩遂这边原有的军事力量和仆从势力就面临了大分化,纷纷选择背弃韩遂投靠马腾和马超父子,最后除了自己的亲信军队,全都听了马家父子的。

    韩遂是没想到大义名分居然那么恐怖,居然那么能收拢人心,眼看着自己就要变成光杆司令了,眼看着曾经双核心的局面就要被马氏单核心取代了,韩遂是着急万分。

    偏偏马腾拿了好处还卖乖,表面上对韩遂还是十分亲近,内里却对韩遂十分不善。

    架空他的权力,收买他的亲信,一步一步要把这个最好的兄弟给搞死,多管齐下,一时间韩遂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能。

    这还不算,马腾年龄大了些,相对更喜欢实际利益,而不是口头上的逞能。

    马超就不一样了,年轻气盛,又做了征西将军,整个人都飘飘然了,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整个凉州没有敌手,对上曾经差点杀死自己的阎行,那是可劲儿的报复。

    马超报复阎行的方式有很多。

    比如带着亲兵到阎行的军队里吃吃喝喝,要阎行提供肉食和酒水,要吃饱,阎行自己的肉都不够吃,结果全让马超给吃了,这还不算,吃了以后还光明正大的拿。

    阎行军队里好不容易打猎得来的肉食全被马超拿走了,然后马超打着征西将军的旗号耀武扬威的走了,阎行气得牙痒痒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还算是好的,马超还喜欢侮辱阎行,比如骑在马上让阎行给他牵马缰绳,做马夫的工作,带着他进到军营里面,当众对着阎行吆五喝六,折辱阎行。

    阎行也不是没有脾气,很想发作干掉马超,但是韩遂一开始手忙脚乱,就让阎行务必忍耐,阎行没办法,只能忍。

    马超一看阎行那么好欺负,顿时变本加厉,让阎行亲自给自己的马洗刷身体,还要喂饱自己的马,阎行大怒不已,几乎就要动手,结果被身边的亲将拉住了。

    “大局为重!韩将军说了,大局为重!”

    阎行继续忍耐,同时也不忘找韩遂哭诉。

    韩遂觉得马超太过分了,于是去找了马腾,希望马腾多少约束一下马超,这太过分了。

    马腾一听,顿时很生气,表示一定要狠狠的教训马超,让韩遂放心,然后他所谓的教训就是不疼不痒的让马超别太过分,给人家留点面子,别过于刺激人家。

    自己的夺权行动还没有完成,韩遂还有一定的实力,所以暂时不要过分刺激他。

    马超嘴上说好的,但是暗地里却对此很不屑一顾,在他看来,韩遂有本事就真的起兵,来找马腾哭诉,那就是怂包,没底气,好欺负。

    于是马超我行我素,居然让阎行带着亲兵来到马超的军营给马超砍柴当柴火烧。

    这阎行就真的忍不住了,恼火不已的去找韩遂说明问题,韩遂一脸为难,咬着牙怒火中烧,意识到马腾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丈人!人家都骑在咱们脖子上为所欲为了!咱们还要继续忍耐吗?继续忍耐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要是不反抗,怕是过不了多久,人家就要像屠宰猪狗一样杀了我们了!”

    阎行恼火的一拳头砸烂了韩遂的案几。

    韩遂被这一声巨响给震得愣了半天,反应过来之后,忽然意识到阎行说的有道理。

    马腾马超这就是在欺负他们,他们的步步退让,没有让马氏父子收敛行为,反而愈演愈烈。

    现在还是人格上的侮辱,等到了后面,怕是连活着都难了,马氏父子就要拿他们开刀了。

    一味的退让是没有结果的,必须要想办法做些什么。

    可是……

    马氏父子已经大权在握,整个凉州的军阀势力都倒向了马氏父子,自己这边还能掌控的军队数量也就一万左右,真要打起来,那不是找死吗?

    韩遂愈发的恼火,又开始痛恨郭鹏,痛恨郭鹏选择了马腾而不是他。

    马腾这是摆明了要搞死他。

    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郭鹏要选择马腾,而不是他,难道就因为马腾的祖宗比自己的好?

    “咱们的军队不过一万人,马腾马超拥兵数万,还有李堪杨秋等人为其臂助,其振臂一呼,凉州军队必然听从他们的命令,而不是我的命令,我们兵少,如何抵抗?”

    韩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脸颓丧。

    阎行咬了咬牙,开口道:“若不反抗,用不了多久,咱们连一万军队都没有了!岂不是坐以待毙?”

    阎行这一说让韩遂恍然大悟,立刻意识到自己如果继续软弱下去,就连一万军队都要被马腾剥夺殆尽,到时候,自己才是真正的走投无路,坐以待毙,那就是真的死了。

    “可是,我们该如何做才有活路?”

    韩遂看向了阎行。

    阎行思来想去,紧皱眉头,良久,才说道:“如今唯一能求救的,只有郭子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