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女人花
    证仙大会已宣告结束,并没有多少人离开紫阳峰,因为绝大部分人都知道,云中子和同道真人还有一段恩怨要了结。新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就在众人舍不得离开紫阳峰,期待着接下来的两大魁首大战紫阳之巅时,灵谷门的师尊和弟子却已收拾停当,匆匆地下了青阳山。

    灵谷门和承天宗以前就有不和,因这次证仙大会灵谷门抢尽风头,目下更是走向了完全对立,所以,鹤舞仙师不想搅和进有关承天宗的任何事务。

    他们把杨真的遗体带下了紫阳峰,虽说青山处处埋忠骨,但他们不想将杨真留在他乡独守寂寥,要把杨真带回老龙滩厚葬。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青阳山脚下,徐东与各位同门师尊和弟子告别,他要先在莲花洞陪着雅倩两天,然后还要急着回一趟纯阳宫。

    他神行到了荒草甸子,再用土遁术进到莲花洞,刚进得洞里,皇剑师就化作青烟从徐东身体里钻出,一阵扭曲幻化之后变为人形。

    “哎呀呀!憋死我了,好长时间没受这种憋屈了,回到我这老窝子呀,就是舒服自在!”

    雅倩从第二密室出来,一见徐东就脸红耳热,她不善于用过多的言语表达,把对徐东的爱默默地用在行动上。

    她在皇剑师的指导下细心培植药草,学习各种丹药的配方和炼制,这就给徐东减轻了一部分担子。

    比如,这次徐东在证仙大会上进药结丹,用的就是雅倩炼制的丹药。

    “相公,我给你配制的结丹丸起效了么?”

    经雅倩这么一提醒,徐东才想到用石幕检测自己的境界,看是否真的成功结丹。

    他朝石幕望过去,才想起自己与这“万能检测器”久违了,看着被雅倩每日打扫养护的石幕,不禁想起他当初发现石幕有检测功能时的情景。

    在《莲花洞仙事录》里记载,石幕本是在莲花洞自然生成,其中一名在莲花洞修炼的“龙吟长老”,在羽化之前运用自己道力点化了石幕。]

    又过了若干年,这道石幕才一点点积聚起能量,成了检测功力、练级、层阶什么的“万能检测器”。

    现在,徐东在石幕前双盘打坐,默默地念诵启动石幕的灵诀,石幕上很快亮起幽幽的蓝光,这被称作开启了“天眼”。

    他对着开启“天眼”的石幕一阵吐吸,在截取他的一段吐吸之后,石幕上出现一道极其炫目的光线,一刻后这道光线才渐趋稳定。

    “突破结丹境第九重瓶颈,进药结丹成功!”

    见到石幕的“天眼”里呈现这两行字,徐东抑制不住心里的狂热,他抱住雅倩一阵热吻,把雅倩弄得大红脖子脸。

    “咳咳!”皇剑师看不下去了,“超超和越越,快跟你师爷爷进密室,师爷爷教你们一些规程!”

    徐东清楚皇剑师是被自己逼进密室的,这样也好,外面只剩他和雅倩两人后,他便可以无所顾忌地与雅倩亲热了。

    雅倩轻轻地推开徐东,他拉着徐东的手走向水池,“相公,看你身上满是征尘,我先帮你搓搓背,然后,你说怎么亲就怎么亲,我让你……亲个够!”

    小家碧玉型的雅倩即使再寂寞,再想念自己相公,也从来不说一句出格的话,她今天不知怎么了,居然说出这么煽情和挑逗的话。

    徐东在雅倩给他脱衣的时候,忽然记起一件重要的事,刚才因自己结丹成功而高兴得稀里糊涂,居然连这么重大的事也忘记了。

    “等等,雅倩,我有一样东西交给你!“

    他从宝物囊取出《女子内丹功法》递给雅倩,“你以后就少花费时间炼丹了,现在就开始按照书上的讲解修炼,我想你一定会修成正果的。”

    雅倩从徐东手上接过功法,她知道这本书来之不易,徐东为了在证仙大会上获取第一名,不知要跋涉过多少居心叵测的凶险。

    她一阵感动,拉着徐东的手久久不放,作为一个平平凡凡的修行伴侣,她能对徐东表达情感的方式,就是默默地奉献和坚守。

    两人相跟着下到水池里,冒着热气的池水冒出一串串气泡,一群群红色的珊瑚虫在水中游动,犹如一朵朵鲜艳的水中花。

    雅倩柔软纤细的手指在徐东身上摩挲,有些急促和肆无忌惮,徐东很享受雅倩每一个动作里的柔情蜜意,觉得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

    这次,雅倩的手摸索到徐东的时,没有像以往一样羞涩和慌张,而是很自然地一把轻轻握住,任其在她手心里恣意膨大。

    徐东像一头暴怒的雄狮,粗犷地将雅倩掀翻在水中,当下就要在她身上宣泄激情,这一连串的不协和的动作,惊得那些珊瑚虫四散而逃。

    “相公,别急,我又跑不了,我……不习惯在水里……做这事,还是上岸去吧?”

