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鲜血桃花
    瘸子虽说拨得了头筹,看上去倒像一只草鸡,他猥琐地往绿线女身上扑过去。我们的网址是,书包的全拼+i后面是点COM

    徐东看着绿线女受辱,想不顾一切地往里冲,但他告诫自己:忍!忍!忍!

    他一人深入虎,能在暗处最好还是在暗处,他站出来对自己有危险不说,对营救绿线女也造成不利。

    瘸子在绿线女身上什么事都没做成,只胡乱地扑腾了两下,就像一只落败的斗鸡一样退下场来。

    “死瘸子,你他妈的是不是见花谢?刚才不是挺得瑟吗?现在怎么草鸡了?你他妈的见了娘们腿虚啊?”

    “嘎嘎嘎!”

    一个汉子拿瘸子开刷,引逗的大厅里爆发粗俗难耐的浪笑。

    瘸子干不成自己想干的美事,又被人当众笑话,他不舍得就这么放手,也是想在众人面前找回面子,又连着努力了两把,可这两把都失败了。

    剩下的七个人又为谁先谁后而吵闹,西门卿按功劳大小给他们排了序,才算是解决了这一争端。

    第二个上的汉子就是笑话瘸子的那人,他长得威武雄壮,看上去极有气势,谁也没想到他也和瘸子一样草了鸡。

    第三个汉子更无用,还没靠近绿线女的身子就泄了。

    以后上一个就草鸡一个,直到八个人都轮完,没一人能给绿线女破身。]

    徐东眼见这些汉子草鸡,心想这绿线女也真是奇女子,她一定如苏红所说练了“闭阴功”,不让这些俗人脏了自己身子。

    “呀嗬!还真他妈的邪乎了!我就不信这娘们真就练了闭阴功,谁他妈的都给你开不了苞?看来还得你西门大爷吃这个亏!”

    西门卿笑着,在绿线女脸蛋上摸了一把,又将酒气熏天的嘴凑上去,把舌头伸进绿线女嘴里。

    “嘿,这娘们,一口糯米牙长得齐整,不错啊!”

    见西门卿这么会酿气氛,那些粗俗汉子也想学着点,一个个不蠕眼珠子地盯着,嘴角也挂出了哈喇子。

    “啊!——”

    西门卿突然一声惨叫,疼得连连摆动脑壳,他的舌头被绿线女给生生地咬掉了半截。

    “他……他娘的,反了!”

    西门卿暴跳如雷,抽出一把弯刀欲砍绿线女,徐东的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真正到了紧要关头,他想不豁出去都不行了。

    正在这时,一名家丁闯进板凳仓,“噔噔噔!”从夹道跑过来,徐东赶忙躲闪,家丁上气不接下气跑进大厅。

    “不……不好了,四只锦毛兽被人……给杀死了!”

    “啊?是谁他妈的干的?人抓着没有?”

    “好像是个女的,也怪,追着追着人就不见了,到现在还没找到!”

    徐东心中有数,红线女调虎离山引开那些家丁后,用“置换法”走脱了。

    西门卿听了家丁的报告,放下绿线女,带着那八条汉子急急地出了地牢。

    “给我搜!就是掘土三尺也要把她给我搜出来,我要把她熬油点天灯,给我那四头锦毛兽报仇!”

    现在,地牢里只剩绿线女一人,徐东紧忙现身,一剑挑断绑住绿线女手脚的绳索,一把将她从老虎凳上扶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绿线女看了徐东一眼,见自己身上一丝不挂,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徐东给她找着了衣衫,递给她,“先别说话,跟我去见你姐红线女!”

    “我姐红线女?你是我姐红线女请来救我的?你叫……徐东?”

    徐东心想,红线女肯定跟她说起过他,“是的,你快跟我走,迟了就来不及了,等到西门卿返回来,我们就再也无法走脱了!”

    连日来被西门卿严刑拷打,绿线女受了很重的伤,徐东笨手笨脚地帮她穿好衣衫,抱着她往地牢外面走。

    可刚没走出地牢口,外面就传来脚步声,夹杂着急急的马蹄声,显然,西门府的那些打手和家丁都已返回,徐东是没有救出绿线女的机会了。

    西门卿的高门大嗓传过来,“一定是有人劫地牢,快跟着我进地牢守着,别让那娘们被人劫走了,我还要给她开膛破肚找那部秘籍呢!”

    绿线女对徐东说,“我走不了啦,你别管我,快自己一个人走!”

    “我怎么能扔下你?”

    徐东抱着绿线女又退往大厅,他从宝物囊拿出水土遁牌,准备带着绿线女从地牢里土遁出去。

    绿线女见了说,“你就别想施法术逃脱了,不要小看这板凳仓,我早就打探出来,它是由五万八千斤钢水浇铸的,没有任何法术能穿破这铜墙铁壁。”

    徐东念动灵咒,果然不能土遁,他也急了,连说,“那怎么办?那怎么办呀?”

    绿线女道,“你放我下来!”

    徐东放下了她,她顺势从徐东腰里抽出炫目剑,猛力照着自己腹部戳进,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徐东惊得大张着口。

    “你……你……你……你怎么……干如此傻事?”

    绿线女嘴角牵出一丝惨淡的笑,这笑伴随着血沫溢出来,显得格外灿烂夺目,叫徐东看了好一阵剧烈地心痛。

    “东哥,对不起,我不能再落入西门卿手里了,因为他已知道阴阳火第三卷被我吞入肚子里,我不能让他得到这部秘籍……”

    绿线女边说边用手在她剖开的腹腔掏摸,从她脸上滚落豆大的汗粒,“叭叭!”的砸入她涌出的鲜血里,但她的神情看上去是那么坚毅。

    徐东猜想,绿线女此刻显现的那股凛然,可能是他徐东不可超越的,不,岂止是不可超越,而是永远不能企及。

    “妹妹!”

    徐东大叫一声,眼里流出咸腥的泪水,他扶住就要倒下去的绿线女,将他的嘴唇吻向她因失血而渐渐冰凉的嘴唇……

    为了减轻绿线女的痛苦,他的手顺着她的手探摸进去,在她已经停止蠕动的肠子里寻找,他尽量表现出镇定,想象是在神兽的肚腹中寻找灵石。

    终于,他触摸到了一个硬块,他把那硬块拿在手里,不用猜他就知道这是一只玉戒,而玉戒里就有阴阳火第三卷。

    “哥,妹子死不足惜,这是对妹子所托非人的惩罚,妹子的仇就托付给你去报了,妹子在地下保佑你!保佑你!保佑你!……”

    绿线女脸上嫣然一笑,这笑容比一朵桃花还要鲜艳,这是世上最好看的桃花,随着她的呼吸停止,这鲜血桃花定格在她脸上。

    徐东抱着绿线女流光鲜血的遗体,一步一步朝地牢的出口走去,他每一步都是铿锵有力,带着一种无比的坚定。

    (感谢那些一如既往支持我的读者大大,正是你们的订阅支撑着我的信心,笑生衷心地感谢你们,祝福你们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