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都城尉
    “好啊!”红线女咬牙切齿道,“你居然真的敢做出这等勾当,连姐妹情都不顾了,见过无耻的,却没有见过如此不知羞耻的!”

    徐东听出这话是对蓝线女说的,但似乎对他的刺激更大,就像用一根长满尖刺的鞭子打在他**裸的身子上,不,打在他失去防护的灵魂上。

    他眼前出现和红线女在天音洞的一幕幕,想起“御女功能长进,女御而重生”,他被方伟用阴阳火击杀后,红线女用她的处子之身救他的情景。

    想起他被红线女的胴体吸引时,不由得发出赞叹,“她的腰是增一分嫌粗,减一分嫌细;腿是增一分嫌长,减一分嫌短;小翘臀的弧度,增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

    此刻他很想放弃带走蓝线女,但是想到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即使做出这种举动,也无助于修复她们姐妹之间的关系了。

    再说,阴珠之体对他的修炼太重要了,他是在权衡再三之后才决定带走蓝线女的,现在要他半途而废,实在有违他自己的意愿。

    黄线女也责怪道,“四妹,阿姐是我们众多姊妹的主心骨,阿姐和姐夫相好已不是一年两年,没想到你置姐妹情义于不顾,居然敢从阿姐手中将姐夫抢走!”

    蓝线女在徐东的印象里,虽说以性格直爽著称,可能的确感到自己夺走阿姐的爱理亏,此时耷拉着头,憋了半天却憋不出一句话来。

    “红线女,三妹,你们不要责怪四妹了,这件事从头至尾一切都是我的错,但你们还不知道我执意要带走四妹的原由,你们要听我把事情说清楚。”

    于是他讲了自己是雷云灵根练者,而蓝线女是阴珠之体,雷云灵根练者有了阴珠之体相助,遇到修炼瓶颈时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突破。

    “你们想,如果有四妹帮我,我可以节省多少修炼的时间,再说了,即使有这么一件事存在,也并不破坏我和你红线女的感情……”

    红线女打断他的话,“呸!你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说‘感情’二字,这两个字眼被你给糟蹋得一点不剩了,你们……走吧,从今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了!”

    说完,她拉起黄线女转身欲走,被蓝线女给叫住了,“对不起,阿姐,我在离开你之前,想先把我该为我们老于家做的事给做了!”

    蓝线女转过头对徐东说,“姐夫,在我跟你走之前,你得替我先办一件事,这件事办好了,也算是我给阿姐的一个交代。”

    徐东问,“什么事?”

    蓝线女说,“替我杀掉一个叫陈子兴的人。”

    徐东一愣,“陈子兴?”

    蓝线女说,“他是杀害我父母,抢走阴阳火秘籍的七个人中的一个,当初我阿姐分派我跟踪他,我正是跟踪他来到了龙城国。”

    徐东惊诧道,“这个人也在龙城国?在龙城国的什么地方?”

    “他现在是龙城国王都的都城尉,算是一个很高的官职,我已经弄清楚了,他这官职就是用阴阳火秘籍换来的。”

    徐东又是一惊,“用阴阳火秘籍换来的?你的意思是说,他把阴阳火秘籍给了别人?给了一个官职比他更大的人?”

    蓝线女说,“是的,被他贿赂的不是别人,正是龙城国的宰相高启,高启得到他的阴阳火秘籍之后,把他从一个一般军职提任王都的都城尉。”

    “那……他自己练会了阴阳火吗?”

    “没有,这个人资质很平常,没有能力练阴阳火,我看他也不是修道中人,就是一心想升官发财,要你去杀掉这个人,真是杀鸡用了牛刀。”

    徐东心想,没想到这人抢得阴阳火之后不是为了自己修炼,而是用它去贿赂朝廷大员,这人也真够庸俗得可以,像这种人杀了他都还嫌脏了自己的手。]

    他对红线女和黄线女说,“你们两姐妹就在这儿等着,我和四妹一起立马去把陈子兴的人头取来!”

    说完,他也不管红线女应没应声,用神行术带着蓝线女望龙城国王都而来,到了龙城国王都,徐东叫蓝线女别跟着他,他自己一人就能把事办好了。

    因为蓝线女提供的信息很明确,仅仅按照姓名、官职就很容易找到对象,想杀陈子兴应该是一抓就到手的,所以也不用蓝线女跟着去指认。

    龙城国王都人群熙来攘往,这地方他来过不止一次,因此可以说是非常熟悉,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陈子兴的都城尉府。

    徐东想着红线女还在路上等他,因此不想为这桩小事多费周折,于是找到都城尉府管事的,直接说他是从罗陀国来的,有很重要的事求见陈子兴。

    管事的看了看徐东,看不出来者有什么问题,“我们家主子昨晚在兵营里喝得高了点,现在早睡还没有醒,你改天再来会我们家主子吧!”

