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大国重工 > 第七百九十一章 冯啸辰的底牌
    在场的官员们都是认识冯啸辰的,也知道这位装备公司的总经理在发改委领导的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属于发改委手上的大杀器,经常可以用于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此次韩宏隆重推出冯啸辰,显然是又打算要布一个很大的局了,大家不由都有了一些期待感。

    “刚才邱部长说了,我们新建的那几家大型炼油厂,用的是中东石油国家提供的建设资金。这几家炼油厂投产之后,生产情况良好,到目前为止上缴的利税已经相当于投资的70%。此外,这几家炼油厂还为国民经济各部门提供了大量廉价的国产成品油,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外汇,为企业降低了生产成本,这些也是应当计算在炼油厂的收益之中的。综合各项收益,可以这样说,发改委用于建设这几家炼油厂的投入,已经全部收。就算这是别人给我们设的一个套,我们也已经从套里钻出来了,并不存在无法解套的问题。”冯啸辰首先向众人汇报道。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这几家厂子就可以关门大吉了?”邱建兴没好气地呛声道。

    冯啸辰笑道:“最糟糕的情况也不过就是关门大吉,这项投资至少可以算是不赔不赚的。”

    “哼!”邱建兴只能用一个鼻音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了。冯啸辰这话简直就有些耍赖了,但他还真没法反驳。我从国外借了钱,建了厂子,现在钱都赚来了,国家没有任何损失,还白白落下三家工厂,你能说啥呢?

    冯啸辰的目的,也就是恶心一下邱建兴,见老头不吭声了,他便转过头对众官员说道:“刚才的话,其实只是开个玩笑。这几家工厂技术先进,产能充沛,怎么可能关门大吉呢?目前中东原油的进口价格是每桶45美元,我们炼油依然是有收益的。即使到下半年,油价涨到60美元,只要国民经济各部门需要成品油,我们就不可能让炼油厂关门。”

    “如果国际原油价格无法打压下去,那么国际成品油价格肯定也要上涨,咱们自己炼油依然是比进口成品油要便宜的,甚至还可以通过出口成品油来获得利润。所以,这三家炼油厂的建设,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王振斌替冯啸辰做了一个注解,顺便也给邱建兴的坟头添了一锹土。

    冯啸辰向王振斌点了点头,以示赞同他的话,接着说道:“事实上,我们在几年前引进中东资金建设这三家炼油厂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国际原油涨价的风险。在当时,发改委领导深谋远虑,在资金非常紧张的情况,拿出了几百亿用于支持研发石油替代技术,就是为了应对今天的局面。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国家的煤炭制油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具备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石油的能力,这就是我们与中东油霸议价的底牌。”

    “什么?煤炭制油!”

    在场的多数官员都瞪圆了眼睛,只有少数事先了解过一些情况的官员表现得较为淡定。财政部的那位官员诧异地问道:

    “冯总,煤制油的项目,我们财政部也是给予过支持的。不过,我听说煤制油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所以缺乏经济上的可行性,怎么,现在你们已经把成本控制下来了吗?”

    冯啸辰说:“我们的确已经把成本降低了一半有余,不过相比原油价格,依然是偏高的,煤制油的经济性还存在问题。但是,如果油价继续上涨,达到60美元,煤制油的成本就相对更低廉了,届时使用煤制油,要比进口原油更经济。”

    “也就是说,你们装备公司是最盼望石油涨价的。”来自商务部的司长徐振波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徐司长把我们想得太自私了。”冯啸辰假装不悦地说,其实他与徐振波也是老朋友了,知道对方这样说只是一个玩笑而已。他解释道:“我们只是预先做个准备而已。如果油价不涨也就算了,如果油价继续涨下去,我们就可以启动煤炭制油的项目,用来替代进口石油。有了这样一个底牌,中东那几个国家要涨价的时候,也就需要掂量掂量了。”

    “原来是这样。”guózīwěi的官员笑道,“我就说嘛,发改委韩主任这么睿智的人,怎么可能会掉到人家设的套子里去呢。原来韩主任早就有布局了,反而是把别人给套进去了。”

    此言一出,大家都忍不住去看邱建兴的脸了,这尼玛就是红果果的打脸啊。邱建兴的嘴张了张,想说点什么硬气的话来还击,却又找不出合适的说辞,最关键的是,他发现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站在他这边的,他就算是有再多的道理,没人捧场也是白搭。明白了这一点,邱建兴也不想再呆下去了,他气乎乎地站起身,也不向众人打招呼,推开身后的椅子,便向会议室外走。

    王振斌是负责主持会议的,见状赶紧追上去,低声问道:“邱部长,怎么,您是有其他事情吗?”

