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863章 一剑(第三更,最后一天求月票啊,爆一下不,仙女们)
    明楚惊讶,低头瞥了下对方攥着自己的手,抬起脸,若有所思,“什么东西是你看得,而我看不得的。”

    秦鱼也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未婚小姑娘看不得。”

    明楚“...”

    她默了下,失笑,“仿若你已成婚?”

    秦鱼“没成婚,但我已有孩子。”

    娇娇在那一瞬间惊了,“鱼,你是要给方方师姐盖黑锅吗?”

    人家一未婚大女神,活生生被你搞成未婚生子大龄女青年?

    明楚估计也没想到,愣了下才道“那我先恭喜你...然而这跟我不能看那口井有何关系?”

    秦鱼一时倒也不好解释,加上墨白的气质那样,她只能松开手,“那你看吧,涨涨姿势也好。”

    明楚狐疑,上前低头看,只一眼,她看到了井底的虚实。

    井下有水。

    血水浓郁,却泡着白花花的躯体。

    新鲜丰满,乃是花季女子美好的酮体,却被固定于血水中摆出极丑陋的姿态,当然,另外还有一具男尸...

    明楚错愕之下面色飞快染上一些绯红,而后侧开一步,皱眉道“怎会如此?”

    秦鱼倒是很平静,道“阴合蟒交邪术,有人在利用这口井孕育尸童。”

    尸童未必比无头厉尸厉害,但无头厉尸是一种工具,已是成品,不会有上升空间,但尸童不是,它的诞生难度很高,潜力也很大,堪比小鬼王。

    “我听说过这种可怕邪术,却不知是这样的....但这环境真能孕育尸童?”

    秦鱼“不能。”

    这种东西糊弄下大部分正道人士还行,她却是对邪门异术有过了解的,排查周遭环境跟古井的设置,就知道这种养尸童的路数不对。

    明楚“...”

    不能?那....

    明楚反应也是快,眸色微敛,重新走到了古井边上,“那就是故意用这样不堪入目的事儿来阻拦别人下这口井了。”

    正道之人都爱惜羽毛,若是见到了这口井里的男女,不能认出的自引以为辱,不会理会,充其量把两具尸体捞出埋了,若是认出的,也只会毁掉尸体,绝不会下那污秽的井底,免得沾染上不洁的东西,哪里会想到下面还有什么玄虚呢。

    ————————

    两具尸体捞出,明楚帮他们驱散了邪气,也毁了躯体上刻录的符文,再火化掉,免得埋在这里没多久就变鬼尸。

    她这边弄好,秦鱼也已经把下面的血水用吸水灵珠吸了一些。

    吸水灵珠于掌心悬浮,邪恶诡秘。

    明楚看了一眼,不太明白她要做什么。

    要下井是不容易的,她原来以为秦鱼要把井水勺干,结果...吸了血水有何用?

    结果秦鱼掏出两件外袍,似是法器,但看不出有什么威能,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秘流印记。

    她将血水取出,祭入法袍之中,血水填充秘流缝隙。

    弄好后,秦鱼把一件递给明楚。

    “这是隐幕衣,隔离同质环境的,法袍中祭入一层血水,如同变色一般融入环境,井底下血水中的邪恶之气就会认定我们与之同一物质,不会侵袭,否则你我若是下了血水,术法屏障也很难抗住多久——尤其是在外面还不知道这水有多深的时候。”

    她冷漠,但认真解释的时候,固然看不见面具下的脸,明楚却也觉得这个无意间君子之交的朋友骨子里应当是一个挺温柔的人。

    至少很会照顾别人感受。

    当然,也远比她想象的要厉害许多,仿佛无所不能。

    “多谢。”

    两人穿了隐幕衣下水,这血水果然污浊,在水下,两人无需洞察就能感觉到它其中包含的各种恶心东西。

    但水也远比她们想象的深....

    足足半个小时,就在隐幕衣都差不多效用减弱要被这极深的血水给侵蚀的时候。

    秦鱼两人总算见到了一个水下洞窟。

    两人当即游了过去,水幕遮盖,进去后里面却颇为干燥。

    解下几乎报废的隐幕衣,秦鱼没有直接走,而是收集了另外的血水,一连做了好几套,明楚在边上瞧着,觉得这么多套,估计不止是她们两个原路回去的时候用,还是为了给别人预备的,现在做好,是怕到时候遇到什么凶险逃亡来不及。

    从这点上看,这个墨白真真是谨慎细致到了极致。

    “你不怕我们两个死在里面出不来么?”明楚问道。

    秦鱼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能这么轻描淡写说这种话的人一定不是乌鸦嘴。”

    娇娇跟黄金壁莫名觉得屁屁跟墙壁刷刷中了好几箭p,跟剑道女神聊天还不忘损他们,忘记自己是啥人了?

    明楚失笑,“好吧,我的运气的确还行。”

    秦鱼很快就完事了,这才跟明楚走进山洞。

    说真的,对山洞,她是有点心理阴影的。

    大概是天藏之选各种山洞搞出来的,一环套一环,啥牛鬼神蛇都有,迷宫专业户,没完没了的。

    但这古井路数有点直接,这水幕进去后,直接开门见山一个很大很宽阔的空间。

    里面就一东西。

    上百个大岗瓦缸。

    秦鱼跟明楚“....”

    秦鱼想到了地球上的江西老陈醋制造厂。

    人家那大缸里放的是酿醋的糟,这大瓦缸里...

    秦鱼跟明楚对视一眼,这一次,明楚上前,秦鱼在后。

    明楚手指一扫,无声掀开盖子,也没冒出什么可怕玩意儿,安安静静的,凑过去一看。

    头颅。

    里面泡着好些个头颅,而明楚看一眼的时候,这些头颅也都睁开了眼。

    “是无人厉尸的头颅,小心!”

    明楚的话刚说完,瓦缸里的头颅刷刷全飞起,且墙壁内也飞出许多怨灵体,飞入头颅之中就变成了穷凶极恶的无头鬼。

    这特么数百个无头鬼可还行?

    渡劫期也扛不住啊!

    但就在明楚跟秦鱼要被这飞在半空呼啸杀来的恐怖无头鬼咬死的时候,秦鱼下手十分果断,直接将朝辞剑出鞘,被她一手甩射出去。

    铿!!!

    一剑插入墙壁,噗!墙壁中喷出血水来。

    哗啦,数百无头鬼仿佛失去了动力似的,哗啦啦全部掉在地上。

    娇娇早已嗷嗷嗷叫唤,帅呆了!

    怎么说呢,饶是女子,也同为剑客,明楚也真心觉得这一剑可太漂亮了。

    杀伐果断。

    她的剑如此,她的人亦如此。

    kuaichuanwozhixiangzhongt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