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参加祭祀
    第二书包网:shubaoi.com    黑色石头上的影像消失了,故事讲述到这里戛然而止,再也沒有了下文,

    徐东闭上眼睛,刚才的那一幕幕情景,正是他记忆里缺失的一部分,这之后的事情他就都记得了,确切地说,这是在作为儒生的徐东重生之前,那个被他附体的徐东的故事,

    他弄不明白,这块石头是用來吸收圆圆的元魂的,为什么把之前的故事记录到这块灵石上,还有,他和圆圆为什么又幻化成一棵人参,这些秘密还有待解开,

    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到宫羽山去见一下圆圆,或许从她的嘴里还能问出一些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和圆圆有一段特殊的缘分是肯定的,

    主意打定之后,他从加速器里出來,将加速器收缩之后放进宝物囊,然后出了这间位于地下的练功室,

    因为这块黑色石头的事,他在加速器里多呆了两个时辰,现在已经接近黄昏了,方方和十名草裙祭司的演练早已结束,正在为晚上的新月夜祭祀做准备,

    见徐东从练功室出來,乌布喇儿姬高兴地说,“相公,你的催眠术已炼好了是吧,你今晚干脆去体验一下祭司的生活,以一个男性布衣祭司的身份参加新月夜的祭祀,我相信你能出色地完成任务的,”

    乌布喇儿姬的话让那十名草裙祭司傻了眼,有的惊得大张着口,她们显然是对师父这样安排感到不解,她们跟着师父学习祭司有的已有三年,最短的也有一年多,至今都还是草裙祭司,为什么这个男子來了不到两个月,就越过草裙祭司直接晋级布衣祭司了呢,

    “让徐东担任布衣祭司,并不是说他是我的相公,是因为他的确有天份,他一天学到的东西你们一年也学不到,等会在祭祀活动的时候,你们就会看到他的出色表现了,”乌布喇儿姬看到这些草裙祭司的神情不对,解释道,

    方方也连忙替徐东说话,明显带有讨好的口气,“你们不要怀疑咱师父的能力,他的能力不仅在你们之上,也在我方方之上,别说一区区布衣祭司,就是让他干初级祭司长也行,今晚和你们一起上祭台,只不过是体验一下祭司生活,”

    那些草裙祭司口中嘻嘻,脸上立马露出讨好的笑容,沒有一个人敢做出那种怪异表情了,

    当新月像一弯娥眉挂在天边时,一场祭祀活动在乱石滩上展开,徐东穿着布衣祭司特有的那种服饰,区别于女祭司的是头上戴的帽子,女性祭司的帽子满是璎珞和银饰,男性祭司则戴着儒生的那种布帽,

    他的这种穿戴可能更容易迎合那些女性小妖,他想起当初和乌布喇儿姬的对话,,

    乌布喇儿姬:你沒有发现这些小妖中也不乏女性吗,同性相排斥,异性相吸引,女性小妖当然是对男性祭司长感兴趣哪,她们在男人的身上更容易获得慰藉,

    徐东: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要出卖**去讨好那些小妖,

    乌布喇儿姬:我这是实话,你如果能保证那些女性小妖不犯上作乱,那么就容易获得上一级祭司长的肯定,也就容易获得升职的机会,实话跟你说吧,现任的一百多个小满祭司长,就有八十多个是男性,这就是一个男性祭司长更吃香的证明,

    徐东:那……三名大满祭司长中也有男性吗,

    乌布喇儿姬:这我也不知道,因为大满祭司长的地位太高了,不是我们这些初级祭司长能知道的事,不说顶尖级的大满祭司长,就是中满祭司长的资料都是保密的,一般人都无从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就认识两个三级祭司长是男性,”

    想到这里,他口中咕噜一句,“他妈的,我这成什么事,那些草裙祭司是‘慰安妇’,我徐东不成了今天晚上独一无二的‘慰安男’了,”

    乌布喇儿姬拉着他的手,叮嘱道,“相公,那些小妖虽说不是人,但是也具备一些人的特性,他们甚至有情感和个人喜好,今天晚上的新月之夜祭祀活动,是几年來这个片区第一次有男祭司,可能会让那些女性小妖更兴奋,你自己要机灵一点,既能合他们的胃口,又要不失一个男性祭司的尊严,”

    徐东点点头,他明白乌布喇儿姬的意思,就是要他表现得大方得体,既要仪态万方而又要不妖不娆,换句通俗的话说,既要把那些女性小妖迷得团团打转,又要保住一个男人的气节,

    “善于迂回闪躲,做到不卑不亢,是体现一个祭司素质的标准,我希望你能自己领会到做祭司长行业的技巧,相公,今晚我不去现场,在城堡里面观摩这场祭祀活动,我会好好看着你的,”

