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探宝
    胡玉成所谓的异常之处是一块空地,真的只是一块光秃秃的空地。

    周围的散修开始不满,认为胡玉成是在戏耍他们,连看胡玉成的目光都带了几分不善。

    但沧澜宗的修士和个别几个散修却在凝神的看着那块空地。

    宁山传音给庄年道“确实有一股不寻常的生机之力,应该位于地下比较深的地方。”

    庄年点了点头。

    沧澜宗执法堂的金丹修士,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件类似于探测类的法宝。他们显然也都注意到了身上法宝的异常。

    其实不只是沧澜宗的修士,妙法仙门的弟子也差不多人手配备一件这一类的法器。只是散修有这类法宝的就没几个了。

    修士中,除了修习过土遁术的修士外,其他修士很难在地底做些什么,尤其神识受限这一点,甚至比在水中受限的还要严重。

    所以即使可以用神识探查,多数修士也都探查不到多深,尤其是这里绝大多数修士还是处于筑基期,要想有什么发现更是难上加难。

    其中一个散修对着胡玉成怒道“你个臭小子!你敢耍我们!”

    胡玉成却是也不看那人,只是恭敬的对沧澜宗的一众结丹修士说道“前辈,你们可是察觉出了这里的不妥之处。”

    庄年虽然看胡玉成不顺眼,但是关于这件事也没有说谎的必要。

    众人只见庄年点了点头道“地下确实掩埋了一个带有生机之力的法宝。”

    庄年的话音刚落人群中的声音便炸开了。

    “没想到散修公告牌上的消息是真的!”一个散修兴奋的说道。

    “是啊是啊,如果我们真的能抢到手,岂不是要发财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法宝,到底能卖多少灵石。”另一个散修眼睛中也有光芒在闪烁,神情明显染上了几分愉悦。

    宁山看了那两位修士一眼疑惑道“你们早就知道这里有宝物?”

    那散修有些起卦的看了宁山一眼“当然了,不然谁会没事儿跑到这种地方来。”

    宁山和庄年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几分了然。

    庄年视线转向胡玉成一行人道“你们也是为此?”

    胡玉成目光闪了闪,反问道“难道前辈们不是么?”

    庄年心下了然,不过出于门派之间的礼貌,庄年还是摇头道“我门中有任务在此处,见其四人迟迟不归,所以派出我等来查看。”

    胡玉成其实早就在那四人口中打听出了其来意,现在不过是确认下。

    不过说来也是巧了,他们要抓的人竟也是在这刘家村,莫非妙法仙门和这群散修都是被人故意引到了此处?

    胡玉成眼睛中闪过一抹暗光,若真是如此,那他便要好好查查是谁有如此大的胆子敢引他入局。

    “不知贵派抓捕的是何人?”胡玉成小心的问道。

    庄年却是不肯说更多了“这属我派机密,还恕我等不能告知。”

    胡玉成见他没说也不失望,毕竟每个宗门都有各自的秘密,哪些能说哪些不能说,这些弟子心中其实也都有自己的一杆秤。

    只是他旁边的女修却是看不得庄年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得意什么呀,师兄再有两年也该结丹了吧。”

    胡玉成有些尴尬的看了庄年一眼发现人家并没有介意,才低声轻叱道“娇娇不得乱说话,也怪我平时太过于宠溺你了。”

    沧澜宗的这些人和那帮子散修是一样的么,没脑子的蠢货。

    那女修面色微微发白,随即也不说话了。

    旁边另一个女修则柔弱的抿唇笑了下。

    轻声细语道“娇娇年纪还小嘛,玉成别这么严厉。”

    这女修的“帮忙”说话,丝毫没有让胡玉成的脸色有任何好转,只听胡玉成冷哼一声“都三十多了还小什么小,那苏玖十三岁便一个人出来历练,十八岁便夺了宗门大比的头名。若都跟她这般做事不经思考,怕是早被仇人弄死了。”

    提起苏玖,在座的几个女修面色都不是很好看,她们只知道那是个长相一般,但天资绝顶的少女,自从那次宗门大比掌门带着参赛的弟子回了门派后,便到处都能听到苏玖的名号。

    这个人简直快要成了门派同期修士的噩梦。

    便是连他们仰望的胡玉成据说也不是苏玖的对手。

    被叫做娇娇的少女狠狠的瞪了那帮她说话的女生一眼“不用你假好心!”

    那柔弱少女眼中立时酝酿出了一层泪意,柔声说道“对不起,是我错了。”

    胡玉成握住柔弱少女的手说道“你有什么错,别理她,她现在简直被掌门惯得无法无天了。”

    娇娇急了“玉成哥哥,她就是故意的!”

    “林娇娇你差不多可以了!你还想被掌门关禁闭么?”对于林娇娇,胡玉成的感情可以说是很复杂,毕竟他喜欢的人什么类型的都有,像林娇娇这种呛口小辣椒他最初也是喜欢的,但是随着她捅娄子的次数的增加,这种喜欢就开始逐渐变得不耐,但是考虑到这是掌门的独女,他又不得不忍受。

    两人的关系是典型的大师兄和小师妹,只是如今这个大师兄的心变了。

    旁边的沧澜宗修士,在听他们提到苏玖时,眼底还有略微的得意,毕竟这可是他们沧澜的顶梁柱之一。只是随后这几个人的画风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转了。

    宁山这种老人家不是很能理解,只是勉强笑了笑,现在的年轻人啊。

    另一边,那些散修一听地下有至宝,都疯了一样的在挖那一片空地,不过挖着挖着他们就打了起来。

    因为在挖的时候,大家都用的法术,难免有磕到碰到的情况,每个人都认为对方是故意的,次数多了自然也就打了起来。

    有几个凡人村民在听到这些修士说地下有宝物的时候,也动了心,只是这些人一看就不是那么好相与的,真的和他们抢夺,受伤是小丢命是大。

    沧澜宗之人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对于地下的东西本来也没太大的兴趣。只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而妙法仙门的人几个女修忙着争风吃醋,弄得胡玉成也没注意这里。

    场面就这样乱了一阵之后,一个看起来比较年长的金丹散修阻止了这场混乱。

    那金丹散修的眼珠转了转道,“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土灵根的修士?”

    有几个灵根中含土灵根的率先站了出来。

    那金丹散修脸色变了变,盯着这几个土灵根的看了几眼,随即又笑道“都修习过土遁术吧。”

    这几个人也都没否认,毕竟土遁术对于拥有土灵根的修士来说,几乎是前期必修的术法,这个术法可以在关键时刻助你逃跑,但前提是敌人的修为不能比拟高出一个大阶才可以跑得掉。

    然后那个金丹散修对众人说道,“既如此,我先和这几个小友先下去查探一下是什么东西,回头告知大家,大家再决定要不要挖如何。”

    那个金丹散修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着如何偷梁换柱。

    那群散修本想反对,但是一看这么多土灵根跟着那金丹散修去,想来他也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便也都同意了。

    这里的修士这么多,又不是只有他一个金丹修士,敢独吞,怕是这些人都不过他。

    bianyuanrenwutazhongshengle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