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借一剑杀人 > 第307章 深情不及久伴
    林玲玲伸出舌头说:“你说的不对。既然我来到这里,我已经给了你我的生命。如果你想做坏事,你已经做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呢!此外,这里有这么多的眼睛和耳朵。即使我有勇气开始,也不会有机会。”

    胡说!本心情不好。你最好冷静下来,本!”她转过身,拿出梳妆台上的八个盒子中的一个。虽然林少玲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这时他突然明白,玄垣以前奢华的一切一定是框慕容汉贤!乌苏鲁语

    林少林没有等她继续,就冲上前去,从她手里夺过木箱。你打算怎么办?”他严肃地说。

    慕容的冷仙女被他的行为震惊了。他皱着眉头问道:“本想让你做什么?”把仙露还给贲贤!“

    “仙女露?”林少玲摇晃着手中的木箱,只感觉到里面果汁的紊乱。这的确是一种很好的液体,但恐怕这不是她当时所说的仙女露。他只是想核实一下他的猜想,然后从她头上拿出一根银发夹。他把它从木箱里拿出来,发现它闪闪发光,没有什么不同。林晓玲很惊讶,他的眼睛僵硬,嘴巴咕哝着:“这怎么会发生?我看见他很清楚地改变了。

    慕容汉贤本非常生气。当他看到他的粗鲁时,他非常生气,直接打了他一巴掌。林少玲被殴打绊倒了。他倒在地上说:“怎么可能呢?”我刚才看见他换了!”慕容汉贤不理睬他的自言自语,从舞台上拿出一个小木箱。他正要打开它,被林少玲抢走了。这一次,她再也忍受不了了,愤怒地说:“林少玲!别太放肆了!”

    林少玲把木箱放在梳妆台上。他说:“信不信由你,我只想说一句话。有人故意要把你框起来,把鱼从你的眼睛里移开,然后把你桌上的木箱换掉。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个我改变了,但里面一定有毒药。”

    慕容非常生气,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林少玲说:“我在你的房间里,直到我听到有人进来藏了起来。”

    慕容心里想,在恶魔的世界里,她冒犯了很多人,那些想伤害她的人总是在那儿。

    林少玲看着她疑惑的样子,说:“别那样看着我。如果我想伤害你,我可以早在竹林里开始。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此外,你的武术和你的思想比我高。即使我有任何动机,你也会发现的。你和我一起载着一艘船。如果我杀了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他说的是合理的。慕容汉贤哼了一声,说:“小臭气,美丽,谁带着船,不羞于说!”嗯,那样的话,告诉,究竟是谁在背后毒害?”

    林少玲说:“当你说的时候,你可能不相信。我不太相信。当他被魔鬼的皇帝宠爱的时候,他怎么会暗中伤害你呢?”

    慕容急切地不耐烦地说:“本,这是谁,谁在背后杀了这个仙女?”你在那里嘀咕什么?

    “哦!那个人是魔鬼身边的大师,名叫轩辕。轩辕华…轩辕华是什么?

    “轩辕奢华”?

    林少玲高兴地点头,“是的,是的!是他,是他!我刚才看见他偷偷溜进你的房间,换了这张桌子上的药水!”

    慕容的冷仙女想:“轩辕奢侈吗?”他为什么要伤害这个仙女?他的出身确实很神秘,姓轩辕,与轩辕分不开。一看到他就觉得他不是好人。他真的潜伏在魔鬼的世界里,是真的吗?她看着林少林,看见他咯咯地笑着,自言自语道:“这个傻瓜刚才好像没有欺骗本县,但是为什么他对本县这么好呢?”

    九个鬼怪和竹林换了几天之后,他们的感情很深。尽管慕容汉贤不断地责骂他,但他每次都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即使每次见到他,他心里都会感到莫名其妙的亲密和温暖。当他离开他时,他很快就会感到孤独和孤独。感觉真的足够深,可以分离吗?

