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博士追妻:出逃长公主 > 第031章 被偷袭
    云楚远远地看着桥上的两人,怎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他们这是想做什么?叶铭倒是看出小白想做什么了。

    “到这里来做什么?”洢璘同样疑惑。

    “你试着把自己想象成一片羽毛,很轻很轻,或者想象成一只鸟……”小白开始讲解,也不知道这话从哪里学来,“你运气丹田,试着从这里飞下去,只脚尖点水,再回到那边的岸上。我先飞一遍给你看。”说着,他就两下踩上栏杆,飞身跃下,在溪水中间只蜻蜓点水,便调转身子,稳稳落到了岸上,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在小白看来是很基础的操作,但是洢璘首先要克服对高的恐惧,要学会在失重的情况下继续控制自己的身体,不然随时有坠落的危险,这些并不容易。

    就在洢璘鼓起勇气准备好姿势的时候,云楚已经以百米冲刺速度冲了过来,口里喊着“洢璘,你站那别动。”她可不能让洢璘冒险做傻事。

    可是怎么可能不动,洢璘见到突然出现的云楚,第一反应便是赶紧跑,在云楚还没上桥前,他已经先跑去小白那,让小白挡在自己前头。

    小白心里叫苦不迭,云楚已经到达,让小白赶紧让开。

    “姐姐,你不能生气,你冷静一点。”此时的洢璘哪还有自己的傲娇。

    “你觉得我能不能不生气,能不能冷静?要不是去过书塾,都不知道你好几日没去过了,也不知道你故意交白卷……”

    “姐姐,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说过我不能……”两人一边说一边围着小白转,小白头都快晕了。

    “小白,你快让开。”云楚皱着眉说。

    小白是求之不得,但现在是洢璘一直拽着他呀,这时,他看到朝这边不紧不慢走来的叶铭,顿时只想赶紧逃离。洢璘最怕姐姐,而他最怕公子,莫名有种想哭的感觉。

    叶铭本还想让云楚沉住气,见到洢璘不要急,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不过才一转眼,云楚已经冲了出去,他都来不及拉住。

    “公子……”小白看叶铭的表情,确实是快要哭了。叶铭一个眼神,小白就知道自己必须赶紧去认错,跟云楚姐姐和公子两个认错。

    “云楚姐姐,我把洢璘交给你,你原谅我哈,帮我跟公子也求求情。”也只不过是一转眼,小白就将洢璘给卖了,可谓求生欲满满。

    意识到同盟瓦解,洢璘赶紧从小白手里挣脱出去,直奔叶府的方向,还不忘大声埋怨小白的不讲义气。

    “洢璘,你给我站住,你现在跟我回去咱们还能好好说……”云楚在后面紧追不舍。

    “公子,我认错,我就知道这事早晚会被发现,你想怎么罚我都可以,只要别让我离开你。”小白饱含热泪地看着叶铭,然后徐徐握上他的手,眼里手上都是情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与云楚在一起待久了,小白也变得有些戏精。

    “放手!”叶铭蹦出了冷冷的两个字,简直就是咬牙切齿,他可受不了被一个男人如此握着,一拂衣袖,跟上云楚他们。

    小白也赶紧跟上,就在他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只听叶铭在前头说“回去之后咱们再好好聊。”

    前头云楚眼看就要追上洢璘,也许是洢璘怕姐姐追得太卖力,放了一点水,但是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

    “啊——我去——”云楚应声扑通倒地,这次没有人英雄救美,整个人在大街上摔了个狗吃屎。

    洢璘听声顿时刹住了脚,紧张地回头,见到云楚摔倒又赶紧焦急地往回跑,以为姐姐是因为追自己摔倒,一脸的自责。

    小白和叶铭则注意到了洢璘没有注意的事情,小白警觉地看向云楚的前方,最后目光定在了一个地方,并用眼神报告给叶铭,“公子,那儿——”

    “嗯。”叶铭应着,算是赞同的回应,然后小白全速去接近目标,叶铭则已来到云楚身边,刚刚所有的一切眼神交换其实就发生在瞬间,没有一点耽搁。

    “姐姐,你没事吧?摔哪儿了?”洢璘赶紧扶起云楚,叶铭则抓住了云楚的另一只手,云楚感受到他温暖的手掌时,不知为何还愣了一下,但马上就变成了眼泪汪汪。

    云楚被他们扶直身子坐起来时,发现手掌都擦破了,额头上也有疼痛感,一碰就知道肯定也磕出了血印,不由豆大的泪珠就往下掉,又疼又糗又气“谁呀……谁拿石子扔我呀……”好不委屈。在摔倒前,她很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右边的小腿有被什么东西砸到,力道还不小,自己受到那力脚一下有瞬间反应迟钝,整个人直愣愣地往前扑,要不是手垫得及时,估计就破相毁容了。

    “嗯?”洢璘没听懂,往四处望,姐姐是被人扔石头才摔倒的吗?为什么呀?

    为了证明猜想,云楚已经在大街上顾自撩起裤子,果然,右边小腿处青紫了一块,一碰就痛,好像马上就要肿起来一样。

    “别哭了,”叶铭拿衣袖给他擦眼泪,然后又把裤脚从她手里抢了过来,一个姑娘家,大街上也撩裤子实在是……唉……“我先带你回府,偷袭你的人小白已经去追了。”说完就是直接将云楚从地上横抱了起来,没反应过来的云楚下意识搂紧了他的脖子。

    “偷袭?是谁?为什么要偷袭姐姐?!”洢璘跟着问,不过这个问题叶铭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你真是……好像变沉了……”叶铭咬紧牙说道,难道是自己府上的伙食太好了,上次抱人可不觉得有这么沉。

    云楚本来因为被人公主抱视线还有些闪躲,平时虽然大大咧咧,毕竟还是男女有别的嘛……正羞涩着,听到叶铭的话,脸上的小表情瞬间消失了,一脸漠然,“公子,你再这样就真的要注孤生了。”

    “什么注孤生?你又说我什么坏话了?”

    “啥?啊……好像摔得耳朵也不好使了,等小白把人找到,非得问清楚了,无缘无故跟我有仇呀……”

    南霁云从他们离开的地点十米开外的店铺出来时,云楚他们已经离开,他仿佛有感应似的看向了他们离开的方向,但已经什么也抓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