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水云
    锅锅、铲铲和小娥子守在驸马府,赵可不在府上,他问了小娥子才知道,赵可又去国师府看二国师熊丕制符了。新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去国师府看熊丕制符?她什么地方不好玩,非要到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去?”

    徐东当下就很激动,他不能容忍赵可随便接触熊丕,可赵可偏偏像中了魔似的,动辄往熊丕的道院跑。

    假如没在那座马鞍形山峰遇到大越女一号,没有亲眼见到熊丕用铜棺封存大越八大美女,练《沙城令》企图颠覆罗陀国,徐东对熊丕不会如此反感。

    因为他不知道这家伙有窃国的阴谋,充其量只认为他和赵仑及另外三个国师斗气,只是想与他们较量一番而已。

    他得知赵可着魔似的往他道院跑,隐隐地觉得里面潜藏有某种阴谋,赵可说不定不自觉地陷入了某种不测。

    小娥说,“我要跟着主子去国师府的,可是主子拦着我,怎么也不许我跟着去!”

    徐东交代他们三个把内殿收拾好,他立马到国师府去找赵可。

    他急急地赶到国师府,在二国师熊丕的道场里并没有见到赵可,也没有见到熊丕本人,赵可和熊丕去了哪里?

    在纯阳宫范围内,因为设置了多重魔障,识海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因此给搜索和寻找带来困难。]

    徐东试着打开紫府“天眼”,虽说他已突破了筑基境后期瓶颈,识海也相应比以前要强大,但还是无法在重重魔障中突围。

    没办法,他只能用常规办法搜寻。

    熊丕的道场在四个国师的道场中占地最大,他的道场几乎是一座小城,被称为沙城,据说这沙城的脉气与他据有的沙城山相通。

    阔大的道场里有座土黄色的城堡,有许多灵兽在城堡里游玩,徐东找遍了城堡各处地方,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穿过这座沙城,有一个四季如春的憩园,园子里除了各种树木花草,还有各式各样的古亭水榭。

    徐东在一座亭子里见到了熊丕和赵可,除了赵可,还另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也在亭子里,她们在观摩熊丕制符。

    那亭子建在湖心,四周是清凌凌的湖水,徐东猜想熊丕可能是用水遁把两个女子弄到了那里。

    好在这湖不大,倒不如说是一个较阔的水池,他站在湖岸上,可以看清亭子里的情形。

    熊丕每画好一张符就交到两个女人手中,女人朝符面出一口气,再把符纸抛向空中,符纸在空中翻飞时变成了一只白色鸟。

    那白色鸟飞了一会儿就停歇在湖面,洁白如雪的羽毛在水面形成倒影,现在,湖里就停歇了多只这样的白色鸟。

    可知赵可到这里已经有多时了,因为制作一张符要花费一柱香的时间,她是看着熊丕把这些白色鸟变出来的。

    熊丕发现了徐东,收好制符的笔和纸,一手拉着一个女人,足踏波面回到湖岸。

    “哈哈哈!十七驸马爷,让你一阵好找了吧?”

    熊丕笑呵呵地把赵可交到徐东手上,又指着另一女子,“这是亭匀宫的吕贵人,皇上特许她来跟我学符箓的,你也顺便带她回去吧!”

    他悄声对徐东说,“上次跟你提的能帮你突破瓶颈的女子,就是这个吕戌儿!”

    徐东脸上露出愤怒神情,心想皇上的女人你也敢亵渎,太他妈的邪乎了吧,也难怪你从没把皇上放在眼里。

    熊丕看出他的不悦,开口正待解释,一看赵可和吕戌儿在一旁,张开的嘴也只得闭上。

    徐东带着赵可和吕戌儿出了熊丕的道场,沿着他先前来的路往回走。

    走着走着,突然出现异象,一片**恣肆的湖水包围了他们,前进失途,后退无路。

    “啊!怎么会这样?”

    吕戌儿一声惊呼,脸上大惊失色,攥住徐东的手不放。

    相对比较,赵可倒没有显得那么慌神,因为她见识二国师制符的时候多些,虽然没有碰上过这么大的场面,却也见多不怪。

    徐东心里非常清楚,和他第一次进国师府一样,转回的时候碰上了符叉云图,他后来对云图有了一些了解,知道现在碰到的又是云图中的一种,这种云图叫水云图。

    云图,是西域魔法中的一个大系,通俗点说,就是一种幻境,进入云图的人如果心智和定力不够,长时间没能走出云图,就会自我崩溃终至衰竭而死。

    云图的种类很多,水云图没有符叉云图那么复杂和凶险,但更其不易找到破解之法。

    因为云图里的场景与现实中的场景不同,一切法术都对破解起不到作用。

    比如说这水云图,就不可能用水遁涉过去,也不可以用神行术逾越。

    一般碰上这种云图,常见的办法是“凌波”,就像熊丕先前那样,一手拉着一个女人,足踏波面走上岸。

    足踏波面是一种气功,通常被人叫做轻功,俗名叫“水上漂”,老实说,徐东虽说练到了第十二气层,但轻功还没有达到“凌波”的境界。

    除“凌波”外还有一种顶级气功是“排浪”,就是通过气功把波浪排空,然后在湖底穿行回到岸上,不用说,徐东更没有这般本事。

    现在,徐东和两个女人立足的地方在一点点陷落,如果他不紧快想法子上岸,那他们的处境就非常危险。

    更要命的是,湖面上忽然漫过来一股烟气,这烟气和森林中的瘴气一样,是一种有毒气体,很容易把人熏晕。

    果不其然两个女人就显出了症状,赵可毕竟也是练功的,她只是轻微中毒,吕戌儿则软若无骨地趴在徐东怀里。

    徐东用太息法屏住呼吸,脑子像飞轮一样高速运转,他想到,可以用灵器弥补自己硬功的不足。

    他身上有什么灵器呢?似乎也拿不出一件像样的。

    徐东拿出方义师伯赠予他的炫目剑,但这也只是普通法器,再就是七星剑,他想到腾蛇与玄武能剑心合一,恐怕是附有灵性的。

    他现在对什么都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管他呢,不论哪种办法都先试一把再说。

    “你拿着这把剑紧跟在我后面,千万不要落得太远,不然,要我回过头来救你就麻烦大了!”

    “好的。”赵可点着头。

    他把炫目剑递到赵可手上,赵可接过炫目剑用双手紧紧握着,赵可虽说平日任性,但在这种时候是个乖女人,对徐东言听计从,且表现极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