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三十二章 在林中
    徐东惊叹,“啊啊!‘天篆文册,龙甲神章,’这岂不是一本天书?”

    “龙甲神章除了记录兵器的打造方法之外,还有很多行军打仗、遣兵调将的兵法,黄帝要他的宰相风后把龙甲神章演译成兵法十三章,孤虚法十二章,奇门遁甲一千零八十局。新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师父,这本书我曾经读过,为什么我的功力也不见快速提升?”

    “那是你没用心读解,你凭着自己的悟性把这本书参悟透了,功力自然会提升的。”

    徐东在心里说,看你皇剑师一莽汉,怎么看都不像读书之人,怎么也知道这么多?

    皇剑师说,“奇门遁甲用十天干隐其一,配九宫记载天象及地象之交错,用八卦记载方位,用八门记载人事,用九星八神记载周遭的环境,有时间,有空间,是一种大比天地的智慧。”

    他又说,“我之所以让你出洞府,就是因为在外面,可以找到与奇门遁甲对应的东西。”

    徐东走出屋子,看见几个牧人赶着牛羊在草甸子里放牧。

    在草甸子里走了不远,他们发现有一块青草长得茂盛,可没一头牛羊去啃吃,这美味似乎对它们丝毫没有吸引力。

    更奇怪的是,每一群牛羊走到这块地方,都不约而同地绕着道走,没一头牛羊靠近那块青草。]

    徐东仔细地查看,却没找出这块青草与别处不同,只是长期没有牛羊啃吃和踩踏,而长得格外鲜嫩肥美。

    皇剑师说,“你去问一问那些牧人,看他们怎么解释这种现象。”

    徐东走倒一个放牧的人身边,把这件怪事和他说了,向他请教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牧人说,“这块地皮有鬼气,所以牛羊绕道走。”

    他再找到一个牧人问。

    那牧人说,“那块鲜嫩的青草有毒,因而牛羊不敢啃吃……”

    徐东不敢苟同他们的说法,觉得有更合乎事理的解释。

    他问皇剑师,“师父,你一定知道的,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你就告诉我吧。”

    皇剑师说,“你自己开动脑筋,把这事和奇门遁甲放在一块,往深处再想一想。”

    说完,顾自往一边走开,再也不肯给徐东一点提示了。

    徐东一天的思索都放在这问题上,脑子里一忽儿是那块青草,一忽儿又是《奇门遁甲》,最后像火花似的冒出两个字:“磁场!”。

    可能因为磁场的作用,这块青草干扰了牛羊的脑电波,致使他们的生物节律出现混乱,误认为这块草地是深沟大壑,或者是火山赤焰……

    他跑着回到茅庐里,迫不及待地翻开《奇门遁甲》,他发现磁场就隐藏在奇门遁甲之中。]

    可是,这和练功有什么联系呢?

    一个真正的修行者,或者说一个超越他人、最后达到至高境界的修行之人,不能只简单地重复前人的套路,那样你永远走不出别人的阴影。

    况且,古今修士何其多,又留下了多少所谓的练功秘笈?

    得以飞升成仙的,恐怕把他的绝门武功带到天上去了;停留在半空的非凡非仙之人,他们忧心忡忡的是怕后来者赶上,与他们争夺稀缺资源,更不会把自己的绝技示以他人。

    所以,越是能练到高境界的人,借鉴前人经验的可能性就越少,甚至完全没有,往前的道路都要靠自己一步步摸索。

    实际上,那些成功者都是凭借自己的慧根,开启自己的悟性,独创了一套适合自己的功法。

    这修炼也就和穿衣一样,必须依据自己的身材量身订做,穿别人的衣袍,永远也显不出自己的风采。

    作为已练到分神境中阶的皇剑师,老早就领悟到了这一点,他这次把徐东带出来,主要是锻炼徐东自悟的能力,不打算死搬硬套教他什么套路,只在必要时给他一些提示。

    晚上,在简陋的茅庐里,就着一盏高脚青灯读书的徐东,心神总是定不下来。

    “你要是读书读得闷塞,不妨出去走走,这周围我都运用秘法加了警戒,很安全的,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你!”

    说完,皇剑师拉了件袍子盖在身上,只一刻就熟睡,发出均匀的鼾声。

    徐东起身走到茅庐外面,见月光很好,地上如铺了一层水银,连一棵草有几片叶子都分辩得清楚,他突然来了兴致,反身合上门,到外面透透新鲜空气。

    他不想往大草甸子去,这单调的景色他白天已看厌了,他反其向走到草甸子北边的杂树林子。

    刚走到林子边,一阵“嚯!嚯嚯!”的声音闯入他的耳鼓,像是什么野兽的低吟。

    但经过细细甄别,这声音分明是从人类身体里发出来的,在陌生境地遇见同类,让他感到几分亲切。

    他寻着声过去,来到林子深处的一块空地上,看见的一幕,叫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人头朝下脚朝上倒立着,更怪的是这人头并没有着地,而是离地还有一尺半左右。

    再仔细看,原来这人脚踝上套着一根索子,索子的另一头系在一颗大树桠杈上。

    他无法看到这个人的脸相,因他用黑布蒙着脸,只露出眼睛和嘴巴。

    这人倒挂在树上干什么?难道他要自杀?自杀应当吊颈,哪有吊脚自杀的?

    他看了半天,总算弄明白了一点,那人可能是在练气。

    他照常感到惊诧,居然还有人这么练功的!

    正疑惑间,一阵“嚯!嚯嚯!”声又起,这声音虽说并不大,可以用低沉来形容,可却发力不小,足以击穿他的耳鼓,他都感觉到自己的耳膜像破窗纸一样在颤抖。

    一股吸力自那人倒悬的头部延伸过来,他脚下的一棵棵草茎被连根拔起,齐齐地被那人吸过去,霎时间,那人头下的空地上,堆积了一尺多厚的草茎草叶。

    他在心里暗自感叹:人说摧枯拉朽,这人可是断自然的生机啊!

    突然,“哗!”的一声,一股巨大的气息自那人口中吐出,那人就像传说中的风神一样,口吐飓风一扫千里。

    他只觉得他的头发在往后飘,跟着一垄秋叶朝他横扫过来,他立脚不住仰倒在地,随秋叶向后滚去。

    刚刚堆积厚厚草茎草叶的地方,现在又变成白生生的空地,不留一片断茎残叶,只有从漏斗似的树冠上渗下来的惨白月光。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瞬息之间的风云变幻,只因那巨人的一次呼吸吐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