    林少玲看见她盯着自己,问道:“嘿,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这样盯着我?

    慕容转过脸来,说:“不!我到哪儿去了?”

    一句话打动了林少玲的神经。他吓了一跳,然后笑了。唉?”你终于改名为“我”了吗?

    过去,这样的笑话会给她的对手带来悲剧性的结局,但在他面前,她心中的愤怒无论如何也无法燃烧。她露出一副无助迷人的样子,说:“别胡闹了!这个仙女,这个仙女刚才说错了,马失蹄有个绊脚石,谁还没犯错误!好的。你把仙女的所有露珠都打翻了,你说:“你怎么付钱?”

    谈到生意,林少玲搔了搔头。嘿,嘿,是露水。很重要的是,你不记得小人物的生活,少养一匹小马!”

    慕容韩贤假装是个丰满的身材,真的很可爱,脸上微微一笑,然后说:“不!”这些露珠不是普通的东西。它们是来自的精灵泉水的露珠。它们如何与普通事物相比较?

    “那你怎么说?不管怎样,我去云武峰,我再带你回来。”

    “哼,说起来容易!云峰离这里很远。此外,即使你到达,你也可能无法承受。

    耸耸肩说:“那我情不自禁。我现在只有一次生命。我想什么时候去都行。”

    慕容汉贤自然不会再为他感到难堪了。他说:“算了吧,贲贤无论如何都会回到云晓峰那里去收集的。你为什么不跟贲贤一起去?”

    说到出去玩,林晓玲的眼睛闪闪发光。太好了!”林少林忽然想起自己的处境,沮丧地说:“可是现在我们是魔鬼的境界,你不知道,你走后,卫兵没有像看囚犯一样看着我。否则你一个人去。如果你告诉魔鬼皇帝知道我要离开,你会怀疑的。”

    “不!”冷仙女慕容立刻反驳说。这个仙女带你出去,贲贤,看看谁敢说话!”

    “但是,如果恶魔问我,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有个仙女,你怕他会杀了你吗?”

    “不,只是……”

    “好吧,别那么说话!这个仙女只问你:“你去还是不去?”

    “走!”去吧!当然,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会很高兴陪你。”

    冷仙女慕容对他的心很满意,脸上挂着微笑。记住,当你出去跟随这个仙女之后,你不会回答任何要求你的人。你知道吗?”

    林玲玲反复点头,然后离开了魔鬼的内殿,慕容的冷仙女走了。

    魔鬼世界里有很多人。在途中,巡逻警卫达到了六批。他们对林少玲的看法是不同的,就像他说的,就像囚禁的囚犯一样。但是慕容的冷仙女在他面前开路,那些巡逻警卫不敢阻止他。当我到达魔鬼之地的隧道时,我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玄垣华贵和一名卫兵把守着门,仿佛他们预料到他们会有这样的意图,故意等在这里。

    在十步,林琳玲在慕容的冷仙女后面颤抖着说:“他为什么在这里?”太可怕了!”

    慕容韩贤还是很冷静,轻声对他说:“别害怕,老实呆在本贤后面,别说话,本贤会处理的!”

    两个人走到隧道的出口,一群人在停在路的前面。看到他的两个男人走近,他微笑着说:“哦,xiaojie!”

    慕容瀚贤瞥了一眼前面的卫兵,不敬地说:“师父,您别说话,本贤还没看见您呢!”你连续干什么?你想找这个仙女找麻烦吗?

    慕容冷不朽气势逼人,玄垣豪华脸微红,鞠躬道:“xiaojie话重,你怎敢冒犯下xiaojie!”但是这位年轻女士刚刚从外面回来吗?为什么?”

    “仙女去哪儿了?”你还想让这个人管理吗?”

