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美人持刀 > 第618章 女子有毒
    想到杜克仁就这么死了,苏落月一阵暗喜,却又怕他说了些什么。

    但想到自己已经向众人下过毒,不听话的话,还有能要挟她的手段,不怕她不听话,便稳下心来。

    苏落月强装惊讶的问道:“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师叔手段如此阴险,竟然被大人轻易的烧了?”

    “你说的手段是下毒吗?”庄柔把盆中的水倒入阴沟之中,站起身笑道,“他是下毒了,还煮了三大锅肉汤,打算今早去卖给百姓吃,还想继续给百姓下毒。我一看这家伙太坏,就把他扔汤锅之中煮了个半熟。”

    她抬头看看天色,忙了一晚上,现在天已经快蒙蒙亮了,便笑了笑说:“那个老毒物,好像全身到处是毒,谁也不敢收尸,我就放火把他连着房子都烧了。对了,你也是玩毒的,这样烧掉应该就可以把毒都毁掉了吧?”

    苏落月点点头,确实任何毒都怕火烧,当然在烧的过程中会产生些毒烟,但只要不是闷在那闻,被风吹散便没有太大的危险。

    见庄柔的态度和之前一样没有变,她有些怀疑杜克仁死的太快,都没讲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话来。

    她就捂住胸口说道:“大人,昨天关泉府被下毒,难道是他所为?”

    “我那杜师叔一向心胸狭窄,好杀无辜,这次可能是有人无意中得罪了他,便怀恨在心的向百姓下了毒,真是可怕的人。”

    庄柔只觉得她有意思,不知是不是玩毒的人都这样,总要摆出一副很好亲近的样子来方便下手。

    她便若无其事的说:“那杜克仁在临死前,哭着求我别杀他,饶他一命,因为他有件事必须去做,想要寻找到一人才能死而瞑目。”

    “说是他的娘子带着钱财和祖传秘籍,跟着野男人跑掉了,扔下了两个嗷嗷待哺的两个孩子,和瘫痪在床的老人给他,就这么一去没了影子。”

    “所以他求我放过他一命,等找到自家娘子时,就要让她回去。就算是有了外心,也愿意原谅她,只要能回家抚养孩子和老人便可。”

    什么!

    苏落月大吃一惊,杜克仁怎么能在外面这样胡说八道,谁跟男人扔下孩子跑了?根本就没和他成亲好不好!

    她的脸色变得涨红,气愤的骂道:“他胡说!哪来的娘子,根本就没有成亲,还是一个人!”

    随即,苏落月反应过来,赶快解释道:“大人,你别被他蒙骗了,他只是想骗你把我找出来交给他。”

    “竟然为了寻到我,在外面说这种无耻之话,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他的!”

    庄柔咧嘴笑道:“我当然不会相信,因为你是他师妹杜水月,而不是他的妻子。虽然杜克仁是你师兄,不是你师叔,就算你杀了养大你的师父偷走毒经,这些都没什么,毕竟是你们江湖人的事。”

    “更别说,还是一家人在自己折腾,可你们为什么要下山到外面,把无辜百姓牵涉进去?”

    苏落月睁大眼睛,却又马上冷静下来,身份被识破她也不怕,反正早已经布置了后手。

    庄柔走到厅中拖了条板凳坐下,歪头瞧着她慢条斯理的说:“你们俩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跑出来毒杀百姓。杜克仁昨天下的毒杀了不少体弱的孩童和老人,罪无可赦。”

    “而你在逃亡的路上,杀了个女子,把她扮成你的样子,布下陷阱引杜克仁入圈套。加上你师父那条命,两条命足够你掉脑袋了,当然一条命就够你死。”

    苏落月抬起头,态度变得高傲,面色冷峻的说:“看来我那师兄和大人说了不少话,不过我杀人那也是被逼无奈,大人真的不能放我一马吗?”

    “不行。”庄柔坚决的回道,讲什么笑话,关泉府这么多条人命都得要这两师兄妹填呢。

    见没有谈下去的必要,苏落月咬了咬嘴唇,“大人,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是假,那应该知道我精通下毒,你们这几餐吃的饭菜,都被我下了毒。每日不服解药,就会头痛不止,直到受不了痛苦发狂撞击头部而死。”

    “饭菜之中我都放了缓解的解药,今早等大家起床时,如果吃不到我做的饭菜,那种滋味可就难受了。”

    她自信满满的说道:“此毒是以我血养了十年的毒蛤所练制,普天之下除了我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能调制出解药。大人为了自己着想,还是帮我一把吧。”

    听了她的话,庄柔却一脸不信的说:“我不信,江湖上不是说内力深厚的人,可以把毒给逼出来。我就不相信,你这毒蛤练的毒,用内力还逼不出来了!”

    苏洛月冷笑了一下,“大人,那说的可是内力深厚之人,就连我师父有近四十年的内力,都没办法逼出我这天蛤神毒,更别说大人的内力了。”

    “除非有超过一甲子内力的高手,但只要一天不服用解药,大人连半个时辰都撑不住,就会用头撞击硬物而死。”

    “有那个人脉,也赶不上救大人这条命啊!”她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给自己下毒装病弱女子这么久,她自己都嫌累了。

    还是现在好,看不顺眼的人,就全给下了毒。听话的就多留几天,不听话的就让他们活生生痛苦而死。

    毒的魅力不就是在这点,就算武功不高,一样可以杀死高手。

    看她笑得如此得意,庄柔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真是让你失望了,我正好有一甲子的内力,你下的毒当晚就被我解掉了,而秦秋根本没吃你的东西。”

    “中毒的只有寻常百姓,真心喜欢你的掌柜和蠢货庄锦而已。掌柜要是死了,你身上就多背一条人命,如果是庄锦死掉的话……”

    “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早看他这样的无用小纨绔不耐烦了,巴不得早点打发他走。”

    庄柔坏坏的笑道:“所以杜水月,杜姑娘,你这什么天蛤神毒,是想要拿来要挟谁呀?”

    她的话让杜水月大惊失色,她惊呼道:“不可能!你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有一甲子的内力!”

    说话之间,她手一扬便撒出股粉末,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

    庄柔边发动内力,边迎着粉末往前猛冲,伸手就扣住了杜水月的手腕,用力咔嚓一声便折断了她的手腕。

    “啊!”杜水月惨叫一声,却从口中喷出根毒针,直刺庄柔的眼睛。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