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全能狂少 > 第562章 各怀密谋
    魂魄离身,登过魂桥,修为达到离魂境界。

    周辰才真正明白尚乾坤所说的先祖周天道曾对他说的话,果然是人目光太过短浅,天道何其浩大。人修行内劲,可从未考虑过内劲的由来;仅以为脏腑能孕育内劲,可脏腑为何能孕育出内劲?这与天地间的灵气一样,人能生存便靠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而修行,便是靠着幽冥神府的内劲,或者说灵气、元气。

    任谁也不会想到修行的秘诀竟在与此,所以在近千年间,史书、野史几乎很少出现关于凡人羽化成仙的事情。

    当然,就算有人晓得,也并不见得世人都能达到离魂境界。

    首先,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炼出内劲;其次,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魂魄离身而不死;最后,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迈过魂桥。经历过一次次的过滤,可想而知能达到离魂境界的人少之又少。

    元气(内劲,为了好记,以后统称为元气)与另一个世界相通,元气汇集在脏腑之内,有强化脏腑的作用;周辰并不害怕如先前那般使用周贤能传承出现晕厥情况,可他不得不考虑**的承受能力。

    使用元气轰击对手,自然需要将元气运行到**;若是**无法承受强大的元气,结果便是**爆裂而亡。

    必须得尽快强化肉身,使得肉身能够承受住元气的力量。

    在感受脏腑元气的同时,周辰也感受到齐守天的那滴魔血竟又呈现出来,魔血不断的通过血管迷漫在身体的每处,伤口愈合的很快,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周辰便感觉伤口的疼痛感消失大半,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伤口的愈合。

    这齐守天的魔血果然名不虚传。

    可周辰始终想不明白,为何在另一个世界登魂桥的时候,他感受到齐守天魔血的力量,却没感受到魔性?似乎魔性消失,只留下魔血的力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了许久,周辰也找不出其中缘由。

    或许尚乾坤知道。

    可此人来无影去无踪,再遇见他也不晓得什么时候。

    此时,天微微亮,周辰缓缓从木板站起来,走到工厂门口,发现封凰竟依偎在墙角睡着了,这段时间她也累坏了。周辰轻手轻脚的走到封凰身边,坐了下来,将封凰的脑袋移动在自己肩膀上,望着封凰那张精致的小脸,周辰心莫名的跳动起来,竟有种想亲吻下的冲动。

    “恩。”

    封凰喉咙里发出梦呓的声响,微微移动了一下脑袋,寻找舒服的姿势。

    太阳从东方升起来,温暖的阳光洒在大地上,映照在两人脸上,令封凰那张精致的小脸闪着金色光芒,愈发可爱;被光线映照着面孔,封凰似乎有些不适应,脑袋稍微移动了一下,似乎感觉到不对劲,连忙睁开双眼,看到面前的周辰,封凰俏脸惊讶不已,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没多久,看你睡的香就没叫你。”周辰笑了笑,说道。

    “你的伤没事吧?受了那么重的伤你怎么不好好休息,还乱跑。”封凰语气略显责备的说道。

    “好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是身怀齐守天魔血,恢复能力比一般人快多了。”周辰笑着安慰道。

    “那你也该好好休息,外面挺冷的。”

    “外面是挺冷,这不我出来陪你,两个人在一起,会暖和点。”

    听着周辰说的情话,封凰俏脸绯红,脑袋又依偎在周辰肩头,轻声说道:“要是以后都像这样,就算冷点也挺好。”

    “为何要在外面挨冻?以后当然要大被同眠,那样多暖和。”周辰笑了笑,恬不知耻的说道。

    “谁要跟你大被同眠?”封凰嘟着嘴,脑袋从周辰肩膀上离开,朝另一边仰着头说道。

    “当然是你啦!”

    周辰笑着伸手搂住封凰的肩膀,动作霸道而温柔的将她搂入怀中;很享受这种感觉的封凰自然不会拒绝,很小女人的依靠在周辰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味道并不好闻,汗臭味,还有浓浓的血腥味,可封凰竟没一丝厌恶的感觉,心里喜欢一个人,便会喜欢他的一切吧!

    正享受着清晨甜蜜的两人并没注意到工厂门口的人影。

    慕容烟神情低落,她也不知道为何,心好像被针不停的刺一样,痛的要命。轻咬着贝齿,慕容烟努力的令自己不流出眼泪,她本就怀着目的接近周辰,可如今自己的想法发生了改变,又联系不上三伯慕容藏青,担心三伯出事,或许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慕容烟,你怎么了?”醒来的刘影望见躲在门口慕容烟,喊道。

    出神的慕容烟听闻有人叫自己,惊了一跳,连忙转头望去,加快脚步走到昨晚睡觉的地方,神色不宁的说道:“没……没什么。”

    听闻刘影的叫喊声,在门口的周辰、封凰也听到了,起身走进工厂,看到两人都醒来,周辰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刘影便已开口问道:“周辰,你怎么没休息?身上的伤没问题吧?”

    “已经好多了,应该比你好的快。”周辰笑了笑,说道。

    刘影点了点头,心里很是羡慕嫉妒恨,齐使者的魔血果然太厉害了,周辰受了如此中的伤,竟一夜之间便已好了大半,这种修复能力恐怕无人能及。

    “既然这样,那咱们是否还如昨晚商讨的那般留在此地一段时间,还是准备赶路?”刘影想了想,为了避免周辰怀疑,率先问道。

    之前已向陈权传递消息,怎么也没想到昨晚商队的人会杀到,而且还莫名出现了个尚乾坤,陈权可能来晚了,也或许当时情况危急,他到了,却没现身;他既然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向总坛传递消息;说不定总坛已派人前来,生擒周辰的计划不用拖延了,直接在德州市将他生擒带回总坛。

    “停几日吧!至少等你我的伤彻底好了,要不遇上国教局的人,就麻烦了。”周辰想了想,说道。

    昨夜被尚乾坤一剑刺穿脏腑,恐怕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已死,也不晓得此事有没有传出去,爷爷他们会怎么想;如今离上京市还不远,得想办法通知爷爷事情的真相,还是先不离开德州,等处理完事情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