    玄垣很奢侈,也很不舒服,但是他仍然保持着尊敬的微笑:“xiaojie的教训是,接下来有很多好管闲事的事。但这几天世界上的人都很乱,到处乱七八糟,如果没什么严重的,错过还是不出去。慕容汉贤生气地瞪大眼睛。他不敢多说一句话。他急忙走开,挥挥手说:“别给xiaojie让路!”

    两边散开的人,慕容汉贤能感觉到林少玲在身后颤抖。他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带到了隧道电梯。

    没有两步走,只听见轩辕豪华,突然喊道:“等等!”

    林少玲浑身发抖,双腿无力,不能向前走。慕容的冷仙女回来了,他积极地看着贵族。军队教师有什么建议?

    玄垣严肃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笑,笑得很灿烂,说:“我不敢教你,但是魔王命令不要让这个孩子离开魔界。”

    慕容望着林少玲的眼睛。他说:“哦,太荒谬了。他被本县带回,自然属于本县。有人关心想带他去哪里吗?轩辕是奢侈的,仍然有反驳的意图。慕容汉贤说:“告诉他把他带走了。他怎么了?以后让他去找本县。到底是什么让本仙忍不住!”然后,他抓住林少玲的胳膊,走进小屋,匆匆离去。

    离开魔法世界,两个人同时在电梯里呼气,无意中瞥了一眼对方,他们觉得对方的手还紧紧地握在一起。慕容突然停住手,像闪电一样行动。林少玲望着她渐渐模糊的面颊。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就像蜜一样甜,却像水一样苍白。他悄悄地走近她,用害羞的声音说:“仙女,你……”你能……”

    他的话是那么犹豫不决,一定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慕容冷不死不禁想象,心一下子跳个不停。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吐出了他身后的话:“你能带我去见兄弟吗?”

    慕容的冷仙女很冷,像一桶冷水从上到下倾泻下来。当你看到他时,你会忘记你的身份吗?”

    “不,我没有忘记。但我真的很想念他。毕竟,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慕容静静地叹了口气,“如果他知道你在做什么,他还能让你感觉好些吗?”

    林玲玲低下了头。即使是兄弟,他也责备我,我没有怨言。我为他感到难过。我应该向他道歉.”

    慕容冷冷的心微微动了一下。这个仙女绝对不可能带你去见他!这个仙女是路上的魔鬼,和他面对面,绝对无法避免一场激烈的战斗!如果这个仙女放走了你,如果你逃跑了怎么办?所以,你只能呆在这个仙女身边,没有地方可去!”

    一个来自蜀山的弟子一大早就来到报社,说北方有十英里的废墟,那里似乎有幸存者的迹象。

    宣天乐昨晚喝了太多酒,当时没有表现出异常状态,但酒是一种反冲。直到第二天中午,他才被敲门声吵醒。萧潇非常焦虑,忽视了37个二十一,大声喊道:“我们走吧!”然后一只飞脚踢开了门。人群冲了进来,但宣天乐正坐在床上,打哈欠的一半没有完成,很惊讶地看到许多蜀山门徒闯进门来。

    “你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

    朱玉和其他蜀山弟子无言以对。匆忙冲进屋里是不礼貌的,更不用说萧晓闯进来了。萧潇不怕他。他走上前去,把黑眼睛往后转。哟,你还活着吗?本xiaojie以为你生气了。

    喧闹声过后,宣天乐兴致勃勃地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萧潇突然转过头来,露出了他的眼睛。你知道我们在外面等你多久吗?”我们担心你的生活,但你就像一只懒猪*!

    “我……”

    “你是什么?还有吗?”萧潇的口才,只有这两个字压得他没有动力。

    宣天乐抚摸着他的后脑勺,只觉得沉重、恍惚和一丝不醒,“.…我怎么了?你们都站在这里。你在找我吗?”

    朱宇宫和其他门徒互相看了看。朱宇宫说:“如果你打扰了张门师父的其余部分,门徒们真的很粗鲁。请原谅我!”

    宣天岳举起手说:“嗯,你在找我什么?”

