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夜袭匪寨
    山顶上有一座简易道观,举头逆着光望去,两间破旧的殿宇裹着一层黄雾,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给人一种荒废清冷的感觉。我们的网址是,书包的全拼+i后面是点COM]

    徐东见过的道观可谓不少了,有立于闹市、香火旺盛的,也有偏安一隅、少人问津的,还有一些原本就孤院独所、不接纳人朝奉的。

    虽说不管大小道观内都供着三清、玉皇和吕祖等圣尊,但并不是所有道观都被人用来积德扬善,也有一些成了窝藏恶徒、藏垢纳污的处所。

    比如这座建在山顶的小道观,里面就住着一个什么绿眉毛的道人,表面上看去是个道人,他的实际身份却是一伙匪徒的老大。

    或许是认为有匪寨挡在山腰,根本就不可能有生人登临山顶,所以那道人并无防备,以致徐东径直走入观内都无人发现。

    殿宇共有里外两进,外面一进供奉圣尊金身,里面一进是经房和住所,徐东穿过天井来到里面一进,听到一间屋子里有男女的**声。

    他悄悄地走近一扇花格窗子,透过窗纸上的一个破洞望进去,一男二女光着身子在床上乱,那不堪入目的场景叫徐东看了面生潮红。

    如果不是为了看清那道人的脸孔,徐东说什么也不会朝里面再看一眼,但他实时地对那道人的面相感兴趣了,因为急着要证实他心里的一个假想。

    那道人脸背朝徐东,他的嘴舔着一个女人的,而自己的被另一个女人给舔着,这一男二女组成一道荒不堪的风景。

    “我呸!”徐东在心里骂一句,“真他妈的比畜牲还不要脸!”

    他换了个角度望过去,还是看不清那道人的脸,那个被他舔着的女人遮挡住了他,徐东的眼前全是那女人凹凸分明的裸体。

    “嘎嘎嘎!”那道人肆无忌惮地笑着,“小心肝,你也来一个!”

    在那两个女人互换角色的时候,先前遮挡住道人的那个女人身子调开,那道人一张脸孔被徐东的眼睛捕捉到了,徐东只看了一眼就十分肯定这是何人。

    他在心里说,“赤眉道人,没想到自从火云宗匆匆一别,直到今天才又和你重逢,看来,我们两人之间的仇怨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这道人正是赤眉道人,虽说为了隐藏自己,他把自己的赤眉染成了绿眉,但是徐东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其实,徐东只在拯救师门时,在火云宗的祭殿里见过赤眉道人一面,但他对这张粗鄙不堪的脸孔,尤其是两道深达寸许的眉毛留有不灭的印象。]

    此时一见这妖道,一幕幕场景像走马灯似的在他眼前闪现……

    他二十三岁那年,因为在林子里遇到那个妖冶女子,被一伙乡民当做采花贼绑送灵谷门,当时的外门门主方成将他逐出灵谷门。

    被逐出灵谷门的当天,他在荒草甸子被三个汉子追杀,那三个汉子就是火云宗的人,而下追杀令他的就是火云宗宗主,眼前的这个赤眉道人。

    几个月后,灵谷门的败类方伟勾结赤眉道人在外门屠门,将灵谷门师尊悉数掳到火云宗的祭殿,逼迫七位师尊交出《龙脉图》。

    徐东用阴阳火第六段击杀了方伟,和赶来的内门师尊一起追杀赤眉道人,赤眉道人用一个护身灵幡打了烟幕,通过一条暗道逃遁了。

    这之后,赤眉道人就像从这世上蒸发了,看来真是有点冤家路窄,没想到时隔七年之后,徐东无意中又在这笔架峰碰到了他。

    几天前无量岛的三万灵石和水晶被强盗所劫,陈岘和马武说劫匪中有一个道人,当陈岘说出那个道人的形象时,他在一霎那想起了埋迹多年的赤眉道人。

    他化装成一个采药的山民,自己亲自来笔架峰侦察匪情,也顺带看一看陈岘所说的那个道人,却不曾想自己的假想得到了证实。

    此刻,看见赤眉道人在屋里和两个女子乱,一声声**从屋里传出来灌进他的耳朵,他哪里还能忍持得住,想立即冲进去结果掉这妖道的性命。

    对于战胜赤眉道人,徐东可以说是有十足的把握,现在的他不是七年前的那个徐东了,在这七年里,他的修持可能高出了这妖道一大截子。

    作为一个雷云灵根练者,他的修炼速度要快于普通灵根十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用七年时间赶超赤眉道人,应当说是太充裕了。

    他想好了击败赤眉道人的步骤,就准备破门而入,让这妖道无尽的快活戛然而止,让这妖道赤身裸体死在两个女人怀里,死后也可以做一个风流鬼。

    “不能!现在还不是杀死他的时候!”他正准备行动时,龙叔声音低沉地制止了他。

    “为什么?你不是总要我办事果断吗?”他问龙叔。

    “你就没有想到笔架峰这么多匪徒没有剿灭吗?要是现在就让他们老大没了,他们还不得树倒猢狲散,在刘歆赶到之前就逃没影了?”

    徐东一想龙叔分析得也有道理,就暂时压下除掉赤眉道人的事,心里说,赤眉老儿,算你这会儿走运,让你还在世上快活一回!

    “这就对了,”龙叔道,“反正这妖道又逃不过你的手掌心,让他多活一阵也没碍着你大事,你现在还不快点下山,刘歆今天夜半就要到了!”

    “嗯!”

    笔架峰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山崖非常陡峭,除了南面有一条梯道可以上山,其余几面都像刀削斧砍一样,连最善飞的秃鹰也无法飞上山顶。

    徐东趁着天黑躲过土匪的夜巡队,化装成匪徒的样子混下了山,这天的夜半子时,刘歆就带着他的八百军士赶到了。

    刘歆起先以为徐东是土匪的探子,立马张弓搭箭一箭射向徐东,徐东听得“嗖”的一声响,一把将刘歆射来的箭抓在手里。

    “别再,刘歆,是我!”

    刘歆哪里想到徐东会出现在这里,他欣喜地叫道,“仙君,你怎么赶来了?你来了好,我就把那个毛的什么道人交给你了!”

    为了起到奇袭的效果,刘歆决定趁夜半山上土匪睡觉时偷营,徐东要他小心点,因为土匪在山上储备了很多滚木擂石。

    刘歆道,“不要紧,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他们哪想到我们会夜袭匪寨?此刻都在窝里做着美梦呢,再说,我让士兵都脱掉鞋子,赤足弄不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