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与美女蛇一起修行 > 第六百二十九章 第一块天
    徐东还想说什么,乌布喇儿姬一摆手说,“你要知道,我们都是來自殇武大陆,在流星大陆只不过是匆匆过客,不会在这里久留的,所以我们沒有必要也沒有精力去介入这里的纷争,我们只有斩断一切枝蔓,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才有可能早日实现自己的理想,”

    说完,她不容徐东再置辩,催着徐东取出加速器,两人急急地进入加速器开始修炼,

    他们今日加速器后,加速器开始“呜呜呜呜呜”地超音速旋转,乌布喇儿姬脱得只剩一件遮住羞处的红兜肚,但是徐东并沒有往歪处想,他很快就钻入她肌肤上的刺青图案中去了,

    这是一幅玄奥而复杂的图案,其中夹杂着犹如天书的符文,经过多次参悟之后,他已经能辨清这图案中每一条线纹的脉络和走向,这图案和符文都不是静止的,符文像一只只萤火虫一样闪光,图案像天体一样在不停地运转,一切都是呈动态存在,

    徐东记得最初修炼这张图谱的时候,时常感到身子不适,四肢像中了魔似的不能活动,浑身的肌肉有如被小妖和异兽在啃噬,经过这么多天的修炼,那种不适的感觉已经消失,代之以头脑的清明和脉络的清晰,

    乌布喇儿姬曾诠释过位面法术,“如果你能凭借自己的天资参透这种玄奥,将这张图谱完全炼化,把它变成自己的东西收藏在体内,以后在你遇到强敌的时候,它在释放的过程中就能将敌人吞噬,”

    徐东正想排除一切干扰,聚精会神地参悟图谱时,乌布喇儿姬对他说,“徐东,从今天起我要把图谱最精湛的部分交给你,”她又说,“这张图谱的关键部分共有一百零八幅图案,我每次只能给你其中一幅,分为一百零八次交给你,”

    “一百零八幅图案,也就是你说的一百零八块天吗,”徐东问,

    他记得最初开始修炼这张图谱时,乌布喇儿姬和他有过这样的对话,“法埃仙岛沒有遭到洗劫的时候,我们卢氏家族中秘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说这张图谱里隐藏着一百零八块天,即三十六块先天和七十二块后天,如果有天才头脑将其炼化,就可以随意叠合和撕裂这一百零八块天,”

    “我懂你的意思,这一百零八块天等同于一百零八片时空,把这张图谱练到极致,就可以视生命如同草芥,随意撕裂处于这一百零八片时空中的生命,让它们化为无形,”

    “有点这意思,但这只是我们族人的肤浅的理解,究竟具有那些神秘的力量还不得而知,因为我们族人中最天才的头脑也无法把它破译,从现在起,我就把它交给你,希望你能赶在姜氏父子的前面将它炼化,”

    “有一点我还不明白,既然如你所说,‘这只是我们族人的肤浅的理解,究竟具有那些神秘的力量还不得而知’,那你的族人又是怎么知道它具有神秘力量的,从它本身得到过什么验证吗,”

    “当然得到过验证,在法埃仙山沒有沉沒之前,曾经有上千次遭到海妖的围攻,每次当海妖进入一个特定区域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死亡或者消失了,经过反复地观察,这些海妖的死都与山崖上的图谱有关,于是族人依此划定了数块死亡地带,警戒本族人不要进入那些区域,”

    “那……你们家族的世代仇家姜氏破岛灭族的时候,就沒有进入那些死亡地带吗,”

    “沒有,在破岛之前姜氏派奸细渗透到我们家族内部,侦察到了法埃仙岛的情况,包括山崖上那张图谱的玄奥,所以,他们能准确无误地辨别那块区域是死亡地带,”

    “哦,我多少明白了一些,你们家族中有人参透了这张图谱中的一部分么,”

    “有,我们卢氏祖先中有一位长老,曾经把这张图谱参透了大约百分之一,这位长老的功力异常惊人,能让一百多个海妖在瞬间毙命,在这位长老生活的几百年里,法埃仙山是最强大的时期,可惜以后沒有出现类似的天才了,卢氏家族慢慢地衰败下來,竟至被姜氏及一伙强人破岛灭族,”

    …………

    乌布喇儿姬打断他的回忆,说,“闭上眼,先不要朝我身上看,等我把这幅图案完全展现出來之后,你才能睁开眼,”

    “为什么,

    “因为这幅图案在展现过程中就有杀伤力,它具有的神秘力量大概会有百分之一释放出來,对人体会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所以,你得先闭上自己的眼睛,等我叫你看的时候你才能睁开眼看,”

