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时间紧急
    年三十,除夕夜。

    潘二和驿铺王如海的儿子王千步张罗了两桌酒席,天还没黑,韩秀峰就让当值的弓兵去外委署以及中坝口河边的花船上把张大胆和许乐群请了过来,一起吃酒并打算一起守岁。

    这一桌摆在二堂的花厅里,韩秀峰当仁不让坐主位,张大胆和许乐群一个坐左首,一个坐在右首,潘二坐在下首作陪。

    入乡随俗,在海安过年就要遵循海安的风俗。

    除了鸡鸭鱼肉之外,还有一大碗炖芋头和一盘抄猪血,不管喜不喜欢都要吃一口,寓意来年遇好人、发血财。

    韩秀峰一边招呼张大胆吃菜,一边笑问道“长生,外面有没有开席?”

    “开席了,”刚帮他们斟满酒的潘二连忙道“我把桌子摆在大堂里,门开着,能看见两边的班房,让他们全在大堂吃。不过酒只给他们拿了半坛,一人一碗,过过嘴瘾就行了,不是舍不得给他们喝,是担心喝多了耽误事。”

    “大过年的,不能不让他们喝个尽兴,不过你说得也对,酒多了是容易误事。要不这样,今晚就给他们半坛,等明天早换班时再摆一桌,让他们敞开喝。”

    “行,反正有的是酒菜。”

    许乐群举起杯子,感叹道“韩老爷,您真体恤下属。”

    “是啊韩老爷,我来海安已经五年了,前前后后见过五六个巡检老爷,从来没见他们管过皂隶弓兵们的饭,更别说请皂隶弓兵吃酒了!”张大胆举起酒杯附和道。

    “这不是过年么,况且今年过年跟往年不一样,衙门里关了九十多个人犯,大过年的都要让他们跟平时一样当值。”韩秀峰喝了一小口酒,禁不住笑问道“张兄,秀峰一直很好奇,一直也没顾上问,为啥镇上的士绅和百姓个个喊你张大胆?”

    张山根不好意思地笑道“没想到这诨号韩老爷也晓得。”

    “这可不是诨号,身为武官,胆不大可不行。”

    “韩老爷,这跟是不是武官真没什么关系,这是刚来海安时跟镇上几个人打赌,他们说黄沙港有个‘乱门场’,夜里总是闹鬼,说谁也不敢夜里去。我那天也是喝多了,不信这个邪,不光去了,生怕他们不相信我去过,还把一座新坟上的白幡拿了回来。”

    “张兄好胆魄,换作我,我真不敢!”

    “什么好胆魄,刚才不是说过吗,我那天晚上是喝多了。其实一样怕,第二天早上酒醒了,看着从人家坟头拿回来的幡,想到夜里做的糊涂事,吓得赶紧把幡送回去挂上,还买了几刀黄纸去烧了下,去磕了好几个头。”

    “这也是应该的,哈哈哈,原来张兄真是个性情中人。”韩秀峰禁不住笑了,许乐群也露出了笑意。

    三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天色已大黑。

    潘二刚帮他们把酒满上,张士衡突然跑进来禀报“韩老爷,泰州来了两个人,带着鸟枪来的。他们有苏大哥的信,就是这封。”

    “大过年的,带鸟枪来做什么?”张大胆觉得奇怪。

    许乐群则下意识看向张士衡,紧盯着他双手递上的信。

    韩秀峰接过信拆开,当着二人面凑到从京城带来的抗风洋灯下看,边看边笑道“这个苏觉明,这才去泰州几天,就跟守备署的绿营兵交上了朋友。担心我对付不了私枭,居然帮我请来两个绿营兵。这两个绿营兵胆子真不小,竟敢把鸟枪也带来了。”

    事情没变化,许乐群没往别处想,忍不住笑道“韩老爷,鸟枪可是好东西,不但能壮声势而且真管用,用好了一杆鸟枪少说能对付十个私枭。”

    张大胆大吃一惊,下意识问“韩老爷,您要查缉私犯,要对付私枭?”

    “张兄,秀峰身为巡检,查缉私犯本就是份内之事,不晓得也就罢了,晓得有人胆敢在我眼皮底下私盐当然要查缉。”韩秀峰笑了笑,随即放下信抬头道“士衡,那两位兄弟大老远赶过来一定饿了,你先让他俩跟储成贵他们一起吃酒,反正我等会儿要出去敬酒,等会儿敬酒时再见他们。”

    “好的。”

    虽然外面那两个人是苏觉明自作主张请来的,但带着鸟枪就能帮上大忙,潘二担心张士衡办事不靠谱,下意识站起身“少爷,还是我去吧。”

    “你去也行。”

    潘二和张士衡刚走出花厅,张大胆就急切地问“韩老爷,您有私枭的消息,您真打算对付私枭?”

    “张兄,你以为许先生是来做啥的?”韩秀峰反问了一句,拿起筷子边夹菜边笑道“许先生之所以来海安,就是因为有私枭的消息。之所以大过年的都没回去跟家人吃团圆饭,过团圆年,也是为了帮我收拾这帮私枭。”

    “可光有消息没人也对付不了。”

    “有人,张兄放心,我们有的是人。不过这么大事自然少不了张兄,到时候还得请张兄召集手下兄弟,一道去给我助威。”

    要去对付私枭,真是宴无好宴!

    一想到那些私枭全是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张大胆顿时头大了,正不晓得该说点什么好,潘二就从外面走了进来,绕过八仙桌走到韩秀峰身边,俯身凑到韩秀峰耳边用老家话低语了几句。

    “晓得了。”

    “少爷,人来都来了,就在外面,您见还是不见?”潘二苦着脸问。

    “不见,这事没得商量!”韩秀峰端起酒杯不快地说。

    “韩老爷,什么事?”许乐群好奇地问。

    “还能有啥事,外面班房不是关了几十个人犯吗,其中一个人犯的家人大过年的还托人来说情。”

    “托的是谁?”

    韩秀峰轻叹口气,一脸无奈地说“那家人神通广大,居然求到了州衙。不是我在背后说人坏话,张二少爷做事也太不检点了,竟然差家人来海安帮人家求情。我敢打赌,这件事张老爷一定不晓得。”

    “少爷,张老爷不能得罪,张二少爷一样不能得罪,张二少爷派来的家人都已经来了,您还是见见吧。”潘二苦着脸道。

    “是啊韩老爷,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别管我们了,办正事要紧,您还是见见吧。”张大胆提议道。

    “好吧,你们先吃着,我去去就来。”韩秀峰走到门口,想想又回头道“长生,陪好张老爷和许先生。”

    “好咧!”

    ……

    韩秀峰快步走出二堂,跟着守在外面的张士衡走进大堂左侧的一间公房,跟刚才泰州敢回来的王如海微微点点头,随即看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问“你就是张四?”

    “禀韩老爷,小的正是张四,这是我家少爷给您的信。”

    “好,我先看看信。”

    韩秀峰刚凑到蜡烛下开始看,张四就急切地说“韩老爷,时间太仓促,又正好赶上过年,我家少爷最快也要到明天下午才能召集齐人手,最快也要到明天夜里才能赶到白米,我家少爷让小的问问您能不能想想办法,拖延住那帮私枭?”

    韩秀峰没说行还是不行,而是低声问“今天就你一个人来的?”

    “不只小的一个,还有两个人,小的担心打草惊蛇,没敢让他们上岸,让他们呆在船上等消息。”

    “不只你一个人就好,这样,你这就让他们其中一人连夜回泰州禀报你家少爷,就说我这边会想方设法拖住私枭,让你家少爷召集齐人马就赶紧动身直接去胡家集,我会安排人去胡家集接应。”

    “好的,小的这就去。”

    “等等。”韩秀峰想想又说道“办完事之后你就不要再来衙门了,跟老王去驿铺先住下,没啥事不要出门,有啥消息我会差人去告诉你。”

    “晓得,韩老爷放心,小的不会误事的。”

    …………

    ps感冒难受得厉害,今天依然一章,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