    说完,乌布喇儿姬深情地望着徐东一会儿,用坚定的眼神给他鼓劲,然后迈开步子往城堡里走去,

    方方将一个手鼓递给徐东,指着那十名拿着手鼓和铜锣的草裙祭司说,“师弟,你拿着手鼓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去吧,你的地位比她们要高,必须走在队伍的前面,过一会祭祀就要开始了,第一个上祭台的就是你,你一定要沉住气别心慌啊,”

    徐东道,“我不会心慌的,问題是我第一次上祭台,把握不好这个催眠的度,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用催眠术,催眠到哪一个度合适,”

    方方一笑,“其实这很简单,无须你们做祭祀的心,整个场面有我用法杖控制,你们上了祭台之后,前期由我來做一次深度催眠,在祭祀的接续过程中,你们依据情况进行自我催眠,一般來说只用八、九度催眠就行,”

    徐东说,“那我今晚就算试一把吧,什么事都只有试一把才能入行,”

    方方手持法杖,头戴满是璎珞和银饰的帽子,装束就和乌布喇儿姬主持祭祀时差不多,她检视了一下自己的祭司队伍,“姐妹们,我们现在出发去祭坛,大家都精神抖擞一点,首先在气势上就要压倒那些小妖,才会有信心打败他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那十个草裙祭司整齐地回答,

    方方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徐东第二,十个草裙祭司在后面跟进,众人打着手鼓和铜锣,绕过一堆堆乱石向祭坛方向走去,这次,方方把新月夜的祭坛选在另一片空地上,隔着上次使用的老祭坛约有三、四箭远,

    他们刚到祭坛,那些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红脸膛、尖耳朵,高矮不一、肤色各异的小妖就出现了,它们慢慢地朝这边走來,口里“唧哩哇啦”地说着土语,呼朋引伴朝着祭坛围拢,,

    等聚拢了百十个小妖,新月夜的祭祀活动正式开始,徐东和十名草裙祭司围绕着祭坛边唱边跳,那些小妖也跟在他们后面欢快地跳舞,

    徐东看见祭坛上放着刀子、叉子之类的餐具,使得这块空地看上去就像一个大餐桌,他当然知道这些餐具是干什么用的,想到等一会自己就要成为这些小妖们的美食,不觉从骨子里感到一阵发冷,

    与小妖们联欢了约一个时辰,那一弯娥眉似的新月渐渐走到当空,清凉的月光像千万根银针铮铮有声地落在乱石滩上,主持祭祀活动的方方一摆法杖,锣鼓声和歌舞顿时止歇,

    方方高高地举着法杖,指挥着祭司和小妖们举行拜月仪式,全场所有的祭司和小妖都跪拜在地上,口里发出“呜嘟嘟呜嘟嘟”的声音,祷告上苍赐福于万千苍生,

    做完祈福仪式之后,方方指引着徐东和十个草裙祭司走上祭台,呈一字型排开仰天躺在地上,安静地闭上眼睛,等着神圣庄严的一刻到來,

    方方则放下手中法杖,拿起装着圣水的净瓶,口中念着咒语,走到徐东和十名草裙祭司身边,挨着个儿在他们额角上点着圣水,之后又用手指将净瓶中的圣水弹到祭司们身上,

    徐东感觉到额头一阵清凉,接着浑身被罩在一种特别寂静的氛围中,所有声音和影像一齐从脑子里抽走,眼皮沉重得抬不起來,他注意地看了一眼躺在他旁边的那十个草裙祭司,她们早已先于徐东沉沉睡去,从她们的口鼻里发出抑扬顿挫的鼾声,

    方方重新拿起法杖作法,口念着经文,从法杖的顶端突然冒起一束火焰,她用法杖绕着徐东和十个女祭司分别画了一个圈,这十一个圈子很快被笼罩在火焰中,

    “呜嘟嘟嘟,,”

    “呜嘟嘟嘟,,”

    接下來方方吹响了号角,让那些小妖有序地走上祭台,他们捡起地上的刀子和叉子,围着这十一名祭司开始分食他们的身体,一场丰盛的美宴就这样开始了,

    徐东虽然也被催眠,但是他觉得催眠的程度不够深,所以视听并沒有完全消失,他影影绰绰地看见上百个小妖围在自己身边,从这些小妖的眼神里可以看到女性的柔软,显然他成了女性小妖的首选目标,

    他正在注视着面前的几张女性面孔,突然脸上被人给“吧唧”亲了一口,紧接着是一下一下的亲吻印在他的脸颊,他想用手护住自己的嘴唇,可是毕竟受到催眠,他试了好几次,但手臂怎么也抬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