    徐东在心里说,什么鬼图案,在打开的时候还不能看,那我以后还怎么修炼,但嘴上沒有说,按照乌布喇儿姬的要求闭上眼睛,等着她说好了再睁开,

    “好了,你可以睁开眼了,”

    等了好半天,才等來乌布喇儿姬这一声命令,徐东睁开眼朝她身上看去,不看不打紧,一看不得了,在她腹部隆起部位,像穹窿似的展现一方星空,仔细一看,有几个他熟悉的星座分明地摆在那儿,他想起了乌布喇儿姬在宫羽山说过的一句话,

    “是这样的,当初这张图谱通过法术拓印在我身上时,为防备我将后有可能被男人背叛,设定了这样一个程序,就是把图谱最关键部分隐藏起來,除非我怀上了这个男人的骨血,那一部分图谱才会随着妊娠纹显露出來,现在,我已经……具备了这个条件,”

    为什么要有身孕后才能把图谱关键部分显现出來,用意很明显,就是防止乌布喇儿姬将后遭到背叛,如果她怀上了男人的骨血,这男人背叛的可能性就小了许多,虎毒不食子,毕竟连自己的骨血都不要的男人还是少数,

    同时,他也知道到为什么要找到修炼天才來练这张图谱了,因为它是有时间限制的,它的关键部分共有一百零八幅图案,而女子妊娠的妊娠期只有十个月,也就是说,可供修炼这一百零八幅图案的最大的限度是在三百天之内,每修炼一幅图案用时不到两天,

    想到这里,徐东有一种着了人家道的感觉,什么赶在姜氏父子之前把这张图谱练出來,他只要进入了这个程序,十个月之内是非要练出來不可,要不就永远么有练出來的那一天,

    “徐东,不要走神,属于我们的时间不多,今天……不,截止到明天天亮之前一定要把这幅图案练出來,我明天处理好这边的事务,从后天起搬回乱石滩居住,因为接下來我们要练第二幅图案,”

    听乌布喇儿姬这么一说,徐东明白她为什么毫不容情地赶兹拉山姆和唐古拉方走了,因为把这两个人留在乱石滩随时会带來危险,而在修炼这一百零八幅图案期间,尤其要确保这一块地方平安无事的,

    “你搬回乱石滩居住,那枣林地区的二级祭司长的事务谁來处理,还有,乱石滩也还有好多事要人去做,最起码新月夜和满月夜的祭祀活动是要我來主持的,”

    乌布喇儿姬一笑,“这个你放心,我的两个哥哥早就把这事给安排好了,我大哥从后天起接管枣林的事务,二哥则亲自坐镇乱石滩,有他们的精心策划,一切都不用我们俩心,我们只需把全部精力放在修炼上就行了,”

    什么,连虎大爷和虎二爷都要亲自來,

    徐东不由得一惊,转念一想也是在情理之中,这三兄妹从殇武大陆來到魑魅帝国,苦苦地等待和寻找了五年时间,终于碰到徐东这样一个合符条件的修炼天才,可以练出位面法术替他们杀死姜氏父子,为他们卢氏家族复仇,告慰家族一千多口人的在天之灵,在这修炼关键部分图谱的节骨眼上,他们当然会全力以赴,如果在这段时间因为疏复出了什么状况,那可就真是蠢笨至极了,

    他这弄懂了以前为什么发生那些事,彻底打乱了徐东來之前的格局,包括把方方和圆圆调离乱石滩,甚至让徐东和圆圆成婚,实际上都是这三兄妹处心积虑所为,他们做出的努力正是为修炼这一百零八幅图案做好了前期准备,

    徐东努力排除干扰,把头脑里的这些杂念排挤出去,当所有杂念都被一扫而光后,他只听得到加速器“呜呜呜呜呜”的超音速转动的声音,用内视术查看,他体内的荒宇星海已经空出了一大半空间,准备接收这副图案释放出來的信息,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因为太过于专注致使他把时间给忽略了,那幅图案在乌布喇儿姬隆起的腹部一点一点淡去,同时在他的荒宇星海渐渐呈现出來,证明这副图案已经被他炼化,只存在最后接收完成,

    此时的乌布喇儿姬显得极其虚弱,她温柔地把头靠在徐东肩膀上,嘴里吐出一串细细的音符,“相公,我是爱你的,我不想把你让给圆圆,你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啊,”

    看着乌布喇儿姬渐渐凸起的腹部,徐东心里五味杂陈,既有对她的心疼也有对她的愤恨,但是说到底还是心疼多于愤恨,因为他实在找不出她可恨的根由,他不愿意去多想以后会发生什么,只希望时间停止流动,让这一刻定格为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