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回屋里吧,越来越冷了。”叶风紧紧地搂着大宝贝,微笑道。

    “嗯~”大宝贝声若蚊啼,娇羞不已,她都有点不敢看叶风的眼睛了。

    叶风一笑,弯腰一下将大宝贝柔弱无骨的身子抱在怀里,稳稳地朝着屋里走去。

    二楼。

    楼道里铺满了礼物。

    这些都是叶风精挑细选的,有口红、有包包、有首饰……这些东西,加在一起,足够苏凝用好几年的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叶风的心意,够苏凝用一辈子的了。

    大宝贝看着这些礼物,大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拍着叶风的胸口道:“叶风,放我下来。”

    叶风看着大宝贝那亮晶晶的眼神,微微一笑,轻柔的将凝凝放在了地上。

    大宝贝就像是放飞了的小鸟,欢快的就跑过去拆礼物了。

    “呀,洛夫斯的口红。”

    “我喜欢这个面膜。”

    “叶风你看你看,我戴这对耳环好看么?”

    大宝贝举着一对耳环,笑脸盈盈的问道。

    “好看呗,我选的怎么能不好看呢。”

    叶某人嘚瑟的说道。

    “是是是,我们叶教授的眼光最好啦。”

    凝凝大宝贝笑眯眯的,难得的没有赏他一个漂亮的大白眼,反而是顺着叶风的话应和起来了。

    看着大宝贝这开心的样子,叶风心里也很高兴,只要凝凝能开心,他这所有的付出,就有价值。(梅谱:呵呵。)

    这些礼物,凝凝大宝贝兴高采烈的足足拆了有半个多小时,叶某人靠在墙边,一直看着大宝贝,时不时的俩人还得腻歪两句。

    等把这些礼物全部拆完,大宝贝累的直接坐在了地上,腰酸腿痛的。

    叶风摇着头走过去,“地上凉不凉啊?快起来。”伸手拉着大宝贝。

    “不凉不凉,让我歇一会。”

    虽然叶风拉着自己的小手,但是凝凝累了呀,不想动了,要歇一会嘛。

    这时候的凝凝大宝贝,哪有一点往日里女王大人的样子?更像是依依小宝贝,可爱的撒着娇。

    家里不是地暖,这大冬天的坐在地板上还行?

    叶某人可不想凝凝着凉,伸出手一下就把大宝贝给抱了起来,摸了摸凝凝的小屁屁,冰凉冰凉的。

    “这还不凉?”叶某人瞪着她。

    大宝贝俏脸一红,皱了皱小鼻子,“流氓!呸!就知道占人家便宜!”

    叶某人一咧嘴,“我这是关心你呀!”

    “啐,才不是呢,就是流氓!”大宝贝傲娇的扬着俏脸,满脸的幸福。

    叶某人挑了挑眉,直接就把手放在了大宝贝的小屁屁上,还不停的捏着。

    “啊~你个流氓!”

    小屁屁突然被袭击,凝凝惊叫了一声,胡乱的踢着小腿,焦急的看着叶风。

    这下子,叶某人是真的没有被冤枉,他这次是真的不折不扣只是单纯的在耍流氓了。

    “呀~你放开我!”

    “放我下来!你个流氓!”

    “叶风~叶风~嗯啊~”

    叶某人充耳不闻,一边抱着大宝贝,一边揉捏着她的小屁屁,就这样,把大宝贝抱进了卧室。

    到了卧室,叶风才放过大宝贝,把大宝贝放在了床上。

    才从叶风的“狗爪”中逃出来,大宝贝气呼呼的就从床上下来了。

    不过一看叶风这样子,穿着厚厚的狗狗装,咬他一下吧,也没地方下口啊。拧他两下吧,估计也不疼呀。

    “叶风你把这衣裳脱了吧。”

    大宝贝笑眯眯的,脸上没有一点要干坏事的样子,还主动帮叶风解着身上的扣子。

    “嗯。”

    叶某人对凝凝的“报复”是没有一点的察觉,这一身穿在身上,他也很不舒服。

    没两下,叶某人就把这身狗狗装给脱了下来。

    “叶风……”

    本来还想偷偷趁叶风不注意咬他两下的大宝贝,在看到叶风脱了这衣裳之后,顿时心就软了。

    满身的汗,身上的衣裳早就湿透了,正黏糊糊的贴在叶风的身上!尤其是头发,本来叶风的头发就长,更是出了不少汗,都看出来什么发型不发型的了,就和个鸡窝一样。

    这么冷的冬天,叶风先是出了这么多的汗,又在外面占了这么久,苏凝都不能想象那种感觉。

    叶某人有点尴尬的看了看自己,“我先去洗个澡吧,身上都臭了。”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想弄得梳顺一点。

    大宝贝看着叶风那鸡窝一样的头发,噗嗤一笑,连忙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哎哎,苏凝!我警告你啊!”

