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救美女
    虽说邢禹在极力替徐东解释,但是昊旻极其灵谷门师尊有些不解,他们认为为解救这三百多名女子,他们二十多个人就眼睁睁地让丹武真人带着扇骨剑跑了,不管怎么说都有点可惜。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徐东说,“这些女子实在太可怜了,她们被丹武囚禁后就没有出去的机会了,因为丹武怕自己扮装假须眉一事被捅出去,要是我今天不解救她们,她们暗无天日的日子就没有尽头,直到老死她们都走不出蜘蛛洞,走不出这芒荡山。”

    昊旻道,“你处处以仁慈为怀,可你想到没有,丹武此一遁走等于放虎归山,这老妖婆一定不会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积蓄力量卷土重来,而她手中有了扇骨剑,攻击力必定会快速增长,如果具备了和她的合体境后期练者相符的攻击力,那这世界上怕没有人能战胜这老妖婆了。”

    黄凤炎站出来替徐东说话,“岛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们大家想联手致丹武于死地,可是今天做得到吗?这老妖婆占了芒荡山这么多年,不说这复杂的蜘蛛洞有暗道机关,怕整个芒荡山都被她给掏空了,既然她在无狄国被征服之后躲进芒荡山,她就找设计好了自己遁逃的路子,你们想想不是这样么?”

    有人点头同意黄凤炎的说法,“是呀是呀,并不是我们放弃了什么机会,而是本身就没有机会杀死这老妖婆,她死也不肯出洞来,我们又不敢随便进洞去,就造成了这种局势,罢罢罢,既然这么做了,也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徐东点了一下数,被解救出来的女子共有三百五十九个,显然,加上那个给他传递字条的美人头正好三百六十个,现在,这些惊魂甫定女子意识到自己是真正地自由了,跪在地上齐声说,“谢谢大侠救了我们!”

    的确,这些女子都是一等一的美女,细一看她们的年龄有些参差不齐,年纪大的可能有了三十来岁,年纪小的怕不到十五岁,他挑了一个看上去最成熟的女子问,“你今年多大了?”

    那女子抬起脸看了徐东一眼,“回大侠的话,民女今年虚数三十五岁,被关押在这个山洞里已经二十年了!”

    徐东不由得一惊,想不到这女子年龄和他一样大,被丹武囚禁的时候才十五岁,他也正是十五岁那年进灵谷门外门修行,在灵谷门蹉跎八年不说,但是这后来十多年他总算活出了精彩,可是,这女子二十年青春就活活被丹武给扼杀了,他不禁由衷地生起了对这女子的同情。

    “你当初是被丹武真人选秀选出来的?”

    那女子脸“嗖”地一下红了,但是很会说话,“回大侠,民女正是被选秀选进无狄国皇宫的,当年我们老家二十个庄子初选时有五百多人,到最后只民女一个人被选中了,我们一庄人都为我骄傲,以为庄子里出了一位皇妃,那知我被关在这么山洞里,没有当过一天的真正的皇妃,不瞒大侠说,民女至今都还是洁净身子呢!”

    徐东想,这丹武为了遮住无狄国一国人的耳目,不惜牺牲这些女子的青春,这老妖婆活了几百年,当国王的年份也不老少了,以前不定有多少美女被她以选妃的幌子骗了来,直到老死都不能离开这儿,这蜘蛛洞说不定就埋了不少香骨。

    那女子指着一个小山包说,“大侠,和我一起被选进来的有几百个女子,都在这二十年里死去了,她们的骨殖被埋在那里,当然,在我进来之前死掉的女子就更多了,老妖婆给那个尸山起了个名字叫‘妃子冢’”。

    “妃子冢?”徐东朝那个小山包看了一眼,果然在薄薄一层土皮下面尽是白森森的人骨和骷髅,由于骨殖在腐烂过程中产生的磷过多,在白天也可以看见一束束磷火闪耀,若是在夜晚,这里磷火的密集程度一定赛过天上繁星。

    他恨恨地说,“丹武,今天被你给寻机逃脱了,若在碰到我徐东的手上,我一定要让你香消玉殒,把你的骨殖和这些女子埋在一起,要你生生世世都陪着她们,给她们谢罪!”

    但是,他脸上很快敷上一层忧虑,昊旻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这次放走了丹武等于放虎(并且是一只相当凶残的母老虎)入山林,一定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遗害,这丹武得到扇骨剑之后就非比以前了,她的攻击力会大幅度提升,到时候他徐东还是这老妖婆的对手吗?

    昊旻打断他的沉思,“徐东侄儿,我说你就别纠结了,事情成了这样再纠结也没有什么用了,既然丹武已经逃遁了,我们还守在芒荡山有何屁用,不如趁天色还早下山去吧!”

    “好的,各位前辈,我们护送这些女子下山!”

    二十多人带着三百五十九名女子往山下走,徐东走在最前面,遇到血殇大阵的时候他摆手让大家停下来。

    “且慢!邢前辈,还得麻烦你一下给我们在阵中拆开一条通道,不过这次人多,光一条通道还不行,我幸好跟你学了一手,我们两人一起动手多拆一条通道吧!”

    一听说还有这么麻烦,昊旻道,“徐东侄儿,我看没必要再留着这大阵了,反正这阵的主人已经逃遁了,我们灵谷门内门有一种炸开剑阵的绝世秘术,现在来的十几个师尊都会这一手,不如我们一齐动手把它给炸开算了!”

    “不行!”徐东说,“即使丹武走了我们也不能炸毁这剑阵,还得不嫌麻烦把它给破拆两条口子,等所有人下山之后再看能不能实施爆破。”

    昊旻道,“侄儿,你这也太小心谨慎了点儿吧?不就是一个什么血殇大阵吗?实话跟你说,你昊旻师伯虽说只是灵谷门的一届内门门主,却是经见过不少事儿的,在执行总门派下来的任务时,就不知捣毁过多少超级剑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