    朱宇道:噢,那是真的。我们最近派弟子四处巡逻,其中一人偶然发现有幸存者的废墟。

    谈话时,萧潇把手绢拧好,递给宣天乐。他只是个活生生的人。你救不了他。你是否需要向你的高级经理询问这样一件小事?

    “哦,这个女孩误会了。“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朱玉看着周围聚集的门徒,似乎有些顾忌。

    宣天乐擦了擦脸说:“这儿没有陌生人,但你可以说没有坏处!”

    “是的!”朱宇道:“我们现在和轩辕别墅分开了,往北走十几英里就是慕容厅的所在地。我们的弟子在那里找到了幸存者,这两个幸存者是南宫飞燕女孩和北境的前身。

    “什么?“天上的音乐震撼了,手帕掉在地上摔倒了。提到南宫燕子,必然会提醒玄天骐的人。宣天乐急切地问道:“还有其他人吗?”

    朱玉看上去有点沮丧,摇摇头说:“现在不行。当我们到达时,北方的祖先已经离开了世界。只有燕子女孩只有一口气。

    震惊被萧潇取代了。她那双眼睛很苍白,禁不住叫道:“爸爸!”

    虽然北蒙正德的真实身份是萧晓的叔父,但他们多年来一直和睦相处,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说法。即使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也可以在她的心中。

    宣天乐的心动了一下,看着含泪的眼睛,静静地握着她的手,“萧晓,冷静!”

    “这不是你父亲的死。我怎么才能冷静下来?”萧潇大叫了一声。他把手放在一边,站在一边哀嚎。

    宣天乐的心很柔软,因为他的亲生妹妹还不确定。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时,他怎么能冷静下来?

    朱玉看到这两个人失去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忙着说:“先生,别担心。我们派人去寻找。也许轩辕世杰,像一样,只是藏在废墟下。你放心,我会派人去搜查的。”

    朱玉的几个兄弟互相看了看,转过身,匆匆忙忙地走了,天上的音乐突然叫了起来:“算了!”

    回过头来看,宣天岳在视野里突然看起来很老,只是听他说:“我最好亲自去做这种事,你在门外等一会儿。”

    朱玉和其他人退出后,宣天乐对萧晓说:“萧晓,冷静下来,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是……嘿,我甚至不能感觉到我的心情。我有什么资格来安慰你?

    萧潇看着他,他的眼泪似乎很悲伤。这时,不管男女之间的区别,她都跳到他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宣天乐环顾四周,用心看着萧潇。数起来,她是第三次在自己的眼泪里,而且每次的学位都会显著提高,她越来越不像原来那个专横跋扈的年轻女士,这就是生活、婚姻。

    他拍了拍她的背,低声说:“好吧,别哭了,收拾行李,我们去看看。”

    他们一起走到慕容大厅前的别墅。这个地方到处都是伤疤,与现在的别墅毫无关系。当时,慕容山庄赤雪峰山的一场激烈战斗,使得慕容堂一夜之间从江湖中完全消失了,就像轩辕一样。

    只有到了这里,我才感到绝望。不比轩辕别墅少。它太大了,很难找到几具尸体。

    废墟被一些蜀山门徒稀少地搜查过,但已经整整一个上午了,仍然徒劳无功。朱玉把宣天乐等人带到了废墟中的一个地方。这个地区的bàozhà痕迹很清楚。很明显,他们最近刚刚爆发。朱禹指着脚下的泥土,说:“这就是我们发现飞燕女和北朝前人的地方。”但是玄垣姐姐和林公子,我们什么也找不到。

    说到这里,玄天乐突然想到:“我记得,玄天骐的队伍和林少林、林少中、北正德、南宫飞燕一起冲向慕容堂。现在只发现了两具尸体。甚至林少玲也被杀了。“林少玲和林少宗是萧晓的哥哥。虽然他们很奇怪,但他们的血比水浓。这样,她在瞬间就不再是孤儿了。这是宣天乐第一次同情萧晓。他压抑内心的悲伤,假装镇定地说:“林兄有很强的武术能力。即使遇到强大的敌人,他也会轻而易举地逃脱。“我想他们可能逃过了灾难,逃到别处去了。”她的眼睛转向小晓的脸,她的眼睛和鼻子因泪水而通红,但现在平静了许多。她摇了摇头,微笑着说:“我不介意。不要安慰我。”

    “兄弟!过来看看!”