    一看见手机,叶某人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几个健步就窜进了浴室里,“啪嗒”一下,就把浴室门给关上了。

    见叶风这样子,卧室里的大宝贝捂着小嘴笑的花枝乱颤。

    叶风这是被自己吓到了呀。

    叶某人洗澡是相当快的,不到十分钟他就出来,之前的衣裳肯定没穿,就穿着睡衣出来了。

    叶某人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墙上的钟表,问道:“你要不要也洗洗?”

    大宝贝点了点头,刚才拆礼物也出了点汗。

    现在的凝凝,对叶风早已经没有什么洁癖了,两个人用一间浴室也已经成为了常态。小姨子苏灵现在算是威胁不到叶风了。(以前写过这个事情。)

    凝凝去洗澡了,叶风却没有闲着,现在是已经十一点十分多了,等凝凝大宝贝洗完澡出来,估计也就快十二点了。

    叶风蹑手蹑脚的出去了,他还有最后一项活动呢。

    ……

    果然,叶风对凝凝也是相当的了解的了,随随便便洗个澡,也得四五十分钟。

    也直接换上了睡衣,不过凝凝才开门出来,顿时屋里的灯就熄灭了。

    瞬间,双眼一黑,大宝贝吓了一跳,心里一慌,本能的就叫起了叶风的名字。

    “叶风、叶风……”

    大宝贝有点怕怕。

    不过突然,几只蜡烛燃起了点点的烛火。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叶风缓缓地走向凝凝,一边轻轻拍着双手,嘴里还还一边浅浅的唱着这首《生日快乐歌》。

    “happybirthdayyou、happybirthdayyou、happybirthdayyou~”

    没有音乐,只有叶风简单的哼唱,可此时此刻,听在苏凝的耳中,却比什么都要动听。

    当叶风走到凝凝身前的时候,墙上钟表的时间,也正好来到了十二点。

    “凝凝,生日快乐。”

    叶风笑着,拿出礼冠,轻柔的给凝凝戴上。

    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大宝贝一次又一次的被感动,此时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嘴角明明挂着笑,可是眼睛里又不争气的充满了泪水。

    大宝贝抿着嘴,再次搂住了叶风,趴在他的怀里。

    过了一会,大宝贝才趴在叶风胸口,声音不大的说道:“谢谢你,叶风。”

    叶风揉了揉凝凝的脑袋,轻轻一笑,“傻瓜。”

    说什么谢谢?

    这是应该的。

    不过这些话,叶风却没有说出来。有些东西,不一定要说出来。有些时候,无言胜得过万语。

    “走,去吹蜡烛吧。”

    叶风拉着大宝贝的小手,来到了这个大大的蛋糕面前。

    屋里虽然很黑,但是映着烛光,凝凝还是能清晰的看见这个蛋糕上写的字迹,“凝凝,生日快乐。”

    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了,可却令苏凝无声的感动。

    凝凝闭上眼、合起手放在胸前,默默地在心底许下了生日愿望。

    “希望他能一直健康、快乐。希望他能一直无忧、无虑。希望他能一直……傻乎乎的。”

    凝凝突然咯咯一笑,旁边的叶风一头雾水,等大宝贝睁开眼,“呼呼”的吹灭了蜡烛,叶风才好奇的问道:“许的什么愿望啊?咋还笑出来了呢?”

    “才不告诉你呢,说出来就不灵了。”

    大宝贝哼哼道。

    叶某人一挑眉,“咱们俩谁和谁啊?说出来我听听,没事的。”

    “不要,我不说。”大宝贝咯咯一笑,跳到了一边。

    “呀,不说是吧?”

    叶风笑哈哈的朝着大宝贝扑了过去,虽然没有开灯,但是屋里其实没有黑到什么也看不见的地步呢。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