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五百六十章 血魔尊
    徐东总算知道了,吕戌儿当年闹出亭匀宫丝绢传情的浪漫,主要意图还是想接近他,获得他的宠爱和信任,这样就可以更好地为赵仑当卧底。新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赵仑之所以在他身边安放这两颗棋子,可能就是想知道他练了哪些功,练到了什么程度,获得了什么法器之类的情报,徐东就不明白,赵仑为什么这样处心积虑地对付他,不就是一个罗陀国君的皇位吗?正如吕戌儿说的,这罗陀国本来就姓赵,大不了我还给你就是了。

    但是,徐东隐隐地觉得这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吕戌儿出了“玉兔宫”,脚步声渐渐走远之后,徐东从夹层里出来,他感动地对庞英说,“庞妃,谢谢你这样帮朕,如果不是你告诉朕这其中的阴谋,朕还把这一切都蒙在鼓里呢!”

    庞英道,“皇上,你也不要感激臣妾,说实话,臣妾直到昨晚都没有想到要背叛赵仑,因为臣妾知道背叛他会有什么后果,要是被他察觉我有背叛他的行为,不仅臣妾这条小命没了,臣妾这两个丫头甚至臣妾家人的性命都不保,臣妾之所以冒着危险把真相告诉你,是因为昨晚皇上背着吕戌儿来玉兔宫和臣妾私会,太叫臣妾感动了,‘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臣妾虽为一小妇人,有些道理还是不糊涂的。]”

    徐东把庞英紧紧地搂在怀里,“爱妃莫怕,朕一定会采取措施保护你的,要不,朕现在就把爱妃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庞英道,“皇上差矣,臣妾每隔两天就要向赵仑汇报,不知暗中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臣妾,臣妾要是突然被人给出了宫,赵仑首先就要怀疑是皇上所为,那样不是打草惊了蛇么?臣妾唯一的选择还是住在这宫里,这样才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还可以为皇上提供最新的情报。”

    徐东一想也是,只要这件事做得机密,赵仑也不一定就能查知庞英反了水,他本来临幸得最少的妃子就是庞英,引起赵仑注意的几率非常之小。

    “那……庞妃,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等朕挫败赵仑的阴谋后,一定好好地待你,你知道朕是不会亏待自己的女人的。”

    庞英说,“自从皇上禅位登基后,臣妾可是把皇上的言行都看在眼里,皇上不仅是一个好皇上,还是一个注重感情的好郎君,不像赵仑那样凶残和阴险……”

    徐东见天已拂晓,忙与庞英告辞悄悄地离开“玉兔宫”,他没有回十七驸马府,而是直接从“守窍殿”的地下通道出宫,他没曾想过这纯阳宫有一天会这么不接纳他,有种成了丧家之犬的感觉。]

    他没有急着出宫,在地下暗室里驻留片刻,整理一下自己的记忆碎片,说到底,他徐东没有对权力过于沉迷,在当年进纯阳宫之前,他没有想到这里会与他的生命产生过多的交集,是啊,自从那年以十七驸马爷的身份入住纯阳宫,他在这里经历过太多的事件,爱过、恨过、更是战斗过,赵可、苏青、雅倩、孙如云、阿布花、蓝线女这些逝去的女人都在这里留下深深的足迹,叫他刻骨铭心、永志难忘。

    现在,他对这座皇宫是既爱又恨,更多的是一种不舍,他一步一步地在地下通道里走着,知道这座宫殿对他来说是愈行愈远,不知道这一去还有没有回来的一天,一种悲怆的旋律在心里游回,挥之不去。

    当他打开地下通道的门,准备从太候观走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遇到了麻烦,想完身地离开这地方都很难,一切都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嘿嘿嘿!徐东,我就知道你要从这里出宫的,所以在这里等着你,反正你什么事情都已经知道了,这个贱妇既然倒戈在你那边,不会保留什么不告诉你的……”

    徐东抬头一看,赵仑和陆阿坚两人堵在出口,在他们的身后有几个穿着黑衣、蒙着面的人押解着三个女人,徐东大吃一惊,那三个女人就是庞英和她的两个丫头。

    “你快把她们三个放了,你想干什么冲我徐东一人来就行了,不必连带她们三个弱女子!”

    赵仑习惯性地一捋长须,冷冷地道,“哼!放了她们,凡是背叛我的女人都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下地狱,并且是我赵仑亲自送她下地狱!”

    说着,他朝那些黑衣人一挥手,“把她们给朕押上前来,朕要当着十七驸马的面送她们离开这世界。”

    那几个黑衣人身高逾丈,像拎着小鸡一样把庞英和两个宮婢提到赵仑面前,赵仑从身上摸出一个瓶子,启开瓶盖后滴了两滴血色液体在地上,只见地上的石板立刻着火燃烧,顷刻之间就被烧出两个大洞。

    “这是我练血魔尊时的副产品,从来还没有在人身上试用过,也没有给它起个名字,叫‘蚀骨液’怎么样?”

    赵仑边说边走近庞英,捏着庞英的下巴要给她灌进去,在这关乎人命的紧急时刻,一股劲力从徐东体内鼓胀出去,将庞英和两个宫婢从赵仑手上脱离开一丈多远,赵仑手上的瓶子掉落在地上,他面前的石板烧出一个大坑。

    徐东趁机把三个女人护在了身后,庞英激动地说,“皇上,臣妾一点都不后悔倒向了你这边,臣妾就知道你会出手救我们的,你今天就是打不过赵仑老狗,臣妾和你死在一块也认了,臣妾愿意和你一起在地府里做夫妻!”

    徐东默默地拉着庞英的手,“爱妃,没事的,大不了我今日和他拼个鱼死网破,但我会保护你们三个没事的!”他又在心里说,这是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情跟人家这么矫情?

    “纯阳魔气劲?”赵仑似乎一惊,他身子微微一侧手里便多了一个滴着血的魔头,“我知道你练过纯阳魔气劲,但是没有料到你会练到了如此的程度,看来那加速器对你的修炼真起到了作用,我就直说了吧,我谋求你这加速器已经不是一两日了,除了加速器还有乾坤印,你今天想从我手里脱身,必须留下这两样东西,否则……”

    “否则怎么?”

    赵仑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