    “没错,我还有一个会,就先走了!”邱建兴撂下一句话,便大踏步地向着大门走去。王振斌抢先一步帮他拉开了门,然后众人便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老头灰溜溜地离开了。

    “唉,邱部长这人”有人低声地嘟囔了一句,不过后面的话也没说出来。

    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太快,像邱建兴这样思维跟不上经济发展的官员,在部委里并不罕见。有些官员对于自己分管的领域或许是比较了解的,但对于其他的领域就比较陌生了,有些认知甚至还停留在十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

    其实又岂止是官员呢,很多社会精英在年轻的时候思想还是非常开放的,也能够接受新生事务,等到有了一定的地位,成天忙于各种应酬的时候,接受新信息的机会和能力就都下降了。他们往往拿自己年轻时候的一些观念来看待今天的世界,却不知道今天的世界与过去已经截然不同。

    后世朋友圈里许多陈年段子还能够让局长、主任们津津乐道地传播,就是这个道理。相对于90后、00后的年轻人来说,80后都已经算是老头老太太了

    韩宏制止了大家对邱建兴离场一事的低声讨论,把话头引了正题,说道:“不管国际油价是不是会上涨,我们都已经决定要启动煤制油项目了。在初期,煤制油的成本肯定是会大于石油的,但随着建设规模的扩大,技术会愈发成熟,设备成本也能够大幅度降低,届时煤制油的成本就可能下降到与油价相差无几,甚至低于油价。我们目前的考虑,是利用煤制油技术作为砝码,迫使欧佩克与中国签订xiànzhì油价的协议。如果欧佩克拒绝我们的要求”

    “那很简单,我们会把煤制油技术做成白菜价,让欧佩克彻底破产。”冯啸辰淡淡地说道。

    “让欧佩克破产,这话也就是你冯总敢说啊。”徐振波咂舌说。作为一名长期搞外贸的官员,他是知道欧佩克有多么牛气的。在今天的世界上,手里握着石油,的确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可眼前这位冯啸辰,居然放出让欧佩克破产的狂言,这是太过于自信了,还是底牌足够硬呢?

    冯啸辰没有在意徐振波的评价,他说:“徐司长,我希望商务部能够尽快地约一下欧佩克方面的人员,说我们需要和他们确定未来一段时间原油供应的保障问题,其中既包括原油的供应数量,也包括供应价格。”

    “这个会谈,是以冯总你们这边为主吗?”徐振波问。

    “是的,这次会谈是以我们为主的,商务部为我们提供一些配合。我们的想法需要向对方通报一下,这也算是先礼后兵吧。”冯啸辰说。

    徐振波点点头:“那好吧,我来安排这件事。不过,我可得事先向韩主任汇报一下,既然是装备公司与欧佩克方面的洽谈,我们只负责安排洽谈的时间和地点,至于谈成什么结果,我们就不敢保证了。”

    韩宏明白徐振波的意思,说:“这件事就交给小冯他们去谈吧,徐司长从外事政策上帮着把把关。如果小冯他们谈不成,再由你们商务部来谈,届时谈判的条件就可以由你们确定了。”

    徐振波苦着脸说:“如果冯总他们没有谈成,我们再去谈,恐怕就被动了。不过,我对于冯总的谈判能力还是非常相信的,我想,大家也都是这样的看法吧?”

    他说着,向全场的官员扫视了一圈,众人一齐点头附和。冯啸辰早已是恶名在外,大家都知道他最擅长于与外商zhōuxuán,而且屡屡能够突出奇兵,让外商不得不屈服。

    冯啸辰向大家微笑着示意,接着说:“我们要把这场戏唱好,还需要各位鼎力相助。guózīwěi这方面,我们希望几家大型石化装备企业能够全力以赴地配合我们完成煤制油项目的建设。财政部方面,我们可能需要一些财政支持。还有科技部,能不能配合我们完成一些重大技术攻关任务”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