    不远处,一声巨响吸引了人们的目光。有两个或三个弟子指着一个血迹斑斑的棉布衣服。宣天乐和其他人来了。三个弟子敬礼说:“棕榈树,我们在这里找到了这件棉布衣服。玄天乐拿着它,一瞬间浑身发抖,仿佛突然进入了寒冷的空间。

    仔细检查棉袄,它已经完成一半,只有一个袖子留下未完成。但是它从里到外看起来很精致,手工制作,无缝,填充着高档纯棉,穿起来一定很暖和。棉袄的另一个袖口绣有一朵鲜艳的牡丹花,开得鲜艳美丽。也就是说,刺绣唤起了轩天乐的记忆,永远不会被遗忘。

    十年前,清明山,

    “啊!姐姐,看它是什么花,多么美丽啊!

    宣天启仔细回答说:“如果我猜得好,应该是牡丹。”“兄弟,你喜欢吗?”

    宣天乐有力地点点头:“好吧!姐姐,看看它有多漂亮,就像你姐姐一样!唉?姐姐不绣绣花吗?你能绣这朵花吗?”

    “这个……”宣天启有点尴尬。这是非常困难的。我害怕我现在的技术。”

    “没关系!姐姐,你知道了,你能给我的一件衣服绣花吗?”

    宣天启点点头笑了笑:“当然!”

    回到现实,天上的音乐仍然沉浸在温暖的回忆中,面颊上咯咯地笑着。宣天启似乎在日夜工作,在业余时间练习刺绣。这朵花和他哥哥和弟弟当时看到的牡丹花完全一样。也正因为如此,他不禁落入了记忆之中。但是现在,我感觉不再快乐和温暖,而是悲伤。棉袄后面有很多血。那一定是宣天启的生活。他把它抱在怀里,好像她抱着她,泪水洒在她的脸上,没有眼泪。

    不经意间,他注意到他的内衣袋里有东西。他看了看,那是一封信。当我打开书本时,我看到上面写着:“天乐,这是我姐姐第一次给你写信,或者可能是她最后一次给你写信。”有些事情我在现实中无法告诉你,所以我必须写这封信,但是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我已经死了。事实上,我不是你的亲生姐妹。十九年前,我只是一岁以上的孤儿。那时,我的父母和爸爸带我进来,今天就有宣天启了。我不是轩辕的血管,也不戴轩辕的头衔。多年来,我一直奉命照顾你,除了真爱之外,还有一点感激之情。,当我姐姐说这些话的时候不要生气,因为我妹妹也被强迫了。你和我哥哥相依为命十年多了。我真的把你当作我的兄弟,但这是一个真正的把戏。这几天我逐渐感觉到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事实上,我很早就得了绝症。如果我叔叔这些年没好好照顾我,我早就死了。现在我病得很重,病情越来越严重。我没有告诉你这个消息,只是因为我不想分散你的注意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有好亲戚,像父亲、母亲和叔叔,还有一个真正陪伴我的好兄弟。我对这个世界的经历感到满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练习,我认为你的大脑也应该被锻炼。从现在开始,你应该学会照顾、保护和珍爱自己。千万不要让此刻的风毁了你的未来!至于向巩,你不应该因为他将来做出的任何决定而责怪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愿望。因为我,他无法抑制他一生的幸福。他希望他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伙伴。最后,我的好兄弟把我埋在叔父墓旁。我想陪他的老人一直等他。

    (本章完)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