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大神别笑 > 第187章 有何冤屈,为你做主
    肖武刚刚近前,公孙婷就站起身,柳眉倒竖,哼声道,“哼,肖武,这是你做的好事?”

    肖武点点头,“不错,这就是我做的好事。做好事不留名,你不用谢我。”本来还想去兑换了自己赢得宗门贡献,现在看到公孙婷,反而不想去了。拿出令牌打开自己的洞府,转身就要进去。

    “你站住!”公孙婷喝道。

    肖武站住,转身,笑着对公孙婷道,“凭什么?”

    “你真以为这是好事?”公孙婷语气不善。

    “哈哈,我又不傻。”肖武说道。

    公孙婷脸色稍霁,刚要说话,肖武却抢白道,“他们识人不明,不懂得为自己留后路,活该他们受些惩处。如今我不收拾他们,总有人收拾他们!”说着,直接关闭洞府阵法,走入阵中。

    “肖武!你让这些弟子断绝未来!你将离藏宗置于何地!”公孙婷厉声大喝。

    见肖武洞府大门关闭,本来还安静的众人纷纷不淡定了。他们一起在这儿打坐,虽然也不确定肖武会不会买账,可是毕竟人多势众,可现在看肖武的态度估计要崩。此时纷纷鼓噪起来,有人甚至绝望的流下泪来。

    公孙婷再次大喝,“诸位弟子稍安勿躁。今日本长老为你们做主,所有赌注物归原主!尔等各自散去,回去修炼吧!”

    众人一脸震惊,而后是狂喜欢呼,纷纷高声道,“多谢公孙长老!”

    公孙婷微微一笑,打开洞府大门,“李存有,何齐道,杨严,你们出来为众弟子核对赌注。”杨严三人脸色复杂的走出洞府,躲了这么久,他们也是真的怕了。

    嘭!

    肖武一下打开洞府大门,站立在石阶之上,“公孙婷!你够了!”

    “肖武,本长老也是你能呵斥的?”公孙婷昂起头颅冷声道。

    肖武脸色转冷,自己弄死公孙婷的天兰草两次,总是理亏的,被追杀也认了。可这次,这疯婆子过了啊!肖武冷声道,“你要逞你的英雄,可以!但是小爷的钱,是你说还回去就还回去的?你当你是小爷的道侣吗?本来小爷还想着还回去一些。明白告诉你,今天所有人,一个子儿也别想拿回去!”

    公孙婷眼神不善,看向何齐道,“何齐道,本长老命你现在就返还赌注。”

    何齐道看看肖武,再看看公孙婷,一时间冷汗直流。

    肖武冲着几人招招手,“你们过来,小爷倒是要看看,公孙婷这个执法堂长老,敢不敢直接抢小爷的东西。”

    两个核心弟子,他们谁都惹不起,谁也打不过。杨严领头,后面两人也赶紧走到肖武身后。公孙婷身上真气鼓荡,显然已经怒极,“何齐道,你要违抗本长老的命令吗?”

    何齐道已经心都碎了,尼玛,来来回回我一点好处都没捞着啊。你们挤兑我一个无关的人干嘛?此时哭的心都有。被全宗弟子追了这么长时间,身上带着一大堆物资,自己真要去跳了无内崖,估计离藏宗实力都得弱三分。可不敢啊,自己躲在公孙婷洞府不出来,估计等肖武回来就好,哪想到肖武回来了,自己差点被挤兑死。

    肖武却把手按在何齐道胸前,“何师侄,我肖武的东西,无人可以抢走。”

    何齐道受不了了,他一把掏出所有储物袋,“肖师叔,师侄不当这个保管了,您与公孙长老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弟子还要修炼,内务堂执事一职也即日辞去,我自去唐奇长老处报备。”说罢掏出六个储物袋直接塞到肖武手里,转身御剑而去。宗门不让飞?飞了怎么了?这就是我何齐道的小倔强!大不了被罚闭关,怎么也比被挤兑死了强啊。

    肖武看着这个辞职了的内务堂执事,这得是受了多大冤屈?憋屈,憋屈死了也就这个样子吧。何齐道跑了,可是李存有不敢跑,他可是始作俑者,看着愤怒的公孙婷,他把自己又往肖武身后藏了藏。

    公孙婷伸手一抓,变掌成抓,一股巨大的吸力向着肖武怀中的储物袋而去。“公孙婷!你特么过分了啊!”公孙婷在金丹修士里都是强大的存在,自己不过筑基中期。肖武未及多想,片刻时间并无太多应对之法,抬手间一道术法释放,口中大喝“星空挪移大禁术!”

