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全能狂少 > 第627章 老谋深算
    纳兰明珠?

    竟是那老东西?

    周辰曾与纳兰明珠有过两面之缘,此人给人的感觉温文尔雅,实在没想到他竟是始神邪教中人。更何况,最开始提出让自己执行卧底计划的是司马徽,与刘影相处中,周辰能猜测出来,从自己执行卧底计划一开始,便步入始神教的圈套;而纳兰明珠在自己执行卧底计划中并没特别卖力,甚至都没主动见过自己,只是附和封域跟司马徽。

    怎么可能会是他?

    如今想想,极有可能一开始想让自己执行卧底计划的就是此人,他随口向司马徽提出这个想法,司马徽便被他当枪使,对此事大力认同、促成。若自己这边察觉问题,肯定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司马徽,怎么都不可能怀疑到纳兰明珠身上。

    这老东西可真老谋深算。

    一石二鸟,脱离其中啊!

    周辰心中很是自责,若不是自己向封域传递错误信息,说不定司马徽就不会被国教局调查,也不会被诬赖成为始神邪教安插在国教局的卧底,都是自己自以为是惹下的祸。

    不行!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能让司马徽背负这个罪名,更不能让他出事。

    “若是像楚冥王说的这样,纳兰冥王是国教局的老人,应该参加过六十年前国教局围剿我教总舵的事情,难道在六十年前国教局围剿我教总舵之前,他便在国教局卧底?既然如此,为何不将消息传递出去,令我教早做出防范,也不至于齐使者被国教局围剿身亡。”周辰将心中的愤怒、自责藏匿起来,尽量表现出正常神情,不解的问道。

    “哎……这确实不能怨纳兰冥王,当时纳兰冥王确实及时将消息传递出去,可后来还身为国教局局长的周天道拒绝围剿我教。齐使者与周天道是宿敌,相互比较了解,他也算出周天道不会下达这种命令。可令人没想到的是,周天道竟突然辞去局长职位,消失无踪,国教局新任局长继续进行围剿计划,才使得我教损失惨重,而齐使者为了弥补过失,便独自一人守在总舵与国教局成员激战。”楚龙吟深深的叹了口气,解释道。

    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

    周辰也确实从司马徽、纳兰明珠口中得知,当年围剿始神邪教之前,先祖周天道曾提出过反对之声,后来周天道服气而走。当日,司马徽、纳兰明珠曾说先祖周天道认为当时不是围剿始神邪教的最佳时机,很多疑点没有解开,可周天道对所谓的疑点闭口不言。现在,楚龙吟竟又说齐守天确信周天道不会下达围剿命令。

    就算齐守天与周天道是宿敌,可他真的只是因为了解周天道才如此认为吗?

    还是说齐守天晓得周天道所说的没有解开的疑点,所以,认为周天道不会围剿始神邪教?

    那先祖周天道口中的疑点到底是什么?

    为何与围剿始神邪教有关?

    看来想要真正灭掉始神邪教,必须要知道周天道口中所说疑点,解开这个疑点才行。

    始神?

    周辰脑子突然灵光一闪,下意识的扭头朝对面的大鼎望去。

    难道先祖周天道口中的疑点是始神?

    始神不除,就算将始神邪教全体成员绞杀,始神邪教已然存在;等到始神降临的那一刻,华夏还是依旧遭遇危机?

    是这样吗?

    周辰还是无法确定,可除了这种想法之外,他再也想不到先祖周天道口中的疑点到底是什么了。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去想,如今最重要的是先处理司马徽与纳兰明珠,到底该用什么办法将事实昭告天下还不让始神邪教怀疑自己呢?

    可真是难办。

    “营救计划定在后天凌晨。”楚龙吟吩咐了一句,笑容意味深长的望着周辰,笑道:“这两日,周舵主就好好休息,别浪费体力;等此事结束之后,我会给周舵主弄十几个含苞待放的美女,好好伺候周舵主。”

    周辰自然明白楚龙吟在暗示什么,笑了笑,说道:“我心里有数,楚冥王放心吧!”

    “那我先告辞了。”楚龙吟从椅子上站起来,告辞道。

    “楚冥王,先等等。”周辰突然开口叫住对方,想了想,说道:“这两****能不能去国教局地牢周围考察一下地形。就算无法触及国教局地牢最核心,也至少能了解情况,对营救有益。”

    “这当然可以。”

    楚龙吟并没多想,点头同意,说道:“这样吧!四合院内有我教中人,我吩咐下去,让他们陪周舵主一起,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也好。”

    周辰点了点头,并没拒绝。

    送走楚龙吟,周辰坐在椅子上思索着该如何将纳兰明珠是始神邪教卧底的身份传出去,同样思考该如何令司马徽彻底摆脱这个黑锅。可想了许久,周辰也没任何头绪,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深夜十一点多,养精蓄锐的周辰立即睁开眼,望了一眼睡在身旁的李魅语,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出了地下密室,进入房间。

    推开房门,没想到门口竟站着两人。

    大半夜,这两人很有精神,犹如门神一样站在门两旁,听闻开门声,两人立即转身抱拳,朝周辰行礼,轻声说道:“周舵主。”

    “我要去国教局周围研究一下地形,你们要是不困,就跟来吧!”

    “已经为周舵主准备好车子,可以马上动身。”其中一人立即说道。

    “那现在就走。”

    周辰并没迟疑,迈着步子出了四合院,两人也立即动身,其中一人跟在周辰身后,另外一人小跑出去。周辰刚出了四合院门口,车子已行驶过来,周辰上了后座,紧随其后的那名始神教成员上了副驾驶座。

    车子一路行驶,周辰一上车便闭上眼睛休息;周辰没开口说话,另外两名身份普通的始神教成员自然也不敢开口,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望一眼正在沉睡的周辰。

    车内气氛很压抑。

    “看我干吗?”就在两人相视一眼,齐齐通过后视镜望周辰时,周辰猛然睁开眼,厉声问道。

    “周舵主恕罪,我们……我们只是好奇。”被周辰一声质问,两人战战兢兢,支支吾吾的说道。

    “好奇什么?”

    “好奇……好奇周舵主为何不关注周围的路况,周舵主不是来研究地形的吗?”两人生怕一句话说错令周辰不满,其中一人满脸苦涩的问道。

    “这里是市中心,难道将人营救出来之后还回市中心?这不是等着被国教局的人围吗?”周辰没好气的回道。

    两人尴尬不已,连忙点头称是。

    车子继续行驶,已行驶到郊区,周辰向外望了一眼,问道:“还有多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