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全能狂少 > 第226章 误中埋伏
    听完赵宣儿凄惨的身世,周辰对她充满同情、怜悯。这令周辰想到了当年的红娘子,她也是为了活下去才去夜总会陪酒,若不是遇到自己,极有可能泥足深陷。

    纵然她泥足深陷,也不能说她错了;毕竟为了身患癌症的父亲,她必须尽到作为儿女的孝心。

    这与现实中一些拜金女不同,她更纯粹、更单纯、更值得令人怜爱。所以,当初就算出钱帮她经营酒吧,也并没让红娘子付出仅有的身子;感情来的时候,周辰不会抗拒,但仅仅是为了报恩而报恩,他无法接受,他便是这种人。

    所以此时赵宣儿投怀送抱,周辰依旧无法做到与她酣畅淋漓的翻滚。

    确实,赵宣儿很美,身段很好,几乎每个男人都会为之疯狂、冲动;望着坐在自己身上,一脸神情望着自己的赵宣儿,周辰双手抓着她的双臂,轻轻的从身上推开,坐起来,说道:“就算我承诺给你找份工作,将来你还个人情便罢了,不需要这样。或许你以前接受阴合一派变态思想的缘故,对于这种事很不在意。但我还是希望你将来能自律自爱,不要轻易的做出这种事。”

    “我……”

    赵宣儿绯红的小脸满是羞愧神色,贝齿轻咬着下唇,有些手足无措,有些慌乱的说道:“我……我只是……”

    “我明白,好了,回你房间去吧!”周辰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轻拍着赵宣儿的酥肩,说道。

    “恩,那我回房间了。”

    赵宣儿声音娇弱的回应了一声,轻轻点点头,绷了绷嘴,便离开了房间。走出周辰的房间,赵宣儿脸上满是疑惑神情,心中遐想颇多;这人到底是正人君子呢?还是识破了自己?

    要不要继续?

    满腹疑惑的赵宣儿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黑暗中的她睁着硕大的双眸,脑海中不断的想与周辰经历的每个情景,揣测是不是自己不经意间流露的神情、说出的话语令对方生疑?

    可反复的回忆了一遍,也没察觉到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妥。

    看来并不是他生疑,而是他本就是个正人君子。

    哼……就算你是正人君子,也一定会想办法探寻到你身上的秘密不可。

    对于赵宣儿投怀送抱一事,周辰并没想太多;等到赵宣儿离开房间,周辰便盘膝而坐开始练功。不晓得何种原因进入那奇异空间,可此番经历对周辰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恩赐,经历一整天的修炼,便将八卦神拳第一重的上百种拳法招式领会,修为也直达内劲后期巅峰,可谓真正成为一流高手。

    既然有如此奇遇,周辰自然会紧紧抓牢。

    潜心修炼,再次进入那奇异的空间之内,望着八卦图阵方位不停的变化,周辰心神合一,全神贯注的观看,可那方位的演变翻来覆去只是八卦神拳第一重的招式,已被自己彻底融会贯通。

    难道这奇异空间仅存有第一重的招式?

    周辰满脸惊讶,实在搞不明白这八卦神拳到底是何种离奇的功法,竟如此古怪神奇。

    修炼了一整夜,周辰微微睁开双眼,竟不感觉丝毫的疲惫,浑身精力旺盛,比平日睡了一觉还有精神。天已大亮,周辰洗漱了一番,穿好衣服,刚想开门叫赵宣儿起床去吃早饭,一开门便看到赵宣儿伸手要敲自己的门。

    “早。”赵宣儿微笑着打招呼道。

    “早,去吃早饭吧!”

    周辰微微一笑,点点头,便迈着步子进了电梯。

    对于昨夜阴合一派被国教局围剿、几乎灭门,周辰甚为担心周无妍安危;国教局,周辰是认识武承天,可武承天上次引雷击杀余厚寸,便一直在上京市修养,自己根本没他的联系方式,想通过他了解阴合一派死伤者中有没有周无妍也只是妄谈。另外便是杨启龙了,只是自己与杨启龙极为不对付,而且杨启龙在国教局的身份并不高,不晓得能不能打探到死者中有没有周无妍。

    可为了周无妍,周辰只能厚着脸皮求一下这个跟自己不对付的家伙了。

    两人出了酒店,朝着旁边的早餐店走去。

    就在两人出了酒店,酒店旁边便有两人行踪诡秘的露出头,其中一人轻声说道:“应该便是他,可他身边为何跟着个女人?根据打探到的消息,跟他一起前来南京的女人都被安排送到杨家了啊!他应该是孤身一人啊!”

    “嘿嘿,你看那女人穿的多骚,估计是这小子寂寞难耐找了个****!”另一人嘿嘿一笑,一脸猥琐的说道。

    “赶紧去将此事汇报给少爷。”那人满脸不悦的说道。

    能将韩跋给击杀,这人修为可见到了什么地步,他们两个只是派出来打探消息的小喽喽,哪里能对付得了这类高手?晓得少爷暴躁的脾气,韩跋被杀,令他暴跳如雷,就连老太爷都动怒了,直接对周辰下了必杀令。

    韩跋,手持宽大大汉,那可是风家数一数二的高手,竟被一个无名小卒给击杀了。

    这简直就是打风家的脸。

    其中一人立即掏出手机向上面汇报消息。

    周辰带着赵宣儿进了一家比较老旧的早餐店,点了些油条、豆浆、包子便大快朵颐的吃起来。也不知道杨启龙此时在河内省任职,还是在杭州老家,若是在杭州,那便能尽快的让他回来一趟,可两人本来就不对付,只能通过杨晓青寻他。

    吃过饭,给杨晓青打了一通电话,令周辰诧异的是杨启龙不在河内省,更不在杭州,竟然在南京。

    难道此番围剿始神邪教余孽他也参与其中?

    要了杨启龙的电话,周辰便给他打了过去,杨启龙很是傲慢,却还是答应了见面。只是没想到杨启龙竟约定在栖霞寺见面,周辰也没多想,便答应下来。

    栖霞寺位于南京东北20多公里的地方,属于郊区。

    两人吃过早饭,退了房,便打算打车前往。

    打了辆出租车,车子急速朝着栖霞寺的方向开去。

    很快,便到了栖霞区的地段,再往前开几公里便是栖霞山了。

    “前面什么情况?怎么道路都车子堵死了?”

    司机大叔不解,继续开着前行,按了几声喇叭,可前面的车辆并排在道路上的车辆并没移开,司机大叔无奈,只好将车子停靠下来,刚想下车询问,便听到后面传来发动机的声响,后面又有几辆车堵住了去路,司机大叔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吓的一脸惨白。

    周辰眯着眼望着前后都堵住去路的车辆,心中暗叫不好,看来中了埋伏。

    可到底是什么人埋伏呢?

    自己前来栖霞寺只有杨启龙一人得知,谁能事先得知?

    不可能。

    杨启龙绝对不可能害自己。

    就算他对自己不满,但他毕竟是杨晓青的妹妹,自己与杨晓青怎么也有些矫情,杨晓青姐之所以救好也是通过自己找到了医鬼,不然她得一辈子像活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他怎么可能会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