    她拉着徐东走出水池,走向那张宽大的石床,在这几天时间里,雅倩编织了几块帘子将石床四方围住,形成一间温馨的屋子。

    石床上铺着柔软的褥子,还撒上了一些芍药花瓣,雅倩极其舒展地躺在床上,把自己完全打开来献给徐东。

    这种看上去比较幽雅的氛围,被早已忍耐不住的徐东悍然打破,他今天尤其表现得过于生猛,冲击得雅倩像那些芍药花一样散成几瓣。

    …………

    徐东在莲花洞歇息两天后,辞别雅倩和皇剑师前往纯阳宫,在临行时皇剑师要徐东把超超带上,经过皇剑师的**超超能够充当徐东的坐骑了。

    按照罗陀国内丹派的修真理论,一个进入结丹境的修士就有了拥有自己坐骑的资格,就像皇宫里哪一品官能享受车驾一样。

    赤眼兽超超经过这几年的精心豢养,已经长成了一个成年灵兽,完全可以担负起一个坐骑的责任,徐东可以把它带到俗世去历练了。

    说内心话,徐东有时看见别人骑着灵禽灵兽,也不禁对人家羡慕嫉妒恨,他就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跨着自己的灵兽去人前显摆显摆。

    能和主人一起出去周游世界,也是超超这几年来的梦想,现在这梦想得以实现,让它有一种说不出的得意和高兴。

    超超和越越的告别也是很令人感动的,两头灵兽相互用鼻子嗅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好像要用这种方式彼此记住对方,在心中留下美好的念想。

    看着两头灵兽的这种不舍,雅倩的眼眸里闪动着一点点火星,她情不自禁地捏着徐东的手,向徐东传递着自己的情感信息。

    徐东带着超超遁出莲花洞,他试着跨上超超的脊背,超超这几年也长了不少力气,满不在乎地承上徐东的体重大步飞奔。

    作为一个合格的坐骑,它的指责不仅仅是一种代步的工具,还要学会多种本领为主人服务,比如在空中飞行、各种遁法以及在战斗时救主等。

    超超的坐骑的生涯才刚刚开始,还有许多技法需要徐东慢慢教它,而作为伴修灵兽,它同时也在走着自己的兽修里程。

    徐东没有难为超超,他用神行术到达皇都V城,在经过皇宫正门时,守门的卫士和他热情地打招呼,还顺便把他的坐骑超超夸了一通。

    在这些卫士的心目中,徐东不仅仅是罗陀国的十七驸马爷,他还是一个战功卓著的将帅,非那些好看不中用的驸马可比。

    十七驸马爷两次带兵进大漠,征剿红衣仙女军和复兴军,后又只身进巨人谷接管忘川川主之位,足以证明十七驸马爷是个具有统帅之才的人。

    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讨好徐东,“十七驸马爷,您这坐骑好可爱呀,它是什么兽种?叫什么名字?”

    徐东说,“这是赤眼兽,它名字叫超超,今后我不在的时候,它若单独进出宫,还请你帮忙放行。”

    那小头目喏喏连声,“这当然行!这当然行!”

    他又朝他手下军士喊,“小的们,你们看清楚哪,这赤眼兽是十七驸马爷的坐骑,以后替咱十七驸马爷看顾着点,啊!”

    徐东骑着超超走进十七驸马府,锅锅、铲铲和小娥子见了赶快下台阶迎着,十七公主赵可听见外面的咋呼声,知道是自己男人回府了。

    现在的赵可非比以前那么骄纵任性,她阿姐郭盈在巨人谷遇难,加上二国师熊丕的死,都对她心灵造成极大的影响。

    赵可在认知中变得成熟和稳重,从郭盈和熊丕的死她体会到了生命的脆弱,连二国师那样有本事的人都说死就死了,其他人的生命更是比鸿毛还轻。

    “锅锅、铲铲,你们俩带这神兽到花园里遛遛,小娥快去准备汤水,十七驸马爷大老远回到宫里,想必先要泡上一个澡洗去风尘。”

    两个太监欢欢喜喜地带着超超走了,小娥也紧忙去烧汤水,赵可把徐东迎进内室,主动地抱着徐东将嘴唇一阵热吻。

    她想劝着自己男人不要在外边打打杀杀,就在宫中和自己好生厮守,但她明白再劝也不起作用,徐东不会放弃事业而成天地陪着她。

    对她赵可来说,最现实的莫过于抓住这不定期呈现在她面前的幸福,在徐东回到自己身边的短暂时光,尽量地从他身上索取一个女人应该享受的快乐。

    “我的好驸马爷,想你是做好准备了吧?今天晚上我不会让你睡,你不就是喜欢在外面和人打打杀杀吗?我这一夜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赵可的话对徐东无疑具有挑逗性,他浑身的血液都在向着一个地方奔涌,他咬住赵可伸到他嘴里的舌尖,觉得一口香甜沁入他的心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