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仙域天尊 > 第1490章 见面与谈心!
    仙帝宫的地面,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着,在阳光的映照下,泛着淡淡的金色。

    此时,温度也是有所提升,多了些暖意。

    雪十三站在雪地中,一脸复杂地看着前方坐在石桌前的那道绝世的身影。

    羽灵天尊穿着一身紫蓝色的长裙,一头乌黑的发丝随意地用一只凤钗束缚着,有种古典优雅的美感。

    她美眸平静,气质空灵,端坐在那里,仿佛与周围的雪景形成了共鸣。

    是那样的凌然不可侵犯。

    是那样的高高在上。

    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你来了?”

    羽灵天尊目光微抬,平淡地说道。

    雪十三无声地点了点头。

    “坐吧!”

    羽灵天尊说道。

    雪十三迈步,看似很慢,身后却留下一串如水般的残影,来到石桌前坐在羽灵天尊对面。

    “你的一切,本宫都已知晓,苦了你了。”

    羽灵天尊再次开口,眸子内的神色有些柔和了下来。

    然后,她拿起桌上的茶壶,为雪十三斟了一杯放到他面前,继续道:“倘若换做我,未必能做的比你好。师父在天有灵,得知这一切,一定会为你感到欣慰。”

    雪十三听后,神色不由得一怔。

    霸古天尊?

    师父?

    “师……师姐?”

    他有些艰涩地开口。

    羽灵天尊听后,微微点了点头,虽然神色还是那么的平静,气质空灵,但其一双美眸内似乎蕴含了一丝丝的笑意。

    对于性情孤冷的羽灵天尊来说,这已经是无比难得的事情了。

    雪十三的神色却是更加复杂了,在这之前,他只觉得羽灵天尊是那么的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她是上古的一则神话,是古老的神灵,是整个人族的灵魂,不可侵犯。

    可是,他却忽略了自己的身份。

    雪十三继承了霸古天尊的传承,那么自然也便是霸古门下。

    更何况,这近千年来,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人族的重担,一门心思只想着为上古的英灵报仇,为霸古天尊清理门户。

    为了这些,他不知多少次在生死边缘徘徊,或许连雪十三本人都不知道付出了多少。

    从这一方面来说,他即使没有得到霸古天尊的传承,若是天尊泉下有知,想必也早就认可了他这个弟子。

    所以,雪十三与羽灵天尊之间的距离,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遥远。

    相反的,他们是同门,他们是师姐弟,关系本来就很亲近。

    听到这一声师姐,羽灵天尊的一双凤眸内忽然有一道异色一闪而过。

    雪十三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这一情绪变化,内心不由得刺痛起来。

    我没想到跟她是同门师姐弟,从没想到这一层关系。

    如今,我醒悟了过来,她却不肯认我。

    是我不配么?

    原来,羽灵天尊的孤冷竟是到了这种地步。

    雪十三一脸失落地站起身来,转身离开这座庭院。

    过程中,羽灵天尊没有阻止,反而神色更加冷了。

    直到雪十三走出了几步之后:

    “等一下……”

    羽灵天尊急忙站起身,开口道。

    “天尊还有何吩咐?”

    雪十三转身,看向对方,脸上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失落与哀伤。

    “你可以回来吗?”

    羽灵天尊说道,神色又变回了刚才的柔和。

    “我不懂!”

    “对不起,我并不是针对你,我也不是不高兴。只是听到那一声师姐,让我想到了许多。”

    雪十三一怔,顿时有些明白了过来。

    上古时代,人族鼎盛辉煌。霸古门下的九大高徒几乎横霸了一个时代,成为一则不可逾越的传说。

    想必当年,他们同门之间也是无比的友善亲切。

    可哪里想到,一夕之间,霸古天尊的六大高徒背叛,师门反目。

    前一刻还是亲密无间的同门师姐弟,可转眼却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这种转变,大概在羽灵天尊的心底留下了一道浓浓的创伤。

    “上古过后的漫长岁月来,这是我听到的第一声师姐,我忧伤,但也很高兴。”

    羽灵天尊的红唇轻启,同时已经来到了雪十三身前。

    她的美目越发柔和了起来,嘴角带着一丝很轻很淡的笑意。

    不过,对于冰山美人儿来说,已经足够惊艳,天地都为这一抹笑意而明亮了许多。

    “你真的高兴吗?”

    雪十三问道。

    “是的。”

    “难道你就不怕我如同当年的武神、徐万世等人一般,忽然有一天背叛师门,悲剧再次重演?当年那六人位列九大战神之中,想必也是为人族付出了许多的鲜血,功绩盖世。”

    “我不否认内心有过刹那的想法,不过我选择相信你。你跟他们不同,你……不会。”

    羽灵天尊微笑着说,内心的诚意已经很明显了。

    并且,她白皙的掌指拉住雪十三的衣袖,两人重新坐回了石桌前。

    “对不起,刚才师姐让你寒心了。”

    羽灵天尊将雪十三面前的茶杯向前轻轻地推了下。

    实际上,从她见到雪十三后,便一直以‘我’自称,便足以看出他对雪十三的态度来。

    ……

    远处,几双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这里,神色中有好奇,也有疑惑。

    “死狗,你让开点儿。”

    金魔神猿使劲儿地将天狗硕大的脑袋往后掰了下。

    “喂,他们怎么回事儿,好奇怪哦。”

    红衣笑声嘟囔说。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嘛,我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啊……”

    紫莺嘀咕说。

    这几个家伙没敢放出神识来偷听,否则的话会第一时间被前方的那两大盖世高手给察觉到。因此,只能靠着过人的目力来偷看。

    “他们好像是亲人,但怎么看也不像是那样……额,大姐?”

    小紫也皱着清秀的眉头说道,忽然发现身后多了一道身影。

    “啊?嫂子?”

    “妹妹,你怎么来了?”

    人们转头一看,发现宋灵玉不知何时也来了,全都吓了一跳。

    “你们笨呐,想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将神识散出去不就行了?”

    宋灵玉伸手在小紫、猴子等家伙的脑袋上点了一下。

    “大姐不要,会被发现的。”

    小紫说道。

    “怕什么,你们不敢让我来。”

    说完,宋灵玉直接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这也太生猛了吧。

    “哼,被发现又怎样?”

    宋灵玉无所谓地说道。

    “噢,我明白了。”

    “啊?红衣,你明白什么了?”

    “被发现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任由我们偷听,另一种是隔绝那一片天地,让我们什么也听不到。但若是后者,那么就说明他们之间有见不得人的事情。那样一来,即使是羽灵天尊,也不好意思出手,别忘了,灵玉可是正宫皇后呢。所以,她不怕偷听被发现。”

    红衣笑嘻嘻地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嫂子,你真聪明,不过……你……你不吃醋吗?”

    紫莺忽然问道。

    宋灵玉听得正专注,听到紫莺的问话后叹了口气。

    “天尊的前身是雪柔,当年小师弟被他小叔暗算,要不是她的话,小师弟恐怕早就没命了。而我也就没机会遇到他,真要说起来,我才是应该感到不好意思的那个人呢。”

    宋灵玉道。

    噢……

    这一群情商几乎为零的家伙听后,集体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明白了还是没明白。

    不过,在见到宋灵玉偷听了这么久,还没有被发现后,众人都是来了兴致。

    纷纷释放出自己的神识来。

    ……

    “听紫莺说,这些天来你不肯见我。其实没有必要,我辈修行者,理当无惧一切,更何况区区杂念而已。有什么事情,你大可来向我问个清楚。”

    桌前,羽灵天尊说。

    雪十三听后,神色再次黯然了下来。

    他摇了摇头,道:“不用了。”

    “真的不问了?”

    “你或许有她的部分记忆,但你终归不是雪柔,你是……羽灵天尊。不是吗?”

    雪十三凝视着眼前的人儿,她是那么的圣洁,那么的高贵与遥不可及。

    羽灵天尊一笑,微微低下头扶了扶被风吹的稍微有些乱的额前发丝。

    “既然你说是那便是了,你自己想通了就好。”

    她说道。

    “嗯……”

    雪十三轻轻点了点头。

    见到这一幕,可是将远处的那些偷听的家伙给急的够呛。

    “哎呀,真笨!”

    “为什么不问呢?”

    红衣与紫莺先后说道。

    “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小紫纳闷儿道。

    “羽灵天尊就是雪柔,雪柔就是羽灵天尊。雪小子怕老婆,他不敢问。”

    天狗解释说。

    铛!

    结果,它直接被宋灵玉在狗头上狠狠地拍了一下。

    “瞎说什么呢,小师弟才不是那种没出息的人。”

    宋灵玉瞪眼道。

    “嫂子,我师父到底是不是雪柔姐姐啊,我怎么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

    紫莺问道。

    “唉,我也不知道啊。有可能就是雪柔,但她成为神尊后,看破了红尘一切,也就将男女之情也看开了。所以,也就看不出雪柔曾经的深情。此刻她有的,只是俾睨八荒,无敌星空的力量,与她至高无上的道。不过,也可能不是这样子的。”

    “啊?嫂子,要不要这么深奥啊,我怎么觉得你跟没说一样。”

    “事情两面性,不是黑就是白,哪边儿都有可能,你让我怎么说嘛。除了你师父自己,估计没人知道。”

    〔本章完〕

    2