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69,繁华世界
    十五年后。

    0年的夏日,阳光刺目。

    英国魔法部大厦,一层。用做陈设怀旧以及观赏用的壁炉中,突然火光跳动,一个年轻男子颇为狼狈的从壁炉中滚落出来,碰的壁炉上的挂件和吊兰一阵叮叮当当乱晃。

    不过那年轻人反应也颇为敏捷,伸手就将那下落的物件依次接在了手里。

    只是,他身上的衣服乱七八糟,头发上沾满了炉灰。旁边几个穿着西装外套,拎着公文包的男人交谈的男人被吓了一跳,赶紧向旁边让开,躲开了他。

    “嘿,年轻人,你怎么从老式壁炉里出来了。”穿着西装的巫师捏着鼻子,“这玩意可是停用很多年了。”

    那年轻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焦急的问道,“魔法部部长的办公室在哪里?”

    “魔法部部长?”那提着公文包的男子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你找巴赫部长做什么?”

    “我”

    灰头土脸的年轻人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看见远处有一个穿着苏格兰短裙,踩着拖鞋的男职员咚咚咚跑来。他抱着一大摞文件,跑的气喘吁吁,身边还用漂浮咒控制着一对文件,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堆长了腿的文件一样。他一边跑还一边嚷嚷,“让一让,让一让!!”

    那哥们的正往一扇即将关闭的电梯门走去,眼看就要撞上去了。

    “诶,小心!”

    巴尔迪闪电般冲过去,赶紧用手把住了电梯门,为那堆长了腿的文件把住了电梯门,以防止她一头撞上关闭的电梯口。

    “哎呦,谢谢你,老兄。”从文件后探出一个戴着厚眼镜的男青年脑袋,他心有余悸的看着电梯门说道“好家伙,差点就把文件给弄散了,我可是理了整整一天。”

    巴尔迪跟着男人钻进了电梯,有些急不可耐的问道“请问,巴赫部长的办公室在几楼?”

    “今天部长去莫斯科访问了,你不知道?”

    抱着一摞文件的男人好奇的说“哥们儿,你这样脏兮兮的去见魔法部长,真的好么?”

    “我有要紧的事啦。”年轻人晃了晃手中一份印着红戳泥印的信件,强调“非常重要的事!”

    抱着文件男人探头一看,他看清那戳印上的图章花纹,露出了然的神色“霍格沃茨来的?”

    “是的,”年轻人挺起胸膛。

    “跟我来吧,我正巧要给部长送签发的文件。不过我可提醒你,他的秘书可不好对付,你不把来意说明,她压根就不会放你进去。”

    说完,电梯门叮咚一声打开。

    巴尔迪一路小跑跟在抱着文件的男人身后,惊鄂问道“这么多文件,都是给部长一个人签的?”

    男青年翻了个白眼“这是我今天送的第三次了,本来这活归他秘书干,但他秘书最近把脚给跑崴了”

    巴尔迪目瞪口呆,早就听说现任魔法部部长霍法巴赫是个出了名的工作狂,没想比外面传言说的还要夸张。

    正当他们穿过门廊,来到魔法部部长办公室的大厅前,有人十分不满的叫住了他“嘿,那个鸡冠头,别急冲冲的往里闯!你是做什么的?”

    鸡冠头巴尔迪脚步一止,感觉梳理起脑袋上的头发,送文件的男青年给了他一个“祝你好运”的眼神,便抱着文件一路小跑的离开了。

    巴尔迪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坐在办公桌前的中年女人,正斜着眼睛严厉的看着他,“看什么看,你这家伙,那个部门的,没有预约就要见魔法部部长!?”

    她口气是那么可怕,以至于办公室里坐着的其他办公人员纷纷抬起头,盯着那个闯入的,衣衫不整,头发乱糟糟的年轻人。

    “哦天!”巴尔迪涨红了脸,他懊恼的捂着自己脑袋,“听着,我不是魔法部的官员,我是霍格沃茨的助教,我奉邓布利多校长的口令,来给部长送一封信。”

    邓布利多的信!

    中年女人的神色缓和了一些,他伸出手,“没有预约不行,把信给我,我来帮你转交。”

    办公室里的人都好奇的看着他,巴尔迪只觉压力山大,但他依旧固执的把信藏在身后。

    这个动作引得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忍俊不禁,巴尔迪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但肯定是和那个中年女人有关。

    果不其然,中年女人一瘸一拐的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表情不善的走到巴尔迪面前。

    “嘿,臭小子,你怕不是成心来难为我工作的吧。部长的信件,一律要经过我的审批,才能交由部长过目。你要是再不识趣,别怪我叫傲罗过来”

    “哎呀!”

    巴尔迪急了,他看了看四周,小声在女人耳边说道,“信上的内容是有关部长子女我有些话,必须要当面转述部长。”

    一听是关于部长子女的,中年女人脸上的刻薄迅速消失,她一瘸一拐的走回办公桌前,赶紧抓起电话,拨弄了几个按钮,电话接通之后。她捂住话筒,叽里呱啦的快速的说了几句,一边说还用眼睛瞄着巴尔迪。

    很快,那中年女人便放下电话,指着远处的一组沙发,淡淡道“去那里坐着等吧,你运气很不错,部长半小时后从莫斯科回来。”

    呼

    巴尔迪松了口气,心里没那么焦急了。

    他坐在了沙发上,开始等待。魔法部部长办公室里的人继续着他们各自的工作,繁忙却安静。

    等了一会儿之后,巴尔迪见没人再关注他,他便有些好奇的在办公室里转悠起来。这是魔法世界的权利之巅,看起来却出奇的平常。

    整个办公厅里没有多少特别的装饰,倒是挂了很多照片。照片都是黑白色的,仔细一看,竟然全都是十几年前的老照片,照片内容,大多都是惨烈而真实的战争场景。

    巴尔迪是新生代出生的人,对于旧日曾经的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他没什么记忆,不过他也在书里,还有老师们,长辈的口中听说过,那是魔法世界迄今为止最可怕的战乱,也是最新锐的变革。

    顺着照片墙,他来到魔法部大厦的玻璃幕墙前,玻璃窗外的天空,缓缓飞过一艘白色飞艇。飞艇下,是川流不息的魔法飞毯,是成片成片的浮空高楼,还有一些在天空飞来飞去的车辆,以及道路边,郁郁葱葱的森林。

    外面的无比繁荣和照片里的惨烈形成鲜明对比,巴尔迪突然意识到那位部长如此布局的用意,他把过去的照片挂在墙上,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么?

    正想着,门廊里传来一阵骚动。

    几个傲罗簇拥着一个穿着深黑色巫师长袍的中年男人,从门厅中走来,他年纪三十多岁,黑白头发,精神奕奕,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一个年轻的女秘书在他身边,一边跑一边翻着手里的文件,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

    巴尔迪立刻认出来人群中的那个男人,虽然他已经在海报里,魔法转播台里,见过无数次霍法巴赫——结束战乱,重建巫师社会的男人,历史上唯一连任三届的魔法部部长,也是世界上最铁腕的人物之人。他是无数年轻巫师的偶像,他的演讲稿巴尔迪都读了无数多次,可当他真的站在魔法部长面前的时候,腿还是软了。

    “巴巴赫部长”

    当霍法从他面前走过时,他结结巴巴的喊道。

    他大概是太忙了,又或许是他身边那个秘书太能说了,一行人径直从巴尔迪面前走过去,竟然没一个人注意到巴尔迪。

    眼见魔法部部长就要进入办公室了,巴尔迪终于鼓足勇气,大声喊道“巴赫部长!”

    霍法听到有人在叫他,不禁扭头一看,看到一个浑身沾满炉灰的鸡冠头少年正站在自己的办公厅里,微微有些诧异。

    “巴巴赫部长,我我我有事找您”

    巴尔迪舌头打结,结结巴巴的说道,紧张的汗都从脑门上流了下来。

    魔法部长身边的傲罗见他面生,身上又乱七八糟的,面色不善的围了上去。

    霍法立刻伸手把几个傲罗给拦了下来,温和道“你有什么事,慢慢说。”

    巴尔迪看了看他身边的几个傲罗,咬咬牙,踮脚在霍法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霍法听完之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按着少年的后背,将他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刚一关门,他就叹息“邓布利多是怎么处理的?”

    几个傲罗走了,叽叽喳喳的秘书也走了。巴尔迪顿时轻松不少,他不结巴了,恳切说道“由于您日理万机,所以邓布利多校长只好先联系了您的妻子,想让她帮帮忙,可您的妻子去了之后,他却反而跑到了拉文克劳塔楼的最高处,怎么都不肯下来。”

    霍法叹息“我明白了,现在呢,他下来没有。”

    “我骑飞天扫帚上去把他接了下来,把他交给了您的夫人,您的夫人被气坏了,真的气坏了所以邓布利多校长给你写了这封信,让我当面转交给你,他让我转告你,现在学校一切都很好。可如果可以,请您抽出一点时间,陪伴一下他,不然的话”

    巴尔迪欲言又止。

    “我明白了。”霍法温和的说道,他拍了拍年轻人的后背,“谢谢你,巴尔迪,真的辛苦你了。”

    年轻人悚然一惊,极度诧异问道“您,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很久前就听邓布利多提到过你,赫奇帕奇找球手,连续四年期末积分第一,我还看过你的魁地奇比赛,那一场你对拉文克劳,非常精彩,非常精彩。”霍法夸赞的说道。

    年轻人热泪盈眶,他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只觉得这个男人浑身都在发光。

    霍法含笑着帮他理了理凌乱的衣领,打趣道“不过,下次来魔法部,记得走超级飞路网过来,那炉子现在可是纪念品,撞坏了得赔的啊。”

    “我我知道了”巴尔迪强人热泪,兴奋的浑身颤栗。

    如果让别人知道霍法巴赫,魔法部部长,而且是连任三届的魔法部部长,不仅看过他的比赛,记得他的名字,甚至还亲自帮自己整理衣领,那该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

    “好,回去吧,帮我和邓布利多教授说一句抱歉。”霍法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明白。”巴尔迪深吸一口气,以异常沉稳的态度说道。

    “非常好。”霍法激赏的说道。

    年轻男巫点点头,庄重无比的转身离开了魔法部部长办公室的房间。经过的女秘书看着他那突然就一丝不苟的模样,不由的撇撇嘴。心想又是一个被部长魅力征服的家伙。

    然而办公室内,等那年轻巫师走后,霍法却异常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和外国巫师的会谈消耗了他大量的精力。面前还有一大堆繁琐的政务等待他的处理,新修的巫师教育法案需要他签署,魔法材料日益稀缺需要他解决,国内维稳需要耗费他大量精力,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又让他伤透脑筋。

    相比之下,年轻时最疯狂的冒险和这活比起来,也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而现在,邓布利多又给他送来了一封信看了看桌上的台历,九月一日。他拿出魔杖,变成拆信刀,拆开了邓布利多给他写的信。

    读完之后,霍法露出果真如此的苦笑、他捂着自己的额头,发出头疼至极的呻吟声“哦呃你这小子”

    邓布利多在信里的内容很含蓄,大概意思就是他那刚入学的儿子刚进学校就把几个同龄孩子给揍了一顿,顽劣非常,邓布利多希望他私下能抽出时间和他谈一谈,陪一陪他。

    看见这信里的内容,霍法痛心疾首,恨不得立刻回去就训那傻小子一顿。

    不过,短暂的情绪波动并没有击倒他,他放下信件,开始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一边披阅一边运行西尔比教会他的心流咒so-hu,简单的呼吸中,他心神平静。

    两小时后,他终于从成堆的文件中抬起头,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按了按桌子上的铃铛。

    门外办公的传信秘书走了进来,问道“部长,有什么吩咐。”

    当秘书进来的一瞬间,霍法脸上的疲态完全消失,他变得精神奕奕,坐得笔直。他飞快的将面前的文件签署下去。

    “准备一下,把这批文件交给赫尔加司长,告诉他交通运输司的批文我看了,没什么意外就动工吧,年底我想看见二十台超级飞路网。”

    “好的。”

    秘书赶紧上前,接过了霍法手里的文书。

    霍法签了几份之后又吩咐“还有,口头通知一下魔法物品监管司的理查德,让他派加强今年对于市场上流通的违禁品的管制。另外让法律司的人明天早上八点和他一起来找我开会。”

    “知道了。”秘书拿出一个小本本,刷刷记下来,又有些犹豫的说道“巴赫部长。”

    “嗯?”

    秘书说道“环境保护司的前司长,雷蒙丹顿一直想要见您,他似乎是对保护区的日子感到苦不堪言。”

    “不见,”霍法平静说道道“跟那老滑头说,什么时候他能把西境森林的独角兽群恢复至他任期之前的水平,什么时候再来见我。”

    “明白了。”

    霍法把手里签署过的文件交给秘书,想了一会儿说道“哦,对了,让克洛普纳今晚帮米兰达主持一下国际事务司的发布会,她今天可能不会去。”

    “这”一向听话且机灵的秘书却又些犹豫。

    “怎么了,菲丽丝?”

    “部长,您的夫人可是出了名的守时和(秘书措辞几秒)呃强势,她要是知道了克洛普纳帮她整理发布会,可能会不高兴。”

    霍法了然,想到上一次她因为太过严格而辞退了好几个下属。也难怪自己的秘书会畏手畏脚。不过,邓布利多今天都写信给自己了,只怕他必须得让米兰达休假了。

    “没关系,让克洛去吧,她那边我会解决的。”霍法温和的说道“辛苦你了。”

    “应该的。”

    秘书不再多言。

    她带着霍法交给她的,几乎有半米多厚,摇摇欲坠的文件,走出了部长办公室。

    批完文件之后,霍法站起来,喝了口茶,在椅子上稍微放空了一下后,站起身。走进了墙角的传送门,简短说道“巴赫府。”

    halibotezhiwoshichuanq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