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吐息如兰
    圣婴道,“你不知道吧,先前把你掳去的两个母蛛人是她们的大首领和二首领,这两个当家的把你放出来后,知道你进了琉璃洞,所以下令让所有的母蛛人朝这里赶来!”

    徐东不由得骇然,“那……她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还不是那个什么狗屁谣传,说什么你是天上下凡的福星,女子要是睡了你可以修成仙子,摸一把也能一生幸福,所以……”

    徐东说,“不会吧?开什么玩笑?要是外面的人听到这个谣传也还可以理解,可这是什么地方?与世隔绝的老林子啊!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圣婴道,“你说绝对不会就是会,世上传得最远的是谣言,真理倒是没几个人能信,正是因为这片老林子比较偏僻,所以经过几年时间才传到这里。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徐东说,“可是,即使是这样,她们也不可能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不会知道我是罗陀国的十七驸马爷呀?”

    圣婴道,“这点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你身上有什么标识被那两个首领看到了,也许她们有着什么特殊的禀赋,通过鼻子一嗅就能嗅出你是谁来。”

    徐东想起这谣言还有个升级版,除了“女子要是睡了他可以修成仙子,摸一把也能一生幸福”之外,更有“男人吃了他的肉可以修成地仙”的说法,想想都不寒而栗。]

    仅仅是“女人睡了他可以修仙”就把他害得很惨,要是“男人吃了他的肉可以修成地仙”也传得满世界都是,连那些大老爷们也全冲着他来,那他可能就死得难看了。

    徐东知道,现在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无法对这谣言进行辩驳,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他只有硬着头皮去顶,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修炼,提高自己的战斗能力,因为谣言这东西和魔法师耍的魔法一样,一经出手便有了效力,不知有多少恶战在前面等着他。

    “唉!”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就放她们进琉璃洞吧!”

    圣婴没好气地道,“别把自己当冤大头了,你也不想想自己是多么有艳福,古往今来没有哪一个人能拥有这么多美女,关键是要采集她们体内的阴元为己所用,在一饱艳福的同时大幅度提升自己的修为,作为一个男人何乐而不为呢?”

    徐东说,“师父,你就别嘲笑徒儿了,没有哪个男人情愿受这些母蛛人欺负的!”

    圣婴道,“说正经的,你快敞开大门迎接客人吧!”

    就在徐东和圣婴说话的一刻,那些母蛛人已来到洞口,走在最前面的果然是先前掳走他的那两个女人,她们“哇哩哇啦”地指挥着自己的军团,一下子涌上来十多个母蛛人,抬着徐东往洞口涌去。

    这些母蛛人有特殊的攀爬本领,抬着徐东顺着石级往直洞里下去时也毫不费力,还能忙里偷闲做些小动作,几双柔软的手同时摸向徐东的身体,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被这几双手摸了个遍。

    后续有更多的母蛛人跟上来,这些母蛛人像羊群归栏似的涌进山洞,每进来一拨人就把徐东猥亵一遍,徐东屏息静气默默承受着,他闭上眼睛,脑子里出现纯阳宫众多妃子的脸容。

    只有在这时才体现出琉璃洞的博大精深,成百上千的母蛛人涌进来后也不显得拥挤,甚至还没有占据它十分之一的空间,如果尽他的胸怀来接纳,就是把所有的母蛛人全部装下都不成问题。

    徐东估计差不多进来了两千个母蛛人,是封堵洞口的时候了,他手掐法诀施用通灵术与几块厚重的石板沟通,指令这些石块将洞口堵住。

    见琉璃洞的洞口被封住,外边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那些母蛛人纷纷地嘈嚷起来,她们可能预感到了危险,如果这样的话她们就无法采集野果和猎兽,没有了食物来源就都得饿死。

    于是这些人在洞里东奔西走寻找出口,其实这个山洞也是分了几道岔,有两个岔洞里有天然温泉池,但走到岔洞的尽头却是死胡同。

    有一部分母蛛人找到另一个洞口,从这个洞口攀着紫藤可以下到怪兽涧的涧底,但是她们很快就明白一切都是徒然,因为怪兽涧是她们最不敢去的地方。

    母蛛人长期生活在这老林子里,当然知道她们可以漫山遍野走,唯独不能闯的地方就是怪兽涧,她们惹不起怪兽涧里成千上万的怪兽,即使是动用全部的母蛛人组成军团与这些怪兽对垒,恐怕最后也只能被这些怪兽打了牙祭。

    她们不走怪兽涧也是可以的,那就是往山上攀爬到山后去,几天前,徐东在洞口就是这样被两个母蛛人首领掳走的。

    但是,她们现在想走这条路是不可能了,因为她们根本就出不了琉璃洞,因为徐东在洞外布下的禁阵没有解开。

    有几个母蛛人试图强行出洞,很快就被几道禁阵给堵了回来,对这些母蛛人来说,没有一条路径可以走出琉璃洞。

    洞口被堵死的信息反馈到两个首领那里,两个首领也不禁着了慌,在她们预先的设计里本来是想一箭双雕,一来让她们母蛛人鸠占鹊巢盘踞琉璃洞,二来俘获这个“万金油”男人供她们享受,没想到这个男人反倒将她们制住了。

    这两个首领以前软禁过徐东,以为徐东是可以随她们捏的软柿子,当然徐东也曾在她们身上施用过禁锢术,但被施禁锢术的人是自己觉察不出来的,所以她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男人会法术,而且施用的法术她们不可能解开。

    想制人者被人反制,心头被惹起的除了恼怒,更多的还是无奈,她们两个对着徐东一通“哇啦哇啦”,看样子是想和徐东沟通什么。

    和先前被她们软禁时一样,徐东对她们的土语一句也听不清,猜想她们的意思是要他把洞口打开,徐东当然不会同意,心想你们不是要猥亵我么,现在要你们陪我在这洞里待三个月,想玩就让你们玩个够。

    尽管这些母蛛人长得并不差,而且说得上妖艳,但是,徐东在忍受她们猥亵的时候,一切男人该有的胃口都倒尽了,丝毫没有和她们干什么的。

    现在,他与两千多个母蛛人同处一室,耳边是“哇哩哇啦”无休止的鸹噪,耳根没有一刻清静的时候,如此下去他怎么好闭关静修?

    “你如果感到很难耐,可以施用禁锢术让她们安静下来,你不必与她们,只从她们吐息里吸收阴元就行了!”圣婴在他心口以龙涎石原体说话。

    徐东手掐法诀发功,一道禁锢落在两千多个母蛛人身上,顿时洞里鸦雀无声,所有的母蛛人都被禁锢住不能动弹,一个个像冰雕玉琢一般。

    这些母蛛人被禁锢住后,从她们的口鼻里溢出的吐息汇聚成一股气流,幽幽地朝徐东这边漾过来,徐东呼吸着这股清新如兰的气息,按照程序开始做大周天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