    徐东着急地道,“不行不行,我真的有要紧事找都城尉,你现在就快去通报他!”

    管事的说,“我们家主子向来有个规矩,在他睡觉的时候,除了宰相高启大人,其他人来访即使再大的官职也不能将他叫醒,你看……”

    徐东没有耐心了,“这是什么话?你是说除了宰相高大人,即使是皇上陛下来了,也得等他把觉睡够了才肯出来见驾?”

    管事的自知说漏了嘴,连忙脸上带笑解释,“皇上爷来了那自然是例外,我们家主子有几个头还敢怠慢皇上?可是,您不是皇上爷呀!”

    徐东很想说“我就是皇上爷,你还怎么了?”,但他犯不着跟这种级别低的奴才较真,他冷笑一声道,“陈子兴不是觉没有睡好么?我叫他睡一个够!”

    说着他就往都城尉府里闯,管事的和几个府丁想拦住他,可哪里拦得住?管事的一看来头不对,只有扑颠扑颠地跑着去叫陈子兴。

    陈子兴被闹醒后好不爽气,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卧房里出来,后面跟着好几个陪侍他的小老婆,两个婢女一边一个往他身上套衣服。

    “谁找我?人呢?有什么大不了事非要让我睡不好觉?要你们这班废物干啥吃的?连一个单枪匹马的汉子都拦不住。”

    徐东抢在他面前,嬉皮笑脸道,“都城尉大人别冒火,这事儿是我整的,别拿你的下人出气,不就是一个好觉吗?我赔你一个好觉不就得了?”

    陈子兴睁眼看着徐东,“你是何人?本官并不认识你,你……你找本官有什么事?”

    徐东说,“都城尉大人记性可好?还记得罗陀国于家庄的于老锅么?我正是受他之托来找都城尉讨要一样东西,都城尉欠他这样东西已经有好些年了!”

    陈子兴本来才从睡梦中醒来,此刻听了徐东的话,怀疑自己还是不是在睡梦中,当他确信自己是真醒了后,一下子吓出一声冷汗。

    “你……你究竟是谁?你怎么认……认识于老锅的?我……我欠了他……什么东西?”

    徐东本想还逗弄陈子兴一番,但看陈子兴这种耸包样,突然就失去了兴趣,他真难想象这人如此耸包,当年是怎么入伙另外六个人在于家屠门的。

    “你欠他什么?欠他项上人头啊!”

    徐东低喝一声,一回身抽剑出鞘,那七星剑只一晃动,陈子兴的人头就被徐东提到了手里,那人头还大睁着眼,好像要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过程只在一眨眼间,因为徐东实在是出手太快了,陈子兴没了头的身子还直直地立在地上,像一个不倒翁似的站立了好久。

    “不得了啦!杀人啦!”他的身子倒在后面的两个小老婆身上,这两个女人吓得没命地叫起来。

    “走!让开路,不然我手中宝剑可是不认得人的!”

    都城尉府里的众多府丁朝这边冲过来,他们本来是来护卫主子的,此时见主子的人头早已被徐东拿在手里,他们就是抢回来也无法给主子安回去了。

    徐东出了都城尉府,在府门前就见到了蓝线女,他把手中的人头朝蓝线女晃晃,“你来验明正身,这人是不是陈子兴?”

    蓝线女只看了一眼就连说,“是,是,这人正是陈子兴,我跟踪了他这些年,就是烧成灰我也认得出他来!”

    “那我们快去见你阿姐,也许能用这颗仇人的头感化她,她一定会对我们改变一点态度的。”

    徐东带着蓝线女用神行术回到路上,红线女和黄线女还在那里等,两姐妹见徐东手里提着陈子兴的人头,两张脸上都表现出几分感激。

    杀害于老锅夫妇、抢走阴阳火秘籍的七个人,现在被除掉的有方伟、西门卿、苗龙和陈子兴等四人,其他三个仍然还在于家姐妹的追击之中。

    徐东对红线女说,“待到那三个仇人有了眉目,你再通知我,不管我徐东有没有能耐除掉这三个人,起码我要尽到一些责任。”

    红线女道,“不管怎么说,是你为我们报了杀父之仇,在这一点上得谢你,但恩是恩,怨是怨,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对我在感情上的背叛!”

    她把陈子兴的人头拿在手上,“我和三妹现在就回一趟于家庄,把这个狗贼的人头放到我爹妈的坟前,让他们的在天之灵得到一些安慰。”

    说完她带着黄线女头也不回地走了,看着这两姐妹渐行渐远的身影,徐东心里五味杂陈满不是滋味,他回头看见蓝线女一张俏脸上也满是泪水。

    徐东替蓝线女擦泪,却被她一把推开,“无论我们今后怎样,我都只能称呼你为‘姐夫’,在我们之间有我阿姐存在,就当……我替我阿姐看着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