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封遗书
    徐东一惊,如果这声音是从加速器里传出来的,说话的人是颜翠玉,他不会感到惊奇,可这声音是从他自己的心口发出来的,是圣婴在以龙涎石本体说话,这就让他有点儿疑惑不解了。新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还愣着干什么?现在没有谁能束缚你的手脚了,你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不相信你动一下试试!”

    徐东试着动了一下手脚,果真和圣婴说的一样,他能四处走动,想怎么运动就怎么运动了,一股怨气不由得从心头升起,他没好气地说,“师父,你能帮弟子解开束缚,恢复自由,怎么不早一点解救弟子?害得我被人家捆住了这么多天……”

    圣婴道,“你不了解情况乱说什么?不是我不解救你,是因为那老妖婆在你身上下了魔咒,她在下魔咒的过程中多层加密,连我都无法破译出来,如果我擅自帮你解开束缚,那你就会血管爆裂而死。”

    徐东想起颜翠玉给他下魔咒时不断地变着指诀,可能就是在给魔咒加密,被加密了的魔咒是不能随便解开的,除非你能把加进去的密码全部破译。

    “那你现在怎么能帮我解开了?难道你破译了她在魔咒里加进去的全部密码?”

    圣婴道,“不是,我哪能这么快就破译她在魔咒里加的密码呢?是因为下魔咒的人已经不在了,随着她自个儿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她在魔咒里加的密自然就解开了。]”

    她又说,“幸好她还没有练出全套的《贞女心经》,要是她练成了的话就具有了仙格,成了名符其实的半仙,有仙格的人下的魔咒是不能随便解开的,即使这下魔咒的人已经消亡了,她的魔咒也同样具有她生前的法力。”

    “什么?”徐东又是一惊,“你的意思是说,颜翠玉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她的和灵魂已经消亡了?这怎么可能呢?她已经修炼了三千两百多年,怎么会这么容易就陨落了呢?这么强大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真没了呢?”

    圣婴道,“是啊!她对你来说是不可战胜的,但是她自个儿太贪心了点,算是自取灭亡,谁教她钻进加速器里长时间修炼呢?想在两年之内就把自己修成半仙,这么贪心不走火入魔才怪!”

    徐东走到加速器跟前,果然听不到“呜呜呜呜呜”高速运转的声音,里面是一片死寂,好像早已烟敛火灭,他念动符文让太师鼎的鼎盖打开,却不见颜翠玉从鼎里出来。

    “翠玉,翠玉,你在哪里?你还在吗?没事儿吧?”

    “别这么叫叫嚷嚷了,我说过她已经陨落了,你还不信师父的话还是咋的?如果还念及旧情的话,就替她把遗骨收拾一下,找个地方埋了!”

    徐东心急火燎地进了太师鼎,果然看见颜翠玉已经陨落了,她的和灵魂都已经消失,那么生动的一个人变成了一副骨架,他忍不住一阵悲怆,从他双眼立刻涌出两股热泪。

    他脑屏上开始映现他和颜翠玉在一起修炼,巡视各座岛屿等等一幕幕情景,虽说她后来见财起意,想把加速器占为己有,但总体来说留给了他一个比较亲切的印象,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在自己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就要接受这么严酷的事实,说什么都有点悲怆感的。

    “翠玉,你怎么了?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会一下子弄成了这样?你说话呀!”

    他手刚触碰到那副骨架,本来非常完整的一股骨架突然就散了,他脱下自己身上的道袍,眼含泪水将颜翠玉的骨骼归拢在一块,打算带出去找个风水好点的地方掩埋。

    就在徐东把所有的骨骼都收拾好的时候,却看见颜翠玉的一只手腕里捏着什么东西,他小心地掰开她的指骨,一块白色玉片从她手上掉出来,由于这块玉片和指骨的颜色接近,所以先前没有被他发现。

    他捡起这块白色玉片一看,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不是符文,而是徐东辨认得出来的方块汉字,他打开紫府“天眼”一看,原来这是颜翠玉的一封遗书。

    “徐东,我已经不行了,不是走火入魔,而是有人蓄意破坏了加速器,把加速器的回旋装置给拆掉了,加速器不能回旋,我在里面快速地消耗自己的寿延,一天可以消减掉我三百六十年寿延。”

    “我发现加速器出了问题后,想打开鼎盖逃出去,可是发现黑符文的密码被修改了,也就是说我想出去的话,就必须破译黑符文被人为修改的密码,不然我就得被困在加速器里面等死,我连续破译了两天,可是连一点破译的迹象都没有。”

    “我知道,能够破译这个密码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徐东,这宝器的拥有者,因为你是宝器的主人,不用破解密码它就嗅得到主人的气息,另一个是修改密码的人,这人既然用自己的魂力修改了密码,就一定要致我于死地,想这个人放过我是痴心妄想。”

    徐东急急地往下读着这封遗书,“《贞女心经》一共有六层境界,石人境、玉人境、珠人境、玛瑙境、宝石境、钻石境,我已经练完了宝石境,正在朝最后一层境界——钻石境晋级,一旦突破钻石境的瓶颈,我就可以经过渡劫成为地仙,然后飞升到小天界修行了。”

    “我现在的寿阳是九千多岁,已经活了三千两百五十六岁,也就是说还有六千多年的寿阳,可是现在被困在这个被破坏了的加速器里出不去,寿阳在以每天消耗三百六十年的速度在消减,我如果不能破译黑符文的密码的话,最多只能活到第十八天就会死去。”

    “徐东,我知道破坏加速器的人不是你,我用天绝咒束缚了你的身体,不光是禁锢了你的手足,而且禁锢了你的头脑,而且,我相信即使不用天绝咒束缚你的话,你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因为你的本性太善良了,是我见过的修行者中最善良的一个,还有,我知道……你很爱我!”

    “其实,我也是爱你的,比你爱我爱得更深,但是我不能放弃自己的修炼去追求你,如果是在三千两百四十年前,也就是我十六岁的时候,让我有幸遇见了你,即使我手上有了这本《贞女心经》,我也会放弃修炼和你做夫妻,和一个自己想献身于他的男人在一起生活,胜过任何形式的修仙。”

    看到这里,徐东眼里的泪水哗哗直流,眼泪“吧嗒吧嗒”滴落在颜翠玉的遗骨上,被这焦渴的遗骨给咽了进去,没有留一点儿痕迹,这是被晒干的泪水,可以珍藏几万年都不会变质。“原谅我曾经那样对你,我现在内心里满是悔恨,悔不该强行占有你的加速器,悔不该用天绝咒束缚了你的手足和思想,如果你能自由活动,发现加速器有异样的话,一定会把顶盖打开放我出来,给我一个向你赎罪的机会,可是现在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徐东,我爱你,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什么都不要,就只要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