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全能狂少 > 第607章 尊奉为主
    “仅凭感觉不到魔血存在,便笃定周辰已死?”

    吴天满不在乎的问了一句,不等满脸疑惑的慕容藏青询问,继续说道:“若周辰修为高出当年鼎盛时期的齐守天,便可轻易将魔血镇压;就算身怀魔种你的感觉不到,也实属正常。”

    “不可能。”

    不等吴天说完,慕容藏青脱口而出,发觉失态,慕容藏青歉意的压了压脑袋,解释道:“身为周贤能、周天道的轮回转世,周辰确实算得上不世奇才,可惜他年龄尚浅,修为要靠长期积淀,而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就算他身上有周天道的一缕神识,得到大能周贤能的传承,可也不可能短时间内禅悟,修为怎么与鼎盛时期的齐守天相提并论?当然,若给他几十年的时间,超越鼎盛时期的齐守天,晚辈一万个同意。”

    说完,慕容藏青微微抬起脑袋,试图打量对面一袭黑袍的男人;可此时天色黑暗、此人面容又藏匿在黑袍帽檐之下,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慕容藏青却能强烈的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着强大的阴邪气息,不由胆战心惊。

    沉默。

    诡异的沉默。

    对方不开口说话,慕容藏青自然不敢打破沉默,面前的吴天给他的震慑太大了,甚至不敢生出丝毫的忤逆想法。

    “本王从来没错过。”

    沉默了许久,吴天气势凌然,似乎这句话并不是向慕容藏青说,而是自言自语,继续说道:“将来事实会验证本王的话,现在本王问你,愿不愿意做本王侍从?若是不愿,你将永远成为连思想都没有的死士;若是愿意,本王定许你千里河山,成为本王最得意的臣子。当然,若是你不愿,本王也可消除你身上的魔种,再种下本王专研的魔种,你也会成为本王的忠实奴仆。”

    说到最后,吴天语气中蕴含着玩味的笑意,似乎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随意玩弄的玩具——只要他愿意。

    慕容藏青心神一紧,对于此人身上散发的强大阴邪气息,他自然明白自己不及万分之一;而且对方一挥手便可将齐守天寄存在自己身上的魔种压制,修为肯定不比齐守天弱。

    既然无路可走,还不如先假装答应,等以后想办法再逃。

    “好吧!只是我有个恳求。”慕容藏青犹豫了片刻,开口说道。

    “说。”

    “晚辈只希望将来前辈别滥杀无辜,人民是无罪的。”慕容藏青发自内心的请求道。

    “好,本王可以答应你,只要是不与本王作对的人,本王定不会滥杀无辜。”吴天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势,大手一挥,气势如虹的说道。

    这话说的跟没说一样,什么叫不与作对?若此人所做之事都是违法,华夏定然不会留其存在,到时候警察局、国安局、国教局,甚至隐龙组织定会想尽办法将其击杀,那绝对会滥杀无辜;可此时根本不是自己能选择的。

    “主人。”

    慕容藏青妥协了,压低脑袋,恭敬的喊道。

    “好,本王现在便为你解除身上的魔种,之后与本王确定周辰到底是死是活。”

    吴天爽朗的说了一句,一跃,下一秒钟便跳到慕容藏青面前。如此快的速度,慕容藏青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一只手已轰中自己脏腑,令慕容藏青惊讶的是这一掌竟没将自己轰开,而是一股阴邪之气冲入自己身体,散发着横扫一切的气势霸道的将脏腑内的魔种“拔掉”,逼出体外。

    ——分界线——

    从楚龙吟口中得知慕容藏青竟被齐守天种下魔种,而慕容藏青之所以奉命追杀自己竟是始神邪教安插在国教局内奸的阴谋,周辰如何不震惊?可想而知,这内奸在国教局的职位肯定不低,周辰愈发觉得司马徽的嫌疑最大。

    也不晓得上次汇报的情况,封域有没有重视,有没有对司马徽进行暗中调查。

    必须要揭露司马徽的真实身份不行。

    与楚龙吟等人交谈了一番,周辰便去老人家中将李魅语接走,留了一些钱,带着李魅语去了密室。经历了昨夜之事,大家都疲惫不堪,找个地方便休息;不过,楚龙吟行事极为小心,还是派人分批打探德州市内的消息。

    这两日来,出去打探消息的成员不停的传来德州市的新情况,知道驻扎在德州市的国教局成员已返京,而商队商主欧阳凌空已让位,由小儿子欧阳裕丰管理,至于那两名谋害亲生父亲的欧阳兄弟如何,并没打探到具体消息。经历欧阳凌空被劫持事件,商队防备更是严密,欧阳裕丰彻底发挥真实的管理能力。

    就在达到约定的出发时间,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负责打探消息的成员竟带来一个令所有人都震惊的消息——有了慕容藏青的线索。

    “什么?慕容藏青竟出现在德州市?”听闻此消息的楚龙吟也是惊讶不已,忍不住问道。

    “是的,楚冥王。”

    打探消息的那人应答一声,继续说道:“我也是无意中遇见,正是因为慕容藏青与商队的人发生争执,还大打出手,击杀商队不少条人命;在混乱中注意到他,只是击杀商队的人之后,慕容藏青便与他的同伴消失了,我想跟上去却没追上。”

    “慕容藏青与他的同伴?”

    楚龙吟满脸沉思,喃喃自语了一句;根据可靠消息,慕容藏青身上的魔种已生长,他已是没有自我意识的人,生存的目的便是寻到齐守天,守护齐守天。

    他怎么可能还会有同伴呢?

    “你确定没看错?”楚龙吟极为不信,开口问道。

    “绝对错不了,那人一袭黑袍,给人的感觉很是邪门。击杀商队的人之后,慕容藏青催促他赶紧离开,可那人似乎并不在意。”那人连忙回答了一番,突然想到最为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对了,慕容藏青好像叫那人主人。”

    “主人?”

    楚龙吟愈发的疑惑起来,慕容藏青确实应该有个主人,可他的主人只能是齐使者。

    难道……

    “你有没有看清那人长相?是不是周辰?”楚龙吟立即联想到周辰身上,激动的问道。

    站在一旁的周辰心中更是疑惑不解,自己明明站在这里,怎么可能会跟慕容藏青在一起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藏青怎么又突然多了个主人?看楚龙吟的反应,似乎他也很震惊,不像是在作假。

    奇怪!

    真是太奇怪了!

    “不是,虽说卑职没看清那人面孔,可无论从身形还是感觉都不可能是周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