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全勤安保 > 的一百三十二章 枭雄会见
    132、枭雄会见

    酒吧角落里的保镖再度坐了下来,他们看见除了刚才那两位壮汉之外,还看见与他们同时站起的几位穿着西装的男性,应该是其他客人的保镖。这让沃克斯的保镖们更加提高了警惕。

    “没试过又怎么知道呢?”沃克斯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酒,“我们的工程师告诉我,六价铬对生态环境极具破坏性。”

    对于沃克斯天马行空的跳跃性思维与语言组织,戈登早就习惯了。但他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才点点头。

    “这个方式可行,我来安排就好。”

    沃克斯满意地点点头。他还真希望,如果这个戈登真是一心一意地忠于自己,那就太好了。

    看了看腕表,离凌晨一点还有1分钟,沃克斯抬眼瞄了一眼电视,拳击赛快结束了,双方打得有声有色,可沃克斯却早就知道输赢的结果。这种掌控的感觉,很好。约的人也该来了,沃克斯很奇怪对方为什么要约凌晨一点,不过这也没关系,对方的地头对方做主。

    “老板,他来了。”戈登的耳机有人在通知,他抬起头,双手撑在椅背上,作势离开。

    “不用去接,他会去到他的房间等我们,等会我带你一起去,我希望你能听见我们聊的东西,这对于我们未来的工作,你可以用更清晰的计划?怎么样?”沃克斯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不好,沃克斯,秘密知道得太多,不会活得长久。”戈登一口拒绝。

    “能活多长久呢?谁能长命不死?”沃克斯摆摆手,示意无所谓。

    “老板,他们上去了。”一位长着一双招风耳、眼睛狭长、脖子粗壮的青年从门口匆匆走来,走到沃克斯桌前,附身与沃克斯耳语几句。沃克斯点点头,端起桌上的酒一口喝完,跟在青年保镖的身后,而戈登赶紧放下水杯,大步走到最前方。酒吧里沃克斯其他的四位保镖也先后走了出来。

    位于42层的总统套房外面的走廊上,站着两位彪形大汉,清一色的留着极短的头发,穿着武装背心,上了膛的自动步枪牢牢抓在手里。还有两位同样装束的汉子站在电梯门口与走火通道出口。这一层楼只有一台电梯可以停留,酒店也不对外开放本层,因为这是华瑞兹及有名望的某个人付出了大笔金钱之后所获得的的待遇,这位客人也不常来,只是偶尔在接待的时候才会选择这里。

    凌晨一点十分,电梯门打开了,四名全服武装的保镖簇拥着一位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中年男人应该有190厘米身高,装扮十分简单,一件看上去像是地摊货的衬衣配着一件灰色亚麻外套,下身穿着同质的裤子。中年人脸庞微胖,五官也十分平常,厚实的鼻头下留着两撇修饰得完美的八字须,只是棕色的眼睛里像是无底深渊,深不见底。

    径直走到套房的门口,两名保镖先行进到室内,再度检查了一遍才让中年人走了进去,门迅速关了起来,套房内只留下两位贴身保镖与中年人一起。其他人都在走廊内戒备着。

    没办法,最近很多人想要这中年男人的命,无论是政府还是道上的对手。以至于中年男人都不敢让宝贝女儿离开身边去英国上学,还加强了人手24小时保护着。

    两分钟不到,电梯的提示声再次响起,保镖们虽然知道老板约了人,却依旧警惕地抬起了枪管。当他们看见了老板的心腹狄格尔走在最前方,然后走出来的便是一位留着大胡须、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穿着宽大的白色亚麻衬衣与棕色的亚麻裤子,脸上带着令人舒适的笑容,还有一位也戴着眼镜,只是神情古板了许多,行走的步伐十分刻板,几乎每一步的距离跟丈量过似的。

    狄格尔对着保镖们点了点头,大步引领着两位客人走向套房。他的身材十分瘦削,额头大得惊人,鼻梁高挺,鼻尖看上去像是一把砍刀,不过他的外号也叫‘砍刀’,但没人敢当面对着狄格尔这样称呼,因为所有人都清楚狄格尔之所以这样瘦,是因为他将所有的能量都拿来算计去了,得罪他的人,都是被他算计死的。

    三人走进房间,主人早就换掉了那件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衬衣,穿上了十分舒适的家居服,看上去就像在街头随处可见的墨西哥大叔。

    “卡洛斯·莫雷洛·德·加纳。我的老朋友,很久不见,你怎么样啦?”走进来的客人在一进门便张开了双臂,与迎接过来的主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哦,沃克斯图兰,我的好兄弟。我很好,”主人也紧紧地拥抱着客人,双方互相在脸上亲了亲,才一起拉着手走到沙发便坐下。狄格尔已经从酒柜前调好了两杯酒过来,轻轻地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卡洛斯加纳,我们有许多年没见面了,以前还能从电视里看到你的名字,可最近这几年,我都看不到这些了,我该敬佩你呢还是害怕你呢?”

    寒暄几句,喝了一口酒,沃克斯看着与自己坐得极近、依旧将粗壮的大手盖在自己手背上的加纳,再看了看那位站在加纳身后的秘书狄格尔,笑吟吟地对着加纳开口。

    一旁聆听的狄格尔与戈登都楞了楞,只是加纳脸上依旧保持着温暖如初的笑容,大手拍了拍沃克斯的肩膀,亲切地回答。

    “老虎出山的时候风声大作,豹子猎食的时候轻捷无声,我呀,更偏向豹子,这也是在沃克斯身上获得的经验啊。你看看你,知名企业家、慈善家,对吧。我们虽然分工不同,但商品都是一样的,你啊,就别拿这种话来伤害我们的感情啦。”

    沃克斯哈哈大笑,他知道加纳在说什么。在离开波哥大之前,沃克斯刚与波哥大省电讯公司签订了一份利润很高的手机业务合同。这件事情,是加纳撮合办成的,加纳在电话里说了,这是给沃克斯的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但沃克斯却也知道,这不过是加纳这个老狐狸自己无法办成的一桩生意,便顺水推舟丢给了自己,还卖了自己一个人情。

    两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是合作,有些东西,加纳负责渠道,沃克斯负责货源,也有些是相反的。但一直让沃克斯恼火的是加纳心里面那见鬼的原则,比如说加纳可以贩卖军火、毒品,走私汽车、假钞,可是有些东西加纳的坚决不涉及的。这让沃克斯在有些自惭形秽,全世界知道沃克斯真正身份的没有几个人,加纳便是其中之一,并且在加纳面前,沃克斯总是觉得自己是透明的,是无所遁形的。

    可加纳却也是无可取代的。他的员工不多,可却十分专业,手段残忍、无孔不入,看似温和却报复心特别重。外界传言加纳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却没人见过他们长什么样子,其实沃克斯知道,加纳就只有一个女儿,放出谣言说自己有一男一女的意义在于,将敌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不存在的儿子身上。

    这样的人,沃克斯心里深深忌惮,却又无法放手。

    “开个小小的玩笑,加纳,谢谢你的生日礼物。”沃克斯举举手中的杯子。

    也喝了一口酒的加纳脸色红润,抬手摸了摸胡须,“亲爱的沃克斯,我还有一件小礼物要送你的。我们的生意让我们每天都面临着风险,这个小东西,可以让你在危机时刻保住性命。”

    说完之后,加纳示意狄格尔将东西拿上来,那是一件新款防弹材料制成的衬衣,重量与普通衬衣差不多,但对远距离的子弹造成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对于加纳来说,这才是自己要送给沃克斯的生日礼物。

    沃克斯哈哈一笑,表示谢意之后让戈登接过,然后试探着询问加纳,“亲爱的加纳,你送了我这么多好东西,我该怎么样才能表示的我感谢呢?”

    “我们是好兄弟,好兄弟哪有说送礼物需要回报的呢?”加纳的语气非常平淡,声音温暖,就像是一位操弄着农具的农民在于邻居讨论今年收成的语气对着沃克斯说。

    “我只是有点小事情需要处理,你知道,我向来喜欢收现金,但这几年那些财务公司佣金越来越高,也越来越不安全,我知道你有几家离岸公司在处理这些事情,你的医药公司也运营得十分良好,对吧?你看,我们是否在这件事情上,也可以合作呢?”

    抬头看着墙上的一副油画,沃克斯假装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侧过头看着加纳,顺手将酒杯也放回了茶几上,脸上一副受到了莫大伤害的表情。

    “加纳,加纳,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说呢?我是你的兄弟啊,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兄弟应该帮忙的么?交给我吧,好吗?我会帮你处理得十分妥帖的”,他悲伤地摇摇头,“这些事情,你只要向我一说,不值得我们专门为了这件事情开会的。”

    似乎对沃克斯的表现十分满意,加纳笑着给沃克斯的杯中加上了酒,又给自己也增添了半杯。他端着酒杯从沙发上站起,走到右侧墙壁的书架旁边,书架高度与天花板齐平,横跨着整面墙壁,书架前面是一张庞大的红木办公桌,桌子上除了一个巨型烟灰缸与一台合上的笔记本电脑之外空荡荡的。

    坐在从巴黎买回来的昂贵皮椅上,加纳喝了一口烈酒,他的眼睛盯着书桌下的几台显示屏扫了一眼,便再度将眼神盯在沃克斯身上,嘴角带着鼓励的微笑,鼓励着沃克斯将想说的话说出来。

    “前些日子,我的侄子死了,可怜的图兰,他的父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唉,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难过。有一瞬间,我差点都冒出了自暴自弃的想法。”沃克斯在沙发上坐着有些不舒服,便也站了起来,走到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俯瞰着城市中心的灯火。这个位置往下看去,附近3000米以内没有可以与之同高的建筑物,的确很安全。不过,他一边想,嘴也没有停下来。

    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后的加纳,见加纳正在胸口划着十字,沃克斯继续说道,“那个杀掉图兰的家伙是个华人,十分狡猾,并且拿走了图兰的一些私人物品。可你知道吗加纳,你不敢相信的,我的侄子竟然在与科瓦连科做生意,而且还付了科瓦连科5000万美元定金,仅仅是定金啊!”

    大概是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有些过高,沃克斯抱歉地对着加纳以及室内的其他几位心腹点了点头,轻轻咳嗽一声,“瓦连科这个强盗,找到了我,要我付完余下的金额,才会告诉我,我侄子与他交易的是什么,你说,这个强盗,怎么能这样呢?”

    “白熊的确不是那么好惹的,残忍又贪婪。”加纳说完之后又赶紧在胸口划了个十字,不能在背后说人坏话,这是对自己的不尊重啊。

    “是啊,5000万数额倒是不大,甚至我也愿意花钱与这瓦连科交个朋友。”沃克斯解开亚麻衬衫最上方的衣扣,像是有些压抑地喘了口粗气,“问题是,这种情况下,他竟然非常不尊重我,要求我现身并且让我给钱。难道认为,沃克斯老了么?沃克斯的牙齿掉光了么?”

    “太遗憾了,瓦连科和我一点生意都没有,他要是愿意和我做那么一两次生意,那他以后应该还是会尊重我的建议的。”加纳迎着沃克斯的目光,安慰性地点点头,之后再次扫了一眼右下方的显示屏。屏幕上依旧是原来的景物,偶尔有一辆汽车无声地驶过,另一个屏幕上两名保镖站在自己的座驾忠心守候。

    吁了一口气,沃克斯斜靠在书桌上,然后又觉得不太舒适,便干脆调整了一下姿势坐了上去,“加纳才是真正的好兄弟。可是加纳啊,科瓦连科的背景你知道的,他们那帮家伙,可是无孔不入的,我都不敢保证我身边是否有人是科瓦连科安排过来的呢。”

    加纳哈哈大笑,伸手在空中挥了一圈,“我非常放心,我的兄弟,每一个人都经得起考验。瓦连科或许在别的地方能做到,在我的地方,他做不到。什么时候帮我引荐一下瓦连科?”

    坐在沙发上的戈登与站在书架另一侧的狄格尔的脸部几乎同时不易察觉地抽了抽。

    “没问题的。那么,我们接下来在谈论一下其他的合作?”沃克斯缓缓走到沙发后,入口处的花架上拿起一张报纸扫了一眼,又丢了回去。

    “当然啊沃克斯,很乐意为您效劳。”加纳夸张地做了个手势,只是他的身体却依旧在书桌后面的沙发上,像是被黏住了一般。“可是,你知道的,你给我的半成品运输出来的确太过麻烦,我的工程师也死了,所以,你现在是否该考虑一下,给我成品就行了呢?当然,价格好谈,价格好谈。”

    沙发上的戈登在茶几上拿起一本杂志,似乎被封面上的女郎吸引住了,认真地埋头研究起来。沙发后面的狄格尔走到酒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着灯光举起酒杯研究着琥珀色的酒水里藏在什么秘密。

    “这个问题,我遇到了小小麻烦。”沃克斯再度走回书桌,转到加纳的一侧坐了上去。

    “我们都会遇见各种麻烦,遇到了解决掉就是对吧。怎么了?难道你想告诉我,安第斯山脉里的工厂做不出东西了?那就不是小麻烦了啊。”加纳哈哈大笑。

    “还的确是啊。”沃克斯眨眨眼,一只手按在书桌上,语气深沉。

    墙面上的挂钟指向凌晨1点44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