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全能狂少 > 第三千九百三十三章 久别重逢
    第三千九百三十三章久别重逢

    “那我们该怎么才能找到老爷爷的肉身呢?”陈钰琪好奇的对周辰问道。

    的确,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就算周辰再有能力,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重塑一个完好无损的肉身。

    “这世间万物皆有灵性,我只要把一颗古树施法上法术,便能让他的长相和老爷爷一致。”周辰微笑着对陈钰琪说道。

    周辰也不管陈钰琪诧异的眼神,径直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小院子之中有一颗老树,这树不知道多少年纪了,但绝对在这里有些年岁了。

    “你好好的看着。”周辰神秘的对陈钰琪一笑,淡然的说道。

    就在这时,周辰忽然单手一指,一道淡青色的灵光忽然朝着老树的方向飘了过去,这棵树在接触到灵光时,忽然一阵颤束,忽然,周辰将储灵珠嵌入了老树之中,伴随着灵光一同消失在了陈钰琪的视野之中,而当陈钰琪反应过来,那可老树早就不见了,而出现在院子之中的正是那个被周辰带出地府的老者。

    “我的天,这怎么可能!”陈钰琪惊讶的看着那个神态可驹的老者,压低了声音喊道。

    她一边兴奋,一边也不希望把熟睡中的老妇人吵醒。

    “多谢大侠相救,真的让我复活了!”老者直接走到周辰的面前,跪在了地上,感谢道。

    “快起来,要感谢就应该感谢你的老伴,我们也是为了感谢她才决定让你们重新相聚。”周辰淡然的将老者扶了起来,低声的对老者说道。

    “我的老伴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就要去找她!”

    老者在地府之中呆了那么长的时间,第一个想见到的人自然就是自己的老伴,也就是那个老妇人了。

    “不要着急,明天早上我们给她一个惊喜不是更好么。”周辰低声的对老者说道。

    “你说的也对,这还没有天亮,大半夜的如果见到我,还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到呢。”老者忽然反应了过来,有些尴尬的说道。

    他刚才的确有些激动,毕竟能够从地府中重新回到人间,这是比天上掉馅饼的几率还低,真不知道在地府中的那些人会怎么羡慕他呢。

    老者怀着压抑且兴奋的心情走进了一个空着的房间,而周辰则带着陈钰琪来到了院子外面。

    “周辰哥哥,我们还要做什么呢?”陈钰琪好奇的看着周辰,低声的对周辰问道。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和周辰这样优秀的男人在一起,的确让她兴奋,又感到新意。

    “你看他们这里如此的荒凉,我们是不是该给他们一些其他的东西啊。”周辰对着陈钰琪神秘一笑,忽然小声的对陈钰琪说道。

    “那我们该给他们些什么,我身上可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就算我们给两个老年人钱,他们恐怕也没有地方花吧。”陈钰琪不解的对周辰问道。

    的确,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算是腰缠万贯,恐怕也花不出去。

    “你看我的就行了。”

    周辰忽然猛一挥手,顿时在院子外面的一处空地上,一座栅栏忽然出现,而在栅栏里面,是七八头新生不久的牛犊,而就在陈钰琪诧异的时候,周辰忽然又是一挥手,又一个栅栏出现,而在那里圈养着的是几头小羊。

    在周辰数下的挥舞之下,在院子的四周,几乎所有的家畜都被周辰变换了出来,每一种都不多,却可以当做种子一般,等过上几年的时间,这些小羊小牛的就会自动生育,到时候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周辰哥哥,你还真是厉害啊!”

    陈钰琪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仿佛这一切都如同梦幻一般,她绝对想不到周辰竟然能够凭空的变化出来这么多的生灵,之前周辰能将一颗古树变换城老者的肉身,就已经够陈钰琪吃惊的了,现在陈钰琪几乎是崇拜上周辰了。

    “这算什么,都是小意思而已,如果你喜欢的话,以后我们也可以住在这样的地方,一生都和你为伴。”

    周辰将陈钰琪轻微的抱在了怀中,让陈钰琪温柔的倚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片刻的温柔,让周辰的心神十分宁静,如果可以的话,周辰甚至想一直都这样下去,如此美好的夜晚,让周辰和陈钰琪都陶醉在其间,不知不觉中便已经天亮而来。

    当熹微的晨光照耀在周辰和陈钰琪的脸上,周辰赶紧带着陈钰琪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老妇人很早就醒了过来,有客人在这里,老妇人自然要为他们做一些早饭,她也年轻过,当然知道年轻人都喜欢睡懒觉,也就没有叫醒周辰和陈钰琪;可就在老妇人做饭时,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之声。

    周辰和陈钰琪藏在房间的门后面,透过缝隙看向外面的景象,只见老妇人正呆呆的站在原地,仿佛看到了让他难以置信的事情,而在她的对面,一个老者正泪眼朦胧的看着老妇人。

    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老妇人的老伴,是昨天周辰将他从地府中带回来。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怎么会见到你?你是来接我的吗?”

    老妇人看到老者时,同样泪眼朦胧了起来,老伴已经去世了很长的时间,而这次忽然在自己的院子之中见到老伴,甚至让老妇人误以为老伴是来接她走。

    “傻瓜,我怎么舍得让你跟我到其他的地方受苦,我是来和你一起生活,我忘记我们一起来这里时候的承诺了吗?相濡以沫,死生契阔!”老者深情的对老妇人说道。

    老妇人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来,两个人相拥而泣,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

    老妇人久久不愿放开老伴,她似乎感觉这都是一场梦,如果他们分开了,就再也见不到对方了,就算是梦,她也想让这梦变得更长一些,更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