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 > 第七百六十一章 皇室争夺
    北疆皇帝顿了顿,接着说道“朕,总不能把自己的儿子都杀了吧?朕其实早就拟好旨意,立皇长孙为储君。可是,圣旨一直没有传出去,倘若传了出去,朕的皇长孙恐怕早就死于非命了。”

    “怎么会?北疆皇帝可以派人保护皇长孙,再说了,大王爷那里也不可能放任其他的兄弟乱来吧?”慕容熙缓缓的说道。

    凤冥夜见北疆皇帝没有说话,知道他有难言之隐,于是说道“北疆皇帝是想让我们保护皇长孙,直到登上帝位为止?”

    北疆皇帝一愣,松了口气点头说道“嗯,正是这个意思。”

    慕容熙说道“难道让我们在北疆待上十几二十年?北疆皇帝,您是不是疯了?”

    北疆皇帝笑了笑说道“当然不是了。”

    “北疆皇帝,您身上的蛊毒已经解了,好好的调理再过十几二十年都没有问题。等到皇长孙继位,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慕容熙白了北疆皇帝一眼说道。

    “朕会传位给他,然后在背后好好的辅佐飞儿。怎么会让你们在这等上十几二十年呢?”北疆皇帝笑着说道。

    北疆皇帝听到慕容熙提到自己还能活个十几二十年,就知道慕容熙为自己解蛊是出自真心,心里十分的欣慰。

    “其实,您把您不放心的儿子,都划分个封地,让他们守着自己的封地,不让他们回到京城不就好了。何必要这么麻烦呢?”慕容熙说道。

    慕容熙的建议让北疆皇帝听到后眼前一亮,他其实早就这么想过,只是他有些担心,老三和老四会联合起来谋反。

    于是,他说道“你提出的建议,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我担心他们会狗急跳墙。”

    “北疆皇帝,我曾经听说过,您办事十分的果敢利落,从来不拖泥带水。怎么到了这件事反而会变得这么优柔寡断呢?您下了旨意,就是给他们机会做出选择,他们若是不甘心真的做出了对不去北疆的事情,那么您何必对他们留情呢?”慕容熙想了想说道。

    北疆内乱,北疆皇帝之所以会将实情告诉慕容熙他们,就是担心其他三国听到了消息会趁机报复。所以,他希望这三个人留下来。

    “那,朕拜托你们的事情呢?”北疆皇帝期待的问道。

    “皇长孙北冥飞?”慕容熙问道。

    北疆皇帝点了点头,慕容熙这个时候看向了凤冥夜和百里辰,征求了他们的意见。

    慕容熙见凤冥夜点了点头,便对着北疆皇帝说道“好,我们三个人会保护好皇长孙,不过皇室争斗我们不会参与。”

    北疆皇帝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朕这个时候,最在意的不是朕的死活,只要你们保护好皇长孙,朕就感激不尽了。朕,欠你一个人情。”

    慕容熙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药丸,让公公递给北疆皇帝。

    北疆皇帝拿起了药瓶便问道“这是什么?”

    “昨晚上给你开的药方比较温和,不过药效极慢。您体内还有些残留的虫卵,需要排出来。这是我炼制出来的药丸,只要每日一颗,七日之后,虫卵就会排除体外。只是……有腹泻的症状,千万不要吃医治腹泻的药。”慕容熙嘱咐道。

    北疆皇帝十分的感动,拿起了药瓶放在手心中不愿意放下。

    慕容熙见北疆皇帝没有应声,便指着药瓶问道“北疆皇帝可是有何顾虑?”

    “朕不是怀疑你给朕的这瓶药,而是担心朕的皇长孙。朕的这道圣旨只要传到王府,他随时都会有危险。”北疆皇帝说道。

    “老爷子,您不够意思。”慕容熙挑了挑眉说道。

    北疆皇帝不知道慕容熙为何这么说,于是便问道“朕如何不够意思了?”

    “北冥飞身边不是有您安排的暗卫保护吗?为何还需要我们保护,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如何能够保护好您的孙子?”慕容熙眼珠子一转说道。

    北疆皇帝一愣,保护在皇长孙身边的是他的暗夜。就连他的那些儿子都不清楚,没有想到慕容熙他们却能够调查的这么清楚。冥王,果然是最可怕的存在。

    “虽然他身边有暗夜,但到时候想要刺杀他的人恐怕不少。”北疆皇帝无奈的说道。

    “所以,你就希望他能够留在我们的身边?”慕容熙见北疆皇帝点头,便继续说道“我看倒不如把北冥飞直接藏到地宫里,地宫非常隐蔽,我想没有人会想到你会把北冥飞藏在里面。”慕容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朕曾经也想过把他藏在地宫,但因为当时地宫里的人,所以朕就放弃了。现在想起,也不是一个好办法。倘若有人寻到地宫,那里没有别的逃生之处,岂不是死路一条?”北疆皇帝叹了口气说道。

    慕容熙叹了口气,看向了凤冥夜,她是在征求凤冥夜的意见。毕竟北冥飞倘若跟着他们,也只能去落花轩。可是,落花轩是凤冥夜在北疆新的据点,如果把北冥飞带去,等到事情结束之后,落花轩这个据点也算是废了。其实,她倒是安排墨儿去联络暗香阁,只是,她不想这么快就暴露自己的实力。

    凤冥夜微微的对着慕容熙点了一下头,意思就是按照慕容熙自己的想法做,无论怎么做,他都会支持慕容熙的决定。

    “那我们就同意了,不过,老爷子,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信物,只要北冥飞看到信物,就会乖乖的跟着我们走。”慕容熙可不希望在王府中把北冥飞给迷晕了再带走。不过,慕容熙其实更想要一个北疆皇帝对自己的承诺。

    果然,北疆皇帝扔给了慕容熙一块独有的玉牌。玉牌上磕着北疆皇帝的名讳,一看就知道这玉牌是代表着身份的玉牌。慕容熙知道这玉牌恐怕皇室子孙每个人都有一块,只要她亮出玉牌,北冥飞真的会乖乖的她走。

    不过,北疆皇帝怎么会把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她了?

    北疆皇帝开口说道“你这丫头,心里该不会是合计朕为什么把如此重要的玉牌给了你?”

    慕容熙耸了耸肩,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北疆皇帝再次被这丫头逗乐,然后开口说道“这玉牌代表着朕的身份,只有看到玉牌朕的孙子才会跟你离开。难不成,朕还能给你个免死金牌?恐怕就算给了你,你也不屑带着吧?”

    北疆皇帝说的倒是实话,慕容熙还真不在乎什么免死金牌,尤其又是在北疆。免死金牌对他们来说,丝毫派不上用场。

    “那您打算什么时候宣旨?”慕容熙想了想说道。

    “自然是越快越好了。你们什么时候方便行动?”北疆皇帝问道。

    “当然等您的旨意宣读了之后,我们才能行动。”慕容熙说道。

    北疆皇帝点了头,然后就在宫中摆了宫宴,特地宴请了来自南诏国的冥王和冥王妃。

    宴会结束之后,凤冥夜三个人坐上了马车在城内乱逛。马车居然停在了山脚下,并没有人从马车上下来。只见一直跟在马车后两道黑影突然钻了出来,原来是两个黑衣人。二人接着月色打了个眼色,便掀开了马车的帘子。两个人惊愕的发现,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黑衣人十分的震惊,这一路他们一直跟在马车身后,马车里的三个人并没有离开过马车,而马车半路上也没有停下来过。三个人居然不翼而飞了?

    这二人赶忙回去禀报了自己的主子,主子让他们退下。留在书房中的不止一个人,似乎还有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人。

    听到黑衣人禀报之后,书房的两个人还有些疑惑。正当准备开口的时候,门口又有人站在了外面。

    “主子,刚刚陛下下了圣旨。”站在外面的人低声说道。

    “你说父皇大半夜的下了圣旨?给谁,送去哪了?”原来书房内其中一个人是北疆皇帝的儿子。

    “主子,陛下去的是大王爷那里。”门口的人说道。

    “父皇为何大晚上去王府宣旨?父皇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现在宣布,他完全可以明日早朝的时候再说,这是怎么了?三哥,你说说看?”原来,开口说话的是北疆皇帝的第四个儿子。不过,门口的人并没有把话说完,老四就急着说道。

    屋子里穿着白色袍子的人是老三,看来这二人果然是一伙的。

    “主子,属下话没有说完,圣旨是给皇长孙的。”外面的人顿了顿接着说道“圣旨的内容是,立皇长孙为储君。”

    “什么?”这一句话,连原本坐在一旁喝着茶的老三手中的杯子都扔到了地上。

    “你下去吧。”老四吩咐道。

    “是。”窗户外的人一闪不见了踪影。

    原来是老三和老四得到了冥王和冥王妃受到了北疆皇帝的邀请进了宫,所以这才派人跟踪。因为,南诏国的冥王来到北疆他们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就证明他们并没有住在驿馆内。可是,让他们惊讶的是,他们的人跟着马车,却发现马车上面连个人影都没有。

    “三哥,父皇平日里并不关心皇长孙,怎么会突然立他为储君?感情我们这几个儿子,都不如他的那个孙子了?还有,那个冥王和冥王妃,还有一个年轻人,明明上了马车,马车上却连个人影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四有些沉不住气了,有些心急的问道。

    “看来,咱们都被父皇骗了。父皇只是假装不关心皇长孙,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立了他为皇太孙。看来,我们的计划需要提前了。”老三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看来,他已经做好杀北冥飞的准备了。

    xiewangshichongwuixiaogongzh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