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唐末战图 > 第五百五十一章 英雄迟暮
    “老杨,来得正好,快快整队,随我杀向刺史府行营,活捉钟传!”向明哈哈一笑,拉着杨功一起,两部合一之后,第八都的攻击势头变得更加凌厉起来,无数的弓弩手瞬间举起大黄弩,弩箭在这一刻强势破开前方的一切阻挠,几轮齐射之后,硬生生的将钟传身边聚集的大量弓箭手和镇南军将士击杀在原地。

    “哈哈,跟你们第七都打仗那就是方便。”向明哈哈一笑,看着前方蜂拥而上的天策军将士,笑道:“早就听闻镇南王力大无穷,能徒手搏杀狮虎,走吧,今日你我兄弟也去见识见识!”

    “好久没上阵厮杀了,手都生了,正好试试他的深浅。”杨功是久违的提着自己的虎头金枪,和向明一起抢上前去,来到第一线的时候,第八都将士已经开始合围刺史府,逐步往内绞杀,将这一带生生的和周围切割开来。

    “镇南王听着,立即放下武器,我天策军保证一个不杀!”向明的大嗓门犹如雷霆一般在四周咆哮,但是却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围在钟传身边的镇南军将士恍若未闻,一个个依旧冒着天策军的箭矢,和第八都将士纠缠在一起,用自己的人命阻拦对方前进的脚步。

    “老三,你这招不管用,好歹他也是王爷,身边还能没有死士吗?”杨功摇了摇头,转而见到旁边的李由也是面露苦笑,直接道:“走吧,你我上前冲锋,看看能不能抓到他。”

    两人直接手持兵器冲到第一线,带队直奔钟传而去。一瞬间杀入战团之后,带动天策军逐步形成一个往前冲击的箭头,直指钟传本人。

    “当当当当”向明挥刀连杀数名镇南军士兵之后,忽然只觉得眼前一花,急忙举刀横扫而出,那一瞬间,连续数次被眼前一道刀芒撞击,虎口发热之下,连退好几步之后才稳住手脚。

    “好大的气力!”这一下他才看清钟传在他和杨功上场之后,也已经冲了过来,一柄大砍刀击退自己之后,刚要继续往前,杨功那柄大枪已经从旁伸过来,一把架住了对方。

    “哈哈,来得好,再来试试!”向明哈哈一笑,挥刀揉身再上,和杨功两人双战钟传一人,一时间三人在原地犹如走马灯一般来回旋转,兵刃挥舞之间,刀光闪闪,逼得周围的两军将士不由自主的往后齐退,给三人腾出足够的空间战场。

    向明和杨功本身就以武力著称,这些年功夫比起以前要更加强横,但是两人联手却数十回合之间拿不下对方,反倒是被钟传隐隐然压了一头,这一下直接让他们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好个镇南王!没想到真是名不虚传啊!”向明一口气挥刀连续数次强攻,都被对方大砍刀直接崩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之后,再次扑了上去。

    “哈哈,向老三,你们打架怎么不叫上我啊!这可不够意思啊。”三人在场中大战,但是外围的天策军却自发的继续战斗,第一卫的将士基本上不需要前线大将干涉具体的指挥,各部将士只要命令下达,靠着基层将领就能够自发战斗。所以这边包围圈逐步往内外伸缩之后,很快就和西面的王茂章汇合。后者见到前方向明和杨功双战钟传,僵持不下,顿时来了兴致,直接将部下扔给李谠,自己手持大刀也冲了过来。

    “我去,老王,你这功劳抢的!”王茂章速度非常快,几乎是瞬间冲进战团,大刀携带巨大的风声搂头劈下,直接逼得和向明纠缠在一起的连退好几步。

    “镇南王,没想到手上真有几下子啊!”杨功大枪在地上一顿,笑道:“我们兄弟几个可是好久没一起上阵厮杀了,今日碰到你,那可真是痛快,我们再来!”

    “王爷,如今江西各州郡已经全数归顺天策军,南平王府一统南境,再无任何反复,王爷就不要再继续顽抗了,好歹给镇南军的弟兄留条活路吧!”李由此时抢上前来,朝着面色阴沉的钟传一跪到底,哀求道。

    “贪生怕死,背主求荣的东西,你也敢在本王面前出现?”钟传见到李由之后怒不可遏,手中长刀作势就要出击,却被向明横刀护在一旁,怒道:“李将军可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如今乃是统一天下之战,李将军顺应民意,归顺我天策军,那可不是背主求荣。”

    “就是,这又不是国战,天下贤才俊杰从来都是顺应大势,而不该在你这样的冥顽不灵之人身上浪费时间,空耗岁月。”王茂章是难得的晃起了脑袋,不过随即笑道:“镇南王,你自己看看吧,如今豫章城已经被我军拿下,你的江西之地也会归顺我南平王府,就不要执迷不悟了,这江西百姓还等着我家主公颁布新政,过上好日子呢,你忍心看着他们的家中子弟因为你一己之私,牺牲在战场之上?看着那些孤儿寡母倚门流泪不成?”

    这句话倒是说的在场的所有残存的镇南军将士沉默起来,所有人似乎都想到了什么,看着四面八方,连南边都不断涌上来无数的天策军将士之后,目光一起盯着钟传。

    “王爷不要执迷不悟了,你身为镇南王,就该知道,自己身负镇南军将士之望。”远远的向冲和苏远清也从远处飞速而来,一下子让原地迅速起了巨大的骚动。

    “王爷,我来迟了。”苏远清见到钟传站在原地,似乎看着自己的出现很惊讶,当即一把跪倒在地,朝着对方拜倒,声音哽咽道:“王爷,别打了,给我江西留点子弟,留点血脉传承吧!”

    “远清,如今连你也绝望了吗?”苏远清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是却说得钟传黯然长叹,仿佛一瞬间苍老了数十岁一般。他如今正值壮年,但是看起来却犹如英雄迟暮,浑身上下再也没有刚刚激烈冲杀的时候迸发出来的强大气势。

    “不是我绝望,而是我等不该让百姓和将士绝望啊!”苏远清泪水涟涟,但是却一字一句直接打在了所有镇南军将士的心坎上,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面露凄苦的神情。

    “南平王府的新政是百姓的希望,也是将士们的希望。”苏远清在地上跪行几步之后,朝着对方道:“这些我等做不到,天下任何一路诸侯都做不到,民心已经在金陵,这一切都是无可挽回,强行对抗,那只会是逆天而为啊!王爷难道真想让江西百姓日后都怨恨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