    公孙婷只觉得自己被一阵传送之力笼罩,而后就进入了一片浩瀚星空之中。肖武则拉住杨严,闪身就向着洞府冲去。公孙婷微微错愕,这是什么术法?挪移进了星空了?怎么感受都非常相似,甚至有微微的压迫感传来,就像是典籍记载的星空之中的说法一般。可是?不对,肖武不可能能够挪移自己一个金丹修士。真气勃发之下,一道术法陡然轰出,就听嘭的一声,面前的星空破碎,自己还是站在洞府门前。可是肖武已经消失,再看现场诸人,已经面露惊叹。她面色不善,在众弟子看来,她公孙婷被筑基中期的肖武困住了片刻,而也就是这片刻功夫,肖武带着杨严跑了。这事儿本与她无关,可是自己主持的夺府之战,而且这些弟子确实凄惨。她也觉得心累,公孙婷微微一叹,打开洞府大门。

    众多弟子却一起拜倒,“公孙长老,请您为我们做主啊!”

    公孙婷站在那里,不动了。姣好的面容此时都挂满了无奈,她如果全力轰击,肖武的洞府也可以轰破。可这里是宗门之内,而且是接近山顶的洞府区域,难道在这里自己把宗门师弟的洞府轰塌了?她扫视在场众人,最后落在刚刚没跑了的李存有身上,微微凝眉道,“李存有,你去请大长老来主持公道。”

    李存有连话都不敢说,就屁颠屁颠的跑了。不过一会儿,李存有又从山顶上下来,却未见公孙止。

    公孙婷问道,“大长老呢?”

    李存有恭敬答道,“大长老说他在钓鱼,而且当时不在现场。可以去请惠长老和桓长老处理。”

    公孙止刚刚被大前辈挤兑的厉害,此时还在钓鱼静心呢。山下洞府的事儿他早就知道,可是不想管,他打定主意,以后肖武的事儿能少管就少管。自己多久没受过这气了?

    公孙婷微微皱眉,说道,“那就去请母亲来此。”话刚说完,却见一阵术法波动,惠茹芯和桓湍俩人一起出现。

    惠茹芯一脸郑重,桓湍则是拿折扇挡着半边脸扇。惠茹芯看了看公孙婷,温柔说道,“婷儿你找我啊?你看,母亲今日无事,所以神识扫视宗门,正好扫过你这儿,听到你喊我名字,我一想,我家婷儿想我了啊!你看,我就赶紧瞬移过来了。”

    公孙婷再次皱眉,自家母亲啥时候解释过?啥时候温柔过?她直觉有点问题,但是元婴修士隔一会儿就神识扫视宗门也是为了宗门安全,可是桓湍是什么情况?

    桓湍却继续扇子遮脸,笑声道,“呵呵,我要是说跟师妹一起扫视宗门,你觉得这会是假话吗?”

    这就是假话!他俩压根就没扫视宗门,从肖武回来,俩人就一直神识关注这里。他俩生怕肖武扛不住公孙婷的压力把储物袋还了,见到肖武逃进洞府,俩人长舒一口气。可是公孙婷不依不饶,正不知道怎么办呢,公孙婷一说找他们,马上俩人就瞬移过来。做贼心虚,惠茹芯才解释了几句。

    公孙婷不想多问,只是恭敬道,“肖武巧取豪夺,宗门弟子多年积累尽入其手,请二位长老做主。”公孙婷一礼到底。

    众多弟子也是一礼到底,“请二位长老做主。”

    俩人对视一眼,惠茹芯正色道,“肖武,出来答话。你有何冤屈,师伯自会为你做主。”

    “……”众人一脸黑线,他有特么什么冤屈?我们有冤屈好不好?

    而肖武则一下打开阵法,一脸悲愤的踏出洞府。同样深深施了一礼,“弟子通天的冤屈,请二位师伯为弟子做主!”。

    桓湍微微点头,惠茹芯则是大手一挥,面容严肃道,“你且说来,本长老在此,谁也不敢造次!”

    肖武双目泛红,恨恨的盯着公孙婷。众人看得心里发寒,气氛不对啊!自己好像是原告成被告了。要不要走?等下不会被处罚吧?而肖武却也是心念电转,这该怎么说?好纠结,好难啊!这帮人都这么惨了,我要不要再坑他们一次?这位长老明显是要拉偏架啊。